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陳念徐宴清小說閱讀
陳念徐宴清小說閱讀

陳念徐宴清小說閱讀一拍兩散

標籤: 徐晏清 都市 陳念 陳念徐宴清小說閱讀
《陳念徐宴清小說閱讀》主角陳念徐晏清,是小說寫手「一拍兩散」所寫。精彩內容:陳念結婚那天,徐晏清砸了她的場子。他穿了她最喜歡的白襯衫,站在她的跟前,問:「好玩么?」他狼狽蕭索,眼尾泛紅,彷彿她才是他們之中,負心薄倖的那個人。...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04:5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陳念扭頭看了他一眼,他現在看起來高興了一點,比剛才高興。
剛才那眼神里,有遮不住的不耐煩。
燭光下,兩人臉上都染了一層溫和的光暈。
視線糾纏,滋生曖昧。
陳念要轉開,徐晏清捏住了她的下巴,另一隻手滑到她腰上,輕輕吻了吻她的唇,低聲說「怎麼那麼貪玩。」
聲音很輕,就覆在耳畔。
陳念心裏被什麼勾了一下,眉頭微的皺了皺,手頂在他肩膀上,推了推,「你還嫌傳染的不夠啊?」
徐晏清將她圈在椅子上。
靠近了能感覺到陳念體溫比之前要高一點,呼出來的氣也很熱。
他抬手摸了下她的頭,斂了神色,眉目嚴肅了幾分,「不難受?」
玩的時候倒沒覺得多難受,這會是有點了。
興奮勁過去了,陳念開始變弱,說「現在開始難受了,還不都怪你。」
她拉開他的手,擰了眉毛,十分不快。
徐晏清去拿了耳溫槍,給她測了一下。
三十八度三了。
陳念問了問南梔他們還來不來,都回復說要睡了,她也就徹底斷了念頭。
徐晏清給她拿了葯,她吃完,洗漱了一下,就睡覺了。
徐晏清留了兩根蠟燭,一根放在衛生間附近,還有一根就放在中間的床頭櫃。
他坐在床邊看了看手機信息,湯捷知道他跟戚崢崴的私生女結婚,多少有點不高興,言辭跟傅維康跟他說的差不多。
戚崢崴當年的事件性質惡劣又嚴重,跟他有關係的都遭殃連帶。
陳念這私生女的身份,就是個污點,對徐晏清要走的路來說,娶這樣一個女人,等於是自斷前程。
湯捷也是真的看重他,大段大段的文字,給他仔細分析。
徐晏清看完並沒有回復。
他聽到陳念咳嗽起來,放下手機過去,人沒醒,他坐到旁邊給她拍了拍背。
身上的溫度還沒退下去,徐晏清的手涼涼的,她便不自覺的靠過去,一隻手捂住了耳朵,喃喃的說「痛……」
她手背上戳過針的位置一片淤青。
徐晏清低頭親了親,然而按壓她頭部穴位,能讓她舒服一點。
風力到後半夜就小了很多。
陳念睡的還算安穩,喉嚨燒的難受的時候,有人給她喂水。
第二天,燒就退了。
下午,他們一行人回了東源市。
陳念跟着南梔進老洋房,蘇曜沿着行人道過來。
他是來找趙程宇的。
看到徐晏清,他猶豫了下,還是上前打了招呼,「哥。」
「嗯。」徐晏清應了一聲。
蘇曜並沒有回蘇家。
他自己住在外面,這兩個月都在打工,跟着趙程宇一起,並死乞白賴的住在趙程宇家裡,給房租的那種。
老管家去找過他一次,想讓他回家,但蘇曜對那個家似乎有很深的恐懼,怎麼也不肯回。
他高考也沒考好。
不過老爺子早就給他做了安排,如果沒考上理想的大學,就替他安排了好的學校。
但蘇曜也不想接受這個安排,他就想直接打工,不上大學了。
當然,這話他沒給老管家說。
蘇珺被鑒定出有嚴重的妄想症,人已經送進了精神病院。
蔣海林接手了她手裡所有產業。
蘇氏集團繼承人這個位置懸空,就還有得鬧騰。
蘇芃躍躍欲試,蘇玲那邊也有想要奪權的意圖。
沒有人會不喜歡錢和權。
然而,老爺子有一個隱藏遺囑,如若蘇珺跟徐晏清鬧翻,徐晏清肯照顧蘇曜,那麼就可以做最高決策人。
他的整個團隊都可以為徐晏清做事,可以讓徐晏清無後顧之憂。
蘇賢先立下這份遺囑的時候,在他眼裡,徐晏清會跟孟安筠結婚,可以跟孟家強強聯合。
他應該沒能料到,徐晏清會做出這麼沒有分寸的事情。
陳念進去接人。
徐晏清留在車上,打量了他一眼,多問了一句,「吃飯了沒有?」
「還沒,剛剛下班。」
「做什麼工作?」
「銷售。」
他點了下頭,沒發表什麼意見,「你現在住哪兒?」
前幾天,蘇家的老管家給徐晏清打過電話,自然還是為了蘇曜的事情。
老管家對蘇曜總是惦記着幾分,他將要退休回老家,就對蘇曜比較不放心,但他也只是個管家,很多事情沒有權利去管,只能勸。
這蘇曜跟徐晏清到底是親兄弟,有血緣的。
老爺子生前也是希望徐晏清能夠管着蘇曜,畢竟在他們眼裡,徐晏清自律又克制,做事還認真負責,跟這樣的人一起,總能學點好。
徐晏清難得問那麼多問題,蘇曜瞥了他一眼,說「住趙程宇家,付房租的,不是白住的。」
徐晏清餘光看着他。
他身上那些花里胡哨的東西都沒了,衣服還是雜牌貨,頭髮也剪短了很多,像變了個人。
徐晏清跟蘇曜其實跟陌生人沒什麼區別,他第一次看到蘇曜這個弟弟時,是十六歲。
他去遊樂園兼職當玩偶。
許是巧合,讓他看到蘇珺帶着蘇曜,蘇曜被打扮的像個洋娃娃一樣精緻,那時的蘇曜應該是三歲。
他看到蘇珺給蘇曜擦汗,喂水,還帶他買園內的玩偶和氣球。
他沒看見過那樣的蘇珺,也成為不了蘇曜那樣可愛的孩子。
徐晏清收回視線,問「想不想住和園?」
蘇曜眨了眨眼。
徐晏清說「徐仁的房子。」
蘇曜沒去過,一次都沒有,他對徐仁這個爸爸也沒有印象,更別說是感情。
他其實挺怕徐晏清的,他能明顯感覺到徐晏清對他的討厭。
這時,陳念跟趙程宇一塊出來,團團沒跟着,陳念感冒,南梔說等她感冒好了再接回去,這期間她養着。
陳念看到蘇曜有點詫異。
趙程宇主動說「他最近住在我們家。」
陳念沒走過去,蘇曜筆直的站在車邊,估計是在聊天。
「你倆?」
趙程宇說「之前那次我跟他一塊在夜店裡當服務生,從那次之後他就找上我了。不過他給房租,我就勉為其難的讓他住了,睡的沙發,一個月五百。」
「他家裡出事,好像受了挺大刺激。一直做惡夢,說夢話,有一次還叫着說要他哥哥放了他。」
陳念轉過臉,目光落在他的身上,覺得這話好像有點意思。
徐晏清從後視鏡里看到陳念和趙程宇,說「你自己考慮,想好了給我打電話,走吧。」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