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遊戲›財閥的小撩妻回來了
財閥的小撩妻回來了

財閥的小撩妻回來了顧寧願薄靳夜

標籤: 遊戲 薄靳夜 財閥的小撩妻回來了 顧星寒
書名叫做《財閥的小撩妻回來了》的小說,是作者「顧寧願薄靳夜」最新創作完結的一部遊戲,主人公薄靳夜顧星寒,內容詳情為:顧寧願被傳在酒店夜會三男,從此身敗名裂,還被顧家驅逐。 五年後,她帶着三胞胎回歸,整個京都的名媛為之一驚,紛紛看緊自家的老公。 誰知,顧寧願扭頭,就嫁給了京都第一財閥大佬! 眾人驚掉下巴,直呼薄家那位眼瞎。 後來,顧寧願馬甲掉落……天才神醫、神秘組織老大、知名珠寶設計師和創始人,驚掉無數人眼...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18:3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對於宮非玦等人在離島上的事情,他全部都知曉。
所以,他才更想不通。
慕言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福伯回來後,手下的人彙報說,聽他和傅家人提起過,說是覺得這一路上,都有一種不太對勁的感覺。」
「怎麼個不對勁法?」
慕言搖搖頭,「這個我也不清楚,不過福伯是個武痴,最敏銳的點,應該就是身手,這一路上,雙方的交往也僅限於交手,我估摸着,能讓他覺得不對勁的地方,或許是那些人的身手,和他預想中的不一樣。」
說到這兒,他想起一件事。
「對了,之前宮非玦在海上遇襲的時候,好像也有提到,說那些人有可能不是海盜,說那些人的身手,倒像是長久生活在陸地上的人才會有的,他懷疑是景家的人喬裝打扮的。」
聞言,薄靳夜長眸眯起。
「宮非玦覺得那些海盜,是長久生活在陸地上的人假扮的,聯想到了景家,而福伯卻有可能覺得一路上碰到的敵人,身手有異,這個異樣,只能用不像景家的身手來解釋,如此一來,就出現了兩種矛盾的猜測,那究竟是誰猜測的對?還有,景家最後那隊放暗器的人,又是從哪兒冒出來的,去查。」
慕言心裏也有很多疑影,當下頷首領命。
翌日,宮非玦在慢慢好轉恢復,不過醒來的時間依舊不長,人也是迷迷糊糊的。
紫羅蘭為此很擔心,「寧願姐姐,為什麼Satan總是昏昏沉沉的,醒來人也是不清醒的,這樣的情況還要持續多久?」
顧寧願告訴她,「這是正常情況,雖然我給他換了血,但他體內還是存在着一些毒素,只是量非常少,不會危機健康,只需要他的身體慢慢代謝出去,
這段時間,因為毒素的影響,還有換血帶來的免疫問題,即便沒有排斥,也還是要適應一段時間的,人昏昏沉沉,是正常的,需要多加調養,短則一個星期,長則半個月,人就能大大恢復。」
紫羅蘭聞言,這才勉強放了心。
顧寧願確定宮非玦沒有異樣之後,也回家休息。
前幾天的勞累,險些讓她的身子垮了,現在有了時間,她便好好調養一下自己。
吃過午飯,她在薄靳夜的催促下,乖乖入睡。
而在她睡着之後,薄靳夜輕手輕腳地起身,確認她沒有被吵醒後,去了書房。
慕言帶了消息回來,已經等在那裡了。
「查到什麼了沒有?」
「爺,如您所料,的確發現了一些貓膩,宮非玦他們去執行任務的時候,在海上遇到的那些海盜,有一部分人,的確是海盜,但還有一部分人,並非海盜,卻也不是景家的人。」
聞言,薄靳夜側眸看了他一眼,「這麼說,宮非玦之前想錯方向了?」
「也不能算是錯的,景家所有人都被抓了,斷斷續續地吐出來不少,島上的一些襲擊,的確是他們做的,但有些襲擊,包括海上這一次,卻並非僅僅是他們所為,九大長老席的另外幾席,也牽扯其中。」
這個結果,薄靳夜並不意外,他面色淡淡,沉默地聽下去。
「景家,其實並非像我們想像中的那樣,與自由洲的一切都斷絕了關係,現在的第三勢力,汪家,就一直和他們秘密保持着聯繫,可以說,汪家和景家有很深的交易往來,我深入調查了一下這個汪家,汪家的家族企業方向,主要是在海運方面,而根據景家的供述,汪家和海盜的關係密切,那次海上襲擊,就是汪家命令海盜,和景家合作。」
「除了汪家,另外幾家勢力是?」薄靳夜靠着椅背,眸色深深地問。
「還有第四,和第七長老席的勢力,他們和汪家關係非常好,這次也摻和進來,想要分一杯羹。」
薄靳夜思考了片刻,總結了他帶來的信息。
「也就是說,景家和汪家有合作往來,汪家又和第四長老席,第七長老席的勢力關係密切,四家聯合起來,勾結海盜,想要趁這次機會,滅掉宮非玦,從而毀掉宮家。」
慕言頷首,「是這樣。」
「那景家最後那批冒出來的人,是誰家的?」
「是汪家的人,他們不是臨時調過去的,而是一直就住在離島上,應該是汪家派過去,和景家溝通的橋樑,是幫助,也算是一種無形的監視,沒想到,竟成了景家最後的底牌。」
「那些人抓到了沒有?」
說到這裡,慕言表情有些無奈。
「他們都是汪家安插在離島上的死侍,一旦有任何意外,就會立刻尋死,宮家在處理景家人的時候,那些人發現情況不妙,已經先一步咬斷了牙根里藏着的毒藥,等到宮家發覺的時候,他們……都已經斷了氣,沒留一個活口。」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