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房醫
房醫

房醫流星下的願望

標籤: 劉晴汐 房醫 柳清溪 靈異
高口碑小說《房醫》是作者「流星下的願望」的精選作品之一,主人公柳清溪劉晴汐身邊發生的故事迎來尾聲,想要一睹為快的廣大網友快快上車:三年一直是妻子蘇念煕陪伴在他身邊,只是顧景行不主動說,她也不好直接開口問。只能通過傭人之口了解。她倒要看看,這個替身到底長什麼樣,跟她有幾分相似!周嬸不敢怠慢顧總心尖上的人,忙不迭的回答道,「夫人平時不拍照的,您放心,夫人雖然長得和您像,但是沒您長得好看。」周嬸笑的諂媚,心想討好了這位顧總心尖上的人...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6 10:0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服務員看到顧景行的臉刷一下就拉下來了,她被嚇了一跳,「顧先生……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嗎?」
她只是幫忙傳達一下傅先生的意思,怎麼這位芮輝的s級會員會如此生氣?s級客戶可是超級有錢的人才能擁有的地位,她可惹不起這位大客戶。
本來她是不敢來傳話的,只是那位傅先生給了不少小費,她實在……沒忍住就帶了話。
這裡是桂珺,他經常要來這裡談商務合作,要是在這裡傳出不好的事,顧家的形象會受損。
顧景行壓制住自己的怒意,臉上恢復正常神色,「沒什麼,我剛剛交代你的事不要忘了。那位蘇女士以後每次來桂珺,錢都記我賬上。」
「好的好的,這您放心,我一定不會忘。」,服務生連連點頭。
顧景行說完這句話就頭也不回地邁開步子走出了雅間。
林念兒一看顧景行已經抬腿走了,她也連忙跟上,「景行哥哥……你等等念兒!」
她今天穿的是高跟鞋,鞋跟很高,走起路來十分不方便。小跑了幾步之後,腳踝已經酸痛不已了。
她踉踉蹌蹌地下了樓,高跟鞋在木質樓梯上發出聲響。
因為是各種富人商談公務和約會聚餐的地方,所以桂珺平日里彈奏的都是非常高雅且安靜的音樂。安靜的氛圍配上流暢悅耳的鋼琴曲,一切都顯得剛剛好。
很明顯,林念兒因為著急而小跑着所發出的聲音,打斷了這高雅的氛圍。樓下的客人都紛紛朝她側目。
林念兒被這麼多異樣的目光盯着看,心裏頓時感到不好意思。她驀的停下了腳步,不再小跑着往前走。
但是顧景行走的很快,林念兒只稍微停了兩步,她就離男人好幾米遠了。她沒辦法,只好咬咬牙,硬着頭皮往前走。
「林念兒……?」,一道女聲突然響起。
林念兒只顧着低頭走路,想要快點離開這個地方。這道聲音一出來,直接把她嚇了一個激靈。
「念兒姐姐!」,又一道女聲也隨之傳來。
林念兒不由得抬起頭來,她望向聲音傳出的方向,是兩名女士。其中一位身穿粉色禮裙,長發披散在肩後,上面還帶着蓬鬆的泡泡袖,顯得非常可愛。
另一位女士的風格與她截然不同,她上\\\\/身身着黑色弔帶,下身穿着同色系的黑色皮裙,再配上大\\\\/波浪卷的長髮,顯得性\\\\/感十足,一看就是成熟\\\\/女性。
林念兒腦子裡轉了好久,才勉強認出來人正是上次宴會上她趁機拉攏的兩個人。一個是鍾離,而站在她旁邊的一定就是李瀟了吧?
「念兒姐姐!你也來這裡吃飯嗎?」,鍾離語氣熱情。
「啊……對。」,雖然二人是她在豪門圈裡趁機拉攏的兩個人。而且為了好好拉攏一番,她也話費了不少心思。
但是現在顯然不是寒暄的時候。
「真巧,我們也來吃飯!」,鍾離完全沒有注意到她的神色不對,自顧自地說著。
「啊,真巧。」,林念兒邊說邊視線往顧景行走的方向瞟,再在這裡耗下去,顧景行就該走遠了。
「不過念兒姐姐,你自己一個人來吃飯嗎?顧總沒來?」,鍾離四處看了看,沒看到她的四周有人。
李瀟插了話,「不對啊,我剛剛進門的時候,好像看到顧少了?」
「真的嗎?」,鍾離聽到這話立馬就往外看,桂珺門口好像真的有一個身穿西裝的男人,正打開大門往外走。
從身形和氣質來看,的確是顧景行。
不過鍾離一眼能認出顧景行,倒不是因為她跟顧景行很熟,而是因為顧景行的身姿太過出挑,而且渾身的氣質很特別,帶着不容褻瀆的天之驕子特有的距離感。
所以幾乎海城豪門圈的所有人都能一眼認出顧景行。
「念兒姐姐,你怎麼不跟顧總一起走呀?你們吵架了嗎?」,鍾離語氣關切。
「啊……沒吵架。」,林念兒語氣敷衍,明顯是已經走了神,心思完全不在這上面。
司機早就把車子停在路邊等待,顧景行現在離車子只有幾步遠。
林念兒心裏一急,說完這句話就直接邁開步子走了,只留下鍾離和李瀟站在原地。鍾離喉嚨里的話才說一半,看到林念兒步履匆匆的模樣,只好收了話。
「你有沒有眼力見啊?」,李瀟眯着眼睛看着林念兒的背影,開口說道。
鍾離眨了眨眼,語氣疑惑,「我怎麼沒有眼力見了?」
「剛剛跟顧總擦肩而過的時候,我明顯看到他是冷着臉的,渾身都散發出一股寒氣,一看就是正在生氣。」,李瀟語氣玩味。
「正在生氣?他們吵架了?」,鍾離這才反應過來,「可是念兒姐姐跟我說顧總可寵她了,從來不跟她吵架,而且有什麼錯都是顧總親自認錯。我當時聽的時候都羨慕死了。」
李瀟直接翻了一個白眼,「她說你就信啊?我看你不是假的傻白甜,你是真的傻白甜!」
李瀟說完這句話就直接踩着高跟鞋上樓了,鍾離委屈地跟在後面,喃喃自語,「念兒姐姐騙我了嗎……?」
林念兒小跑着推開門,一路氣喘吁吁地追到了桂珺門口。
可是終究晚了,等她到了馬路上,只看到車子的背影消失在夜色里。
「可惡!」,林念兒氣得把手裡的包包都摔在了地上,昂貴的包包裏面的東西都散落一地,從中滾落出一個閃着藍光的東西,它滾向草叢。
她目光瞬間一緊,她的藍鑽!那可是價值好幾百萬的藍鑽,她好不容易才買到的!
林念兒急忙打開手機上的手電筒,蹲在地上仔細尋找。可是找了半天也沒找到。
本來心情就煩躁的她此時更加煩躁了,「可惡!都怪蘇念熙那個不要臉的女人!」
……
蘇念熙和傅斯銘坐進了車裡。
「博士,你還好嗎?」,傅斯銘一邊扣上安全帶,一邊望向蘇念熙。
「我挺好的。」,蘇念熙語氣平靜。
傅斯銘也不好多說什麼,這畢竟是蘇念熙的私事,總歸他一個外人是不好插嘴的。
「你和顧景行要離婚嗎?」
「嗯。」蘇念熙點頭,不過半響之後她又搖了頭,「不是要離婚,而是我們已經離婚了。」
「已經離婚了?」,傅斯銘蹙眉,他聽到這話,心裏情緒莫名有些複雜,且有些矛盾。
不過更多的是高興。
「嗯……離婚協議已經簽了。」,蘇念熙話說了一半,突然想起來自從她在離婚協議書籤好字遞給顧景行之後。
顧景行壓根沒有再跟她提過這件事……難道顧景行還沒簽字?
蘇念熙想到這,臉色瞬間就變了,顧景行到底在搞什麼……?他又不願意離婚了……?
「博士,怎麼了?」,傅斯銘看到蘇念熙的臉色猛然有了變化。
「沒事,我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她收斂了神色,邊說話邊把車窗放了下來。
新鮮的空氣湧入車內,蘇念熙感覺自己清醒了不少。
不管顧景行到底離不離婚,她是一定要離婚的。如果顧景行真的突然改變了主意,不願意離婚的話,她一定會直接去法院上訴。
她有絕對的把握勝訴。
蘇念熙恢復了冷靜的模樣,她挑眉看向傅斯銘,「我們還是接着剛剛的事情聊聊吧,到底要怎麼解決這件事,怎麼樣拿回我們的資金?」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