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夫人又鬧離婚了
夫人又鬧離婚了

夫人又鬧離婚了容姝傅景庭

標籤: 傅景庭 夫人又鬧離婚了 容姝 靈異
以靈異為敘事背景的小說《夫人又鬧離婚了》是很多網友在關注的一部言情佳作,「容姝傅景庭」大大創作,容姝傅景庭兩位主人公之間的故事讓人看後流連忘返,梗概:再見面時,她在別的男人懷中。傅景庭的臉陰沉而可怕。「剛離婚你就迫不及待找男人?」「這是我的事,好像和傅總無關。」女人笑靨如花...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2 06:2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容姝也停下了手裡的勺子,扭頭看向男人。
男人薄唇抿了又抿,好一會兒才沉聲開口,「不是。」
「既然不是,那你光看着不喝?」老夫人頓時不高興極了。
傅景庭額角滑下幾條黑線,「祖母,您覺得,這湯能喝嗎?」
他指了指自己面前的碗。
老夫人不以為然的說話,「這湯特地給你煲的,你說能不能喝?」
傅景庭吸了口氣,「既然是特地給我煲的,為什麼我的湯跟小葉子的不一樣。」
「是啊祖母。」容姝也點頭說道「我的一看就是雞湯,而他的,我卻看不出來是什麼,總覺得怪怪的,為什麼不給我們兩個一樣的湯呢?」
這種氣味,不用嘗嘗就知道一定非常難喝。
而且這顏色看上去,還十分的詭異。
真不知道祖母為什麼要給傅景庭煲這麼詭異的湯,這湯看上去,真能補身體嗎?
容姝表示深深的懷疑。
傅景庭見容姝幫自己說話,心裏一陣感動。
果然不愧是自己的老婆啊。
時時刻刻心裏都是想着自己的。
不像祖母……
傅景庭看着碗里的湯,只覺得一陣頭皮發麻。
他深深的懷疑,祖母不是想給他補身體,而是想要毒死他。
看着兩個小年輕眼裡對自己的懷疑和不解,老夫人嘆了口氣,「你們兩個想什麼呢,之所以不給你們一樣的湯,那是因為這湯的滋補功效不一樣,姝姝是女人,女人屬陰,多喝雞湯最好,尤其是身體氣血虧,疲憊之後喝點雞湯最好,你一個大男人,喝什麼雞湯?」
說到這裡,老夫人就直接白了傅景庭一眼。
傅景庭薄唇抿了抿,「雞湯不雞湯這都無所謂,我就想知道,我這到底是什麼湯?不會是煲玩雞湯後的洗鍋水吧?」
「噗!」容姝直接一口雞湯噴了出來,然後就是劇烈的咳嗽,咳得臉都紅了,眼睛都溢出了眼淚,看得人心疼不已。
「哎喲,這是怎麼了這是?」老夫人急得茶都不喝了,就要起身去查看容姝的情況。
不過馮媽更加擔心她,在她起身的那一刻,就把她摁了回去,「老夫人你別激動,你坐着就好,我去看看。」
說著就朝容姝走去。
旁邊傅景庭自然也很緊張容姝,在容姝咳嗽的那一刻,就立馬站了起來,將她半摟進懷裡,輕輕拍着她的後背,幫她紓解換氣。
好一會兒後,容姝終於在男人的幫助下,氣息漸漸平復了下來,舒服多了。
不過這個時候,馮媽還是拿了什麼過來,「容小姐,給,把這個吃了。」
「這是什麼?」容姝從男人懷裡出來,坐直身體看向容姝。
由於剛剛咳得太用力,這會兒聲音都有些沙啞了,聽着怪讓人可憐的。
馮媽心疼的看着她回道「這是葯,對突發咳嗽非常有效,剛剛容小姐你可得那麼厲害,肺部一定很不舒服吧,吃了這個很快就好了。」
聽到馮媽這麼說,容姝當即就笑了,「太謝謝馮媽了,我正好需要這個。」
「那快吃吧。」馮媽笑呵呵的說。
容姝嗯了一聲,接過了馮媽手裡的葯,仰頭就放進了嘴裏。
傅景庭很細心的遞上水杯。
容姝氣憤的剜了他一眼,還是接過了他的水杯,和着水把葯吞了下去。
傅景庭摸了摸鼻樑,心虛的移開了眼。
他也知道她為什麼會突然嗆到。
所以,他肯定心虛啊。
老夫人自然也看到了傅景庭心虛的模樣,鄙夷的哼了一聲,「活該,誰讓你說話沒個講究,還刷鍋水呢,虧你想得出來,瞧吧姝姝給嗆的。」
容姝連連點頭,「就是,你怎麼想出來的?」
刷鍋水,天知道她當時聽到的時候,有多震驚。
本來她從來沒有王這方面想過,但他這麼一說,害得她現在也覺得他那碗補湯,似乎還挺像刷鍋水的。
容姝扶額,整個人哭笑不得。
旁邊,傅景庭看看她,又看看祖母,「您自己看看這像不像!」
「哪裡像了。」老夫人不悅的沉下臉,「這可是我特地讓小馮去廚房準備的,還刷鍋水呢,你以為你這一碗補湯的食材簡單嗎?」
「哦?」傅景庭挑眉,「那祖母您告訴我,我這一碗刷……補湯到底是用什麼東西熬成的,為什麼一股怪味。」
「這個啊,當然是……」
馮媽話還未完,褲子就被老夫人在桌子底下輕輕扯了一下,打斷了。
馮媽立馬意識到了什麼,眼珠轉了轉,笑道「就是簡單的滋補食材,不過放了一點點內臟,內臟熱量高,正好對男人比較補。」
「小馮說的對,行了,你趕緊喝吧,哪來這多話。」老夫人不耐煩的皺着眉頭催促。
大有你再不喝,我就直接給你灌下去的趨勢。
容姝看看傅景庭,拉了拉他的衣袖,「要不你就喝吧,雖然聞着是怪了些,估計味道也不會好到哪裡去,但肯定不會真的是什麼刷鍋水,畢竟你是祖母的孫子,祖母不可能整你。」
「容小姐說得對,大少爺快喝吧,這真的對你有好處。」馮媽也點頭勸說。
老夫人沒說話,就那麼定定的看着傅景庭。
傅景庭在三人六隻眼睛的注視下,終於妥協,擰着眉頭端起了面前的碗,微微吸了口氣,然後眼睛一閉,喝了一口。
罷了,不管怎麼樣,也是祖母的一番心意。
所以無論這湯到底是什麼東西熬成的,他也必須喝一口。
傅景庭喝湯的時候,在場的所有人都緊盯着他。
不同意老夫人和馮媽的欣慰,容姝則是擔憂。
說實話,這不明液體,她還真擔心傅景庭喝了會出問題。
希望是她多心了吧。
傅景庭握緊手裡的勺子,心裏不安的想着。
剛想完,就聽到男人突然噗的一聲,把湯吐了出來。
這一舉動,把容姝嚇了一跳。
「怎麼了?」容姝連忙查看男人的情況。
男人側着身,一手掐着喉嚨,一手撐着桌子,正不停的乾嘔吐着,軍臉都紅了,看着十分難受。
容姝甚至都看到他扶着桌子的手,手指都用力的收緊了起來,手背青筋都高高的突了出來。
可見此刻他的煎熬。
不只是容姝,老夫人和馮媽也被傅景庭的反應嚇到了。
「大少爺,你沒事吧?」馮媽也走過去詢問。
老夫人雖然沒有開口,但眼神卻充滿了擔心。
畢竟是自己的大孫子,怎麼可能不擔心呢。
傅景庭這會兒難受的不行,沒有辦法回答三人的問題。
容姝看他難受成這樣,也有些心疼,開始起身給他拍起了後背,就跟他剛剛拍她一樣。
老夫人和馮媽見狀,忍不住對視一眼。
「老夫人,我們是不是做錯了?」馮媽有些唏噓的問。
,content_nu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