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二婚夫人甜又暖小說
二婚夫人甜又暖小說

二婚夫人甜又暖小說秦斯越蘇檸

標籤: 二婚夫人甜又暖小說 宋念柔 都市 霍子城
《二婚夫人甜又暖小說》內容精彩,「秦斯越蘇檸」寫作功底很厲害,很多故事情節充滿驚喜,霍子城宋念柔更是擁有超高的人氣,總之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二婚夫人甜又暖小說》內容概括:籍……全都是她的!昨天扯了離婚證她就沒回來,只能今天來取走自己的東西。沒想到他們就這麼著急!蘇檸捏緊拳頭進了客廳。前夫霍子城和大着肚子的宋念柔正坐在沙發上,一邊看電視一邊膩歪。看到她進來,兩人都收起了臉上的笑。宋念柔扶着肚子起來:「姐,不好意思啊,你的東西……」「別叫那麼親!」蘇檸打斷她,淡笑着道:...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3 19:5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蘇楠低下頭,盯着腳尖沒有說話。
喬國棟帶喬安安上門求診那次,她雖然沒在家,但事後爸媽跟她說得很清楚。
賀明瀾在知道喬國棟是有夫之婦後,毫不猶豫地選擇離開。而喬國棟當年想盡辦法,都沒能找到她的蛛絲馬跡。
由此可見,當年她離開的決心多麼堅定,想要跟過去徹底割裂的意志多麼堅定。
而蘇楠,作為她人生中最大的錯誤結下的苦果,她怎麼可以容忍?怎麼可能容忍?
「哎!」
蔣丞彬又重重地嘆口氣「現在這件事已經變成你的心結了。既然是心結,終歸是要有人邁出第一步才能解開。喬總找過我很多次,說想要補償你,你真的不算見見他嗎?」
「呵!」蘇楠嗤笑,輕輕吐出幾個字「沒那個必要。」
「對,我也是這麼跟他說的。他那點補償,我蔣丞彬的妹妹不稀罕!我們才不想慣這些人臭毛病!」
蔣丞彬同仇敵愾,突然話鋒一轉「不過楠楠,有些事情放在心裏就是死結,真的不如快刀斬亂麻。膿瘡剜肉,總歸要狠狠疼一下才能好得徹底!」
他不是個高調的人,卻故意說這些話哄她開心。
蘇楠心中熨帖,緩緩綻出一絲笑「知道你有錢有勢還是爸媽最疼愛的弟子,就不要在我面前賣弄你的醫術術語了。至於你的提議,我會好好考慮的,再見!」
不等他再開口,蘇楠飛快掛斷電話,長呼出一口氣。
該說不說,師哥這話真是越來越多了。
看來得儘快給他找個嫂子,讓他轉移下注意力。
蘇楠盤算着,眼神在觸到手中那張便簽時,驀地暗下。
膿瘡剜肉,終歸是要狠狠疼一下的。
夜,靜。
安頓三個小傢伙睡下,蘇楠照例到書房畫圖。
明亮的護眼燈下,她握着筆,雙眸空洞地盯着稿子,遲遲沒有下手。
秦斯越端着牛奶進來,直走到她身邊放下牛奶,她都還沒有反應。
他心疼又無奈地搖搖頭,輕輕從後面環住她的肩「沒事,有我在。」
熟悉的嗓音,清冽的氣息,溫暖的懷抱,蘇楠回過神,驚訝地推開他「這麼晚了,你怎麼還沒睡?快,快去休息。」
秦斯越看着關切的樣子,心中熨帖。
他輕輕在她額頭點了點,拉着她到沙發坐下「從那位女士來過後,你就一直心神不寧,三個小傢伙可是輪流來找我告狀了。子幸和樂樂的睡衣拿錯,笑笑的故事書拿錯,連四寶的狗糧你都放錯了。」
蘇楠錯愕地張了張嘴,皺眉仔細回想「哪有這麼誇張?」
秦斯越輕笑,緊緊將她攬在懷裡「不信你明天自己問問他們就真相大白了。不過,你好意思問嗎?」
蘇楠腦補了下那畫面,忍不住笑起來。
當媽當成迷糊鬼,太丟臉!
她笑着將頭埋在秦斯越懷中,聽着他強而有力的心跳「之前你手術的時候,阿蘭跟我講她和徐少的感情,問我她是不是太貪心,總是患得患失。那時我還安撫她,讓她不要想太多。
「可現在,我覺得不管是友情愛情親情,任何感情我都是貪心的。唯恐得到的不夠純粹,唯恐得到的不夠多,唯恐成為負擔又唯恐失去。」
姑姑不是姑姑,父親不是父親,姐妹不是姐妹,那樣不堪的過去她再也不想重新經歷。
所以,她寧可從未得到!
秦斯越握住她的手,輕輕放到唇邊吻了吻「可這才是生活,才是我們普通人的貪嗔痴愛欲憎,才是平凡又可貴的人間煙火。從紅塵中來,回紅塵中去。」
蘇楠詫異地起身,認真地看他幾眼「你最近說話怎麼佛里佛氣的?」
秦斯越無奈輕笑,指了指旁邊書架上那一排佛學道法類讓人清心靜氣的心靈雞湯「你寶貝女兒讓我看的,並且要求我每天至少看二十頁以上,還要達到能概括主要內容中心思想的熟練程度,否則她晚上就要來跟我搶你。」
蘇楠愣了愣,旋即哈哈大笑。
這是笑笑能幹出來的事!
為了控制阿越的病情,全家人真是煞費苦心絞盡腦汁,連最愛他的小情人都不惜自毀形象做了漏風小棉襖。
看到她終於開心的笑起來,秦斯越心裏暗鬆口氣,在她唇上淺啄一口「我喜歡貪心的你,希望你能更貪心更霸道!每一天都只為自己而活,說你想說的話,做你想做的事,在任何問題上,皆是如此。」
蘇楠感動地環住他脖頸「我會的,一定會的!」
再給她一點點時間,等他想好就去問個清楚。
秦斯越看她又要走神,手伸到她睡衣里慢慢摩挲。蘇楠一震,瞧着男人小狗一樣渴求的眼神,她無奈笑着捏了捏他的俊臉「乖!吃藥期間別亂來,等你病徹底好了,讓你睡個夠。」
「騙子!」
男人不滿地哼了一聲,還是壓了過去「那我現在不睡,就裝睡下……」
蘇楠主動勾住他的脖子,做仰卧起坐一樣上去親他一下,又親他一下「老公,有你在,真好。」
「別打岔,你以為甜言蜜語就能解我心頭癢!不管用。」
秦斯越主動吻了過去。
……
翌日,清晨。
蘇楠剛將三個小傢伙送到學校,手機就響了起來。
看到是姜玫的號碼,她立刻接起。
「楠……楠楠……嗚嗚嗚……」
還沒等她開口,那邊就傳來顫抖的哭聲。
蘇楠一驚「玫玫,你怎麼了?別哭,有話慢慢說。別怕,萬事有我呢!」
「澤言……澤言……被人刺傷了……血……好多血……」
市醫院。
蘇楠趕到的時候,白澤言已經被送進搶救室。
姜玫抱着膝蓋蹲在搶救室門口,身上滿是乾涸的血跡,眼淚無助地往下落。
蘇楠心疼地蹙眉,平復了下情緒才過去輕輕抱住她「沒事,白醫生是好人,一定會吉人天相的。」
姜玫回神,看清身邊的人是蘇楠,絕望的眼中終於有了對焦。
她哆嗦着唇瓣,「哇」地哭了出來「楠楠,我好怕,我真的好怕!」
單身三十年,她好不容易才找到這個**靈魂跟自己完全契合的人,她好怕再睜眼不過是黃粱一夢。
「沒事的,沒事的,白醫生不會有事的。」蘇楠紅着眼,摩擦着她的肩背盡量給她一些溫暖「你冷靜點,先給我講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好嗎?」
她不能讓她急需沉浸在這種情緒中胡思亂想,她得轉移她的注意力。
沒想到蘇楠話音一落,姜玫哭得更厲害。
「都怪我!都是我的錯!」她哽咽着,抬手就要往自己臉上扇。
蘇楠急忙拉住她的手「玫玫!你現在折磨自己也無濟於事,先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好嗎?」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