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廢柴夫人馬甲多
廢柴夫人馬甲多

廢柴夫人馬甲多沈亦崢林渲染

標籤: 廢柴夫人馬甲多 林渲染 沈亦崢 都市
都市小說《廢柴夫人馬甲多》是由作者「沈亦崢林渲染」創作編寫,書中主人公是沈亦崢林渲染,其中內容簡介:林渲染這個女人十分不簡單,明明已經嫁入豪門了,結果她竟然主動提出了凈身出戶?也不知腦子裡到底在想些什麼,經歷這麼多的情感波折,所有人都認為她已經對愛情妥協了,結果此女不僅打破了人生的統一認知,並且還讓所有人都見識到了她離婚後的驚艷蛻變,馬上女強人就要上線了。...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9 09:2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不過也只是幾秒又恢復了正常,繼續澆水,「沒有。」
沒有嗎?
林渲染細細打量她。
秦喻已經呵呵笑開,「看吧,你總打擾我,剛剛水都斷了。咖啡這東西嬌貴又講究,水不是一氣澆下去的就會發酸,原本還想給你展示一下姐高超的技能,請你喝杯頂頂講究的咖啡呢,打水漂了。」
她這眉飛色舞的樣子,又不似出了事。
「發酸也將就着喝吧。」秦喻把咖啡遞到她手上,「你也知道,我是個粗人,千年難得干一次這種細活,也沒有這方面的天分,別有太多期待。」
「不會。」林渲染低頭喝一口咖啡。
什麼都沒加,除了苦得發澀,沒嘗到別的。
喝完咖啡,林渲染想到自己的來意,將手裡的東西壓在秦喻掌心,一本正經地開口,「小魚兒,星光傳媒雖然是我創立的,但我們兩一起打拚,你付出了很多,甚至比我還多。我讓律師擬了百分之五十股份轉讓,希望你收下。」
「小染,你這是幹什麼,我不是說了嗎?是你創立的星光傳媒捧紅的我,我已經得到了該得的東西,不要你的股份。」說著就要退回來。
林渲染按着她的手不讓她動,「就算不論你的功勞,我們是姐妹,比親姐妹還要親的姐妹,是一家人。你快要出嫁,這算我為你安排的嫁妝,也是我對你和高宇崧的祝福。你若把我當一家人,就得收下!」
她的話才落下,秦喻的眼淚叭噠叭噠就滾了下來,像一串串的珠子,怎麼都止不住。
秦喻很少哭。
林渲染已經很多年沒見她哭得這麼凶,不由得怔了一下。
「小染,還是你最好,時時刻刻顧着我,可是不用了,沒有必要。」秦喻好一會兒才開口,「我……已經和高宇崧分手了。」
「分手?為什麼?」
秦喻哭了好一會兒,才抽出紙巾抹去臉上的眼淚,「你還記得那天見過的那個高總嗎?她其實是高宇崧的姐姐。」
這一提醒,林渲染很快想到自己女扮男裝那天見到的那兩位老總。
其中那位高總目光冷傲,尤其在看秦喻的時候。
當時就覺得不對勁,還問過秦喻,敢情她沒說實話。
「他們家反對你和他在一起?」她問,聲音沉冷了許多。
秦喻點點頭,「高總不知道從哪裡查到當年……當年那件事,跑過來指責我,說我配不上高宇崧。如果只是高總自己倒也罷了,高宇崧其實也對我們的感情失去了興趣,他背着我去相親。」
「高總對你說的?」林渲染總覺得高宇崧不該是那樣的人。
三個人認識多年,高宇崧在她的印象里一直穩重持成,是大哥一般的人物。
秦喻搖搖頭,「你也知道,我雖然性子躁也不是別人嘴裏說說就能上當的人。那天高總親自把我帶到他們的相親宴上,對方父母對高宇崧滿意得不行,都開口談婚論嫁。」
「高宇崧要是不想跟我過,大可以直接跟我說,偷偷摸摸跟人相親,我實在……受不了。」秦喻向來凌利的臉龐此刻浮滿了苦澀和受傷。
「不過,我沒有大鬧,再生氣高宇崧好歹也對我好過,我大方舉杯,祝福了他們。」秦喻扯扯唇角,「所以小染,我現在和你一樣,輕輕鬆鬆,什麼也不用擔心了。」
林渲染心情沉重地看着秦喻。
她雖然是在農村長大,但父母都是高幹,骨子裡自有一分傲氣。
被以那樣的方式帶過去,無異於羞辱。
林渲染心疼得不行,一把抱住她,「別怕,還有姐兒我呢。」
「嗯。」秦喻把頭用力埋在她的臂間,眼淚稀里嘩啦又流了下來。
這些天來,她一直裝作若無其事,和往常一樣沒心沒肺。
沒人知道,內心裏有多苦痛。
此刻林渲染的擁抱和溫暖讓她終於有了找到家人的感覺,無所顧忌,盡情哭泣。
暢暢快快哭完一場,秦喻的心情好了許多。
「那天之所以讓你女扮男裝,其實是高總不放心我,擔心我又去打擾高宇崧。我才有意跟你表現得很親熱,讓他們覺得我已經找到了下家。」
「抱歉啊,利用了你。你可千萬別生氣。」
林渲染瞪她,「我當然生氣,發生了這麼大的事,你一個字都不說,還把我當朋友嗎?」
「我有想過跟你說,可又怕說出來自己先泄了氣,頹廢不振。」
驕傲不容許她在經歷了一段失敗的感情後還要搭上一場頹廢。
「那天高總來得突然,我全無準備,根本不知道怎麼辦,臨時出了那個餿主意。」秦喻臉上還掛着歉意。
林渲染搖頭,輕嘆一聲。
沒再說別的,再次把那份轉讓書遞給秦喻,「既然你不嫁了,這就不算嫁妝,但你為公司服務了這麼些年,做出這麼多貢獻,也該給你分些乾股。這些就算是公司對你的福利,鼓勵你繼續努力,爭取把星光傳媒做大做強,做成世界頂級公司!」
「哇,林渲染,你好狠啊,用股份把我綁死,讓我為你當牛做馬!」秦喻誇張地大叫。
林渲染有意裝出一副奸商模樣,「秦喻女士,你現在不是為我打工,是在為你自己打工!」
兩人鬧騰了好一陣,秦喻總算願意接受股份。
吃過中飯後,秦喻要上播,林渲染也沒有過多打擾。
走出星光傳媒,心情卻難免沉重。
高宇崧突然放棄秦喻這件事怎麼都覺得蹊蹺,林渲染想了又想,還是給高宇崧打去電話,「宇崧哥,可以見個面嗎?」
「可以啊,不過我暫時走不開,能找人接你嗎?」高宇崧的聲音透着明顯的疲態,道。
「好。」
沒過多久,高宇崧派的人和車就來了。
林渲染上車後,車子一路駛出去,把她帶進了一家位於郊區的高級私人醫院。
高宇崧在醫院樓下的花園等她。
「宇崧哥,你怎麼會進醫院,生病了嗎?」林渲染急不可奈地問。
高宇崧揉揉眉宇,笑笑,「不是我,是我母親。」
「哦。」
她一度以為高宇崧是因為得了不治之症才決定和秦喻分手的呢。
「我母親的病很重,要做一次手術,成功率很低。她怕挺不過來,堅持要把我的終生大事定下來。秦喻找我那天,她安排了一場相親,我也是到了現場才知道。」高宇崧顯然猜出她的來意,出聲解釋。
「她敬完酒就走掉,完全不給我解釋的機會。這段時間更拉黑了我所有的聯繫方式,聯繫不上。」
高宇崧說著,揉眉的動作更勤。
「她還好吧。」
原來是一場誤會啊。
林渲染暗鬆一口氣,選擇實話實說,「她很不好,委屈難受,卻強顏歡笑。」
話音一落,高宇崧的眉宇擰在了一起。
「少爺,醫生在找您。」對面,一個傭人模樣的胖胖女人跑過來道,「老夫人那邊又出了狀況。」
「好。」高宇崧眉頭繃緊,離開時歉意地望一眼林渲染,「抱歉,不能好好招待你。另外,你能幫我跟秦喻說明一下嗎?至少,叫她別再拉黑我。」
「我會的,你先走吧。」
也知道事情緊急,林渲染爽快點頭。
高宇崧隨着傭人急急忙忙離開。
林渲染站了一陣後才朝醫院外走去。
才走過一道綠化帶就聽到一個嬌滴滴的聲音,「阿崢哥,你說男孩好還是女孩好?」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