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歷史›帶着系統來大唐
帶着系統來大唐

帶着系統來大唐農家一鍋出

標籤: 歷史 帶着系統來大唐 李成器 李易
《帶着系統來大唐》,以李易作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網絡作家「李易」傾力打造的一本歷史,目前正在火熱更新中,小說內容概括:李易穿越了,帶着一個壽命系統穿越了,只有做出有利於唐朝社會發展的事情,才能增加壽命。而此時他的壽命以時辰來計算,然後他遇到了對他隱瞞身份的皇帝李隆基。故事從這裡開始。 李易:只要能增加我的壽命,要啥技術我都有。...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19:1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順流並未如何快。」金城公主在甲板的椅子上坐着,看兩岸景色。
此刻的她恨不能讓船長出來翅膀直接飛回長安,沿途的風光她沒有什麼記憶。
眼下的地方在九曲的末端,有人放牧,本就是個好的牧馬之地。
另外有人帶東西站在河邊的碼頭上等待,他們要往回東走,船隻在西邊回來,正好帶上他們一起。
故此隊伍中有四艘裝東西的船,東西給九曲,再裝上其他的東西和人。
應該有更多的船,被金城公主的隊伍徵用,只得委屈習慣船隻數量的人。
黃河之上沒有單獨的帆船,不是輪船就是螺旋槳船,因找不到那許多的縴夫。
「九曲果真水草豐美。」尺帶珠丹稱讚,眼中卻無讚美之意。
他知道豐茂的水草中有多少吐蕃人的鮮血,最慘烈的一次戰役,就發生在這裡。
吐蕃頭一次見識到一炸一片的竄天猴威力,以及布陣時的無奈。
而斥候戰就沒贏過,莫名其妙地便被吃掉。
「往後整個黃河流域俱會擁有安身之所。」金城公主看到小城,百姓進出。
有了城牆阻擋野獸,晚上能睡安穩覺。
「奴奴,到長安,李家莊子有地方居住?」尺帶珠丹對莊子的概念還不是很明確。
報紙上寫過大唐莊子的情況,田地多,住房卻少,被僱傭的佃戶住在離住家有段距離的位置上。
李易的莊子大幾倍?莊戶住在周圍,修柵欄,似乎比自己的紅白宮差。
「李家莊子北面有皇莊,能夠安排人,其餘的住李家莊子。」金城公主知道李家莊子的大小。
從原來的李家莊子往東去,一直到華清宮,如今全屬於李家莊子。
長安城能住多少人?李家莊子比長安大。
全部的羽林飛騎、馬,皆能在裏面獃著。
「晌午了,天熱,奴奴咱們回船艙吃飯。」尺帶珠丹發現太陽光太足,悶熱。
昨天晚上下小雨,陽光照射,水汽升起來,周圍的草多,草地上一層薄霧。
「是呢,最近雨水多,黃河的水量大,希望沿途不要有被沖壞的地方。」
金城公主說著起身拉尺帶珠丹進『屋』,這艘船算大的,有的船只能裝十幾個人。
今天吃火鍋,海拔高度降下來,水溫提高。
海拔每上升一千米,水的沸點降低三攝氏度,所以大唐很多地方的開水溫度不到一百攝氏度。
現在的地方,海拔不到兩千米,開水能用,不麻煩高壓鍋了。
……
「駕!駕!讓路,朝廷加急,讓開……」一支六人的隊伍在飛速前進。
十里一驛,他們跑兩天了。
從長安到鄂州,直線距離一千五百里左右,顯然他們不能飛,只能按照路來跑。
有的山路所在,二十里一驛,馬就不敢拚命跑,怕倒在路上。
六個人除了上廁所,其他的時候都在馬背上度過,包括睡覺。
四個人負責看馬,兩個人趴在馬背上眯着,眯一個時辰左右,換人,就這麼一路跑。
他們以前一個月的俸祿有六石糧,額外有鹹菜,現在在大唐屬於俸祿中的一部分。
折算成貨幣,一個月能弄到五百錢,耽誤事情就殺頭。
現在不給糧和鹹菜、大醬啥的,直接最底層的三緡,一天大概一百錢。
別人干力氣活,一天賺個二十多錢已經不錯了,他們出動的時候不算多。
價值體現在此刻,他們騎在馬上能睡覺,急報如火。
換成李易的時候,自駕游,從西安到武昌,比現在的報信人快一倍,有高速公路。
他們到江邊了,鄂州的治所在江夏縣,黃鶴樓所在地。
黃鶴樓在大唐的江夏,不是李易時的武昌,李易時的武昌跟大唐武昌縣差很遠呢。
李易時的鄂城和黃石才是大唐的武昌縣所覆蓋的位置。
六個人下馬,腿都軟了,他們套上救生衣,水驛的人不敢耽擱,也不看是什麼天氣,直接載他們出發。
現在的天在下雨,好幾天了,連綿不休的。
長江的水滔浪層疊,別的船停了,只有這艘小船在穿梭,兩個劃的,一個負責尾櫓。
航行的路線是斜的,順着江水往下沖,不如此,早翻了。
等到地方,正好是碼頭,九個人同時鬆口氣。
操船的人叫六個人先上岸,他們跟着上去,不回了,太危險。
六人又一次上馬,叫喊着沖向州治所。
岸邊的人很多,百姓在堆麻袋,看哪個地方可能被沖,先裝好沙土,他們要保堤。
「站住,這裡,我家刺史在,刺史沒在治所。」
六匹馬跑出去三里地,有人聽到他們的喊聲,回喊。
六個人連忙轉回來,見到一身穿蓑衣、頭戴斗笠的看不出來年歲的人呆在一個草棚下。
「盧刺史?」六人伍長詢問。
「看印!」對方沒說是不是,官印隨身攜帶,現在不適合找紙印一下,就直接讓對方看反字。
伍長皺眉頭看,努力地把字想成正的。
看得眼睛都疼了,伍長點頭「中書陛下旨意。」
他交上信,上面有漆封。
「待回治所。」盧刺史覺得不方便。
「馬上看,耽誤不得,出自李家莊子。」伍長知道一些事情。
「灞水李家莊?」盧刺史多問一句。
「看啊!李東主要給錢,快快!」伍長着急,遞刀。
盧刺史看看漆封,感覺沒問題,接過刀裁開,取出信掃一眼,微微一愣,重新看。
他抬頭瞅伍長,伍長皺眉「看我作甚?要是有人死了,你多少個腦袋都不夠砍,別以為你是范陽盧氏就沒有事情。」
「來人啊,傳令,告訴百姓帶東西去高的地方,其他的不管了,等雨停水位降低,長安灞水李家莊子的李東主答應給錢補償,告訴其他州府,送信。」
盧刺史盧正道不敢耽擱,伍長喊出來范陽盧氏,搞不好會牽連家族。
命令傳下去,公告來不及寫,寫了也無處可貼,下雨呢。
整個鄂州動起來,消息傳給其他的州。
別的州刺史沒見到信,又不是給他們的,所以……他們照辦,反正有范陽盧氏背書。
百姓們得到消息,奔走傳告,一家家、一戶戶收拾東西,準備離開,哪裡高就去哪裡,旁邊山多。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