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傲嬌前夫又來搶崽崽了
傲嬌前夫又來搶崽崽了

傲嬌前夫又來搶崽崽了葉攬希赫司堯

標籤: 傲嬌前夫又來搶崽崽了 葉攬希 葉溫書 都市
都市《傲嬌前夫又來搶崽崽了》,講述主角葉攬希葉溫書的愛恨糾葛,作者「葉攬希赫司堯」傾心編著中,本站閱讀體驗極佳,劇情簡介:葉攬希出身不好,被嘲諷又土又沒品位。 赫司堯對這場婚姻很不滿,三天兩頭不是當紅小花就是比基尼少女。 葉攬希發飆了,「你就這麼不喜歡我?」 「別玷污喜歡這兩個字!」 「所以你這一輩子不會忠於婚姻?」 「只要是你,就不會!」 他不會是一個好父親,葉攬希為了肚子里的孩子決定結束這段婚姻,「那我...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02:1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大寶原本打算把木白的手機徹底修復好,可想了想,還是留了一手。
手機扔給木白,「如果他再找你,你就把我的聯繫方式給他。」
木白蹙了蹙眉,「為什麼?」
「哪有那麼多為什麼,照做就行了。」大寶說。
木白有些不放心,「師父,你該不會又要收徒弟了吧?」他很擔心自己的地位啊。
聽到這話,大寶直接白了他一眼,「徒弟?人家的技術可不在我之下,怎麼收?」
「那你……」
大寶思忖了片刻,開口,「我自有安排。」
「那師父,您不會嫌棄我吧?」木白弱弱的問,那陽光帥氣的臉倒是閃過一抹的小可憐兒。
大寶看着他,「你要是再亂點東西,到時候可別說是我徒弟,我丟不起這個人……」
「不會,保證不會!」木白說。
大寶嘆了口氣,剛要走,這時木白忽然拽住了他的衣服。
大寶回頭,瞅着他,「怎麼了?還有事兒?」
木白的臉上閃過一抹笑,「師父,你終於承認你是……」
他的話還沒說完,大寶立即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
這時,木白立即反應過來,看了看四周的人,大概是他天天纏着大寶,他們也都習慣了,所以視線並沒有朝這裡看來。
這一屋子除了他,還沒人知道大寶的身份呢。
木白收回視線,看着大寶,壓低了聲音,也換了句措詞,「您終於承認自己的身份了,那您什麼時候承認我啊?」
「承認你什麼?」大寶問。
「承認我是您的徒弟啊!」
大寶十分嫌棄的看了他一眼,「我……我不說不就默認了嗎?」
「您是默認了,可外界沒有人知道啊!」木白說。
「什麼意思?」
木白嘿嘿一笑,「您不打算對外界公布一下,您收了我這麼一個陽光又帥氣的徒弟嗎?」木白諂媚的笑着說。
大寶蹙眉,「……有必要嗎?」
木白點頭,「當然了,當然有必要了,這可是代表着我的身份,就算以後您後面還要收誰,那進門也得叫我一聲師兄不是?」說著,木白笑了起來,這事兒想想都挺美好的。
大寶,「……」
瞥了他一眼,懶得理他,大寶起身就走。
「師父師父!」木白上前攔住他,看着他,一副不解的神情,「不是,什麼意思您倒是吱個聲啊……」
大寶無奈的闔了闔眸,「想讓我承認你是吧?」
木白連連點頭。
「先好好把你的技術練上來再說,手速提不上來,就別怪我把你逐出師門了!」大寶說。
隨後,不等他再開口,直接走了。
木白傻在原地了。
怎麼個意思?
他這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該有的名分沒有得到,還有可能被逐出師門?
想到這裡,木白立即清醒。
不行!
絕對不可以!
想到這裡,看着電腦,他立即走了過去,他必須要把手速和技術提上來!
電腦跟前,木白練了起來……
……
外面。
三小隻結伴而行。
這時,小四開口,「大哥哥,你真的要收那個木白為徒弟啊!」
大寶想了下,「甩也甩不掉,就收了。」
「這可真不像你的作風!」小四說。
「我是什麼作風?」
「嗯……獨來獨往,孑然一身?」小四形容着。
大寶笑了笑。
「不過這個木白看起來倒是帥帥的,很陽光,就是腦袋有點笨笨的。」
「他這麼小的年紀就有現在的成績很了不起了,假以時日,他會不一樣的。」大寶說。
「唉喲,這是維護起自己的徒弟了?」小四調侃。
「實話實說而已。」
「實話實說,你這師父的年紀不比徒弟小啊?還說人家年紀小。」小四說道。
大寶挑了挑眉,眉宇閃過一絲的驕傲,「這不一樣。」
「哪不一樣?」
「我是天選之子,豈是爾等能夠比的?」大寶說道。
小四頗為嫌棄的看着他,「……大哥哥你能低調點嗎?你能不能像二哥哥一樣,低調,謙虛點?」
這時,大寶看了一眼一旁的二寶,「他低調?謙虛?」
「嗯吶!」
「一個肚子里出來的,你怎麼就那麼不了解他呢?」大寶問。
「我怎麼不了解了?」小四問。
「他哪是低調謙虛啊,那是悶騷。」
小四,「……」
二寶看着他,眼神閃過一絲的無奈,「我是躺槍嗎?」
「很顯然,是的!」大寶說道,「不參與戰鬥就是這樣。」
二寶無奈的撇了他一眼。
這時,小四開口,「大哥哥,你可就別說二哥哥了,你還是看看自己吧,自戀起來的時候跟爹地一模一樣。」
「很帥是不是?」大寶問。
小四,「……能不自戀了嗎?」
「糾正一下,這叫自信。」
小四無奈的嘆了口氣,「完了完了,沒救了沒救了。」
說完,朝前面走去了。
看着小四的背影,大寶笑了笑。
這時,大寶跟二寶並肩走着。
二寶看着他,「你什麼打算?」
「什麼什麼打算?」大寶反問。
「少來,真當我不知道你的心思啊,你故意給那人留口,想讓他找你,你到底是怎麼想的?」二寶問。
這時,大寶的視線在二寶點身上掃來掃去,隨後忍不住說道,「真是恐怖,什麼事情都瞞不過你!」說著,又補充了句,「幸好你是我兄弟,不然像你這麼會洞察人心了解我的,我大概第一個要除掉的人就是你。」
二寶看着他,「所以呢?」
大寶想了下,開口,「我就是想,除了希姐外,我還真沒遇到什麼厲害的選手,他算是一個,那天我的確是在希姐的指揮下險勝,所以我也很想看看,我跟他之間,差多少!」
「就這個,沒別的了?」二寶問。
「當然,還是有那麼一點點的小私心,我就是想知道,他跟紅印基地那邊到底是怎麼回事兒,我總感覺他不是那種被他們養成的黑客,如果能藉此機會把他們挑散,對我們來說不是好事兒一件嗎?」大寶說。
聽着他的計劃,二寶笑了笑,「就這樣?」
「嗯,就這樣!」大寶點頭,一副情真意切的表情。
二寶目光流轉,隨後看着他點頭,「行吧,既然這樣,那就祝你成功。」說完,挑了挑眉,直接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大寶眉頭蹙了起來,「不是,你那表情什麼意思啊?」
他立即跟了上去。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