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回到明朝斗朱棣朱允熥
回到明朝斗朱棣朱允熥

回到明朝斗朱棣朱允熥張浩朱允熥

標籤: 回到明朝斗朱棣朱允熥 朱允熥 藍玉 都市
主角朱允熥藍玉出自都市小說《回到明朝斗朱棣朱允熥》,作者「張浩朱允熥」大大的一部完結作品,純凈無彈窗版本非常適合追更,主要講述的是:前世的張浩,這一世的朱允熥,在三十九歲的年紀,抑鬱而死。他的後代,甚至被朱棣逐出了朱家的宗廟。他既然重生,就不允許這樣的慘劇,在他的身上發生。「我要那個皇位,我要開創一個不一樣的大明帝國!」大明,大明,多少人心中永遠的痛!痛它的風華絕代,痛它的舉世無雙,痛它的江山如畫,痛它的歌舞昇平...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7 11:5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天色微暗,晚風輕涌雲浮動,斜陽藏在遠山間。
路上行人匆匆卻又歡聲笑語,一天的辛苦即將結束,不管如何疲憊都打起精神,笑着朝家走去。
有那看起來荷包里富裕的人,偶爾路過攤子,便稱上幾兩豬頭肉回去下酒。也有囊中羞澀的,在買賣鋪子門前躊躇良久,想想家中的妻兒,摸摸口袋裡的錢,只能悻悻的作罷。
人間百態之中,幾輛青色帷幔的騾子大車,緩緩趕到西直門外。
趕車的漢子留戀的看了一眼身後的京城,手腕輕抖,嘴裏發出催促的吆喝。
別人都在回家,這輛車卻即將出城。
城門口的兵丁皺眉過來檢查,可剛看到趕車漢子手裡的腰牌,馬上恭敬的退到一邊,躬身行禮。
騾車中,鬚髮皆白的凌漢看着車窗外的倒影,渾濁的雙眼微微泛紅。這是他生活了三十多年的地方,也是他奮鬥了三十多年的地方,從壯年到老年過了一輩子。
「天下無不散的宴席!」
心中長嘆一聲,正要放下窗帘,忽然瞥見前方城門外,一個佇立的人影。
~
「老學士要走,也不先知會一聲?」侯庸一身半舊的寶藍色棉袍,手中拎着一串油紙包,站在車前笑道。
凌漢在車把式的攙扶下,從車廂中出來,「你怎知老夫今日動身?」
「下官剛從宮裡出來」
「老夫現在無品之人,你何來下官一說!」凌漢打斷對方笑到。
「學生干從宮裡出來!」侯庸改口笑道,「皇上點了學生暫管吏部,出宮之後學生想在老恩師回鄉之前去拜會,卻發現家中只有幾個看房子的老僕,所以一路追了過來!」
凌漢笑笑,「你有心了!」說著,笑道,「來,陪老夫走兩步!」
大明朝兩代吏部尚書並肩前行,騾車在後面緩緩跟隨。
「老恩師如何走得這麼急?」侯庸笑道。
「早走早利索!」凌漢開口說道,「不然說不定到時候皇上又要命人相送!」說著,笑半聲,「人多麻煩,老夫也不耐煩那些官場的迎來送往!」
說到此處,微微轉頭看向侯庸,笑道,「你去老夫家,怕是有事吧?」
「瞞不住老恩師!」侯庸笑着說道,「今日皇上不但點了學生為吏部尚書,還點了臣為南書房參贊大臣。老恩師,南書房的事?」
「老夫曉得!」凌漢皺眉思索,「南書房大臣?皇上還是留了幾分餘地。」說著,拍拍對方的肩膀,「這就說明在皇上心中,南書房暫時是試行,一開始不會給臣子太大的權利。」說著,又笑笑,「不過已然是登天了,景中日後是有實無名的宰輔了!哈哈!」
「老恩師說笑了,學生驟然上位心中實在惶恐!」侯庸面有憂色。
「腳踏實地,不卑不亢,勤勉公正,據理力爭!」凌漢開口道,「就這幾條,記住就沒錯!」說著,繼續前行開口道,「除了你,還有誰呀?」
「張紞!」
「哦,應有之義!」
「暴昭,茹瑺」
凌漢聽到這些名字都微微頷首,待聽到徐輝祖的名字時腳步略頓,沉吟道,「日後武事上,你不懂的地方不要多言,要多聽多看多學多記!」
「老恩師何出此言?」侯庸奇道。
「南書房要兼顧文武。」凌漢說道,「皇上這是要把文治武功整合在一起啊!」說著,笑道,「將來軍國大事,必都要經過南書房公議,現在看來老夫一開始還是想得有些淺了。」
有句話其實他藏在心裏,沒有明說。
皇帝想要文武並行,但文臣們千萬別想着對武臣指手畫腳。
這話之所以不說,也有着他的用意。
為官一道如做人,只有吃一塹才能長一智,在坎坷中成長的官員才會是真的棟樑之材。
「不過還有一人進了南書房,學生有些意外!」
「誰?」凌漢笑笑,忽然道,「是不是曹國公!」
「是!」
「哈!」凌漢爽朗的大笑,「這有何意外?他進南書房要麼湊數,要麼背黑鍋!」
說著,站住腳,看着天邊的雲,「行了,就送到這吧,天不早了你也回去!」
「學生再送送老恩師,這一別」侯庸忽然有些傷感。
「有心就好!」凌漢笑笑,目光落在侯庸的手上,「這何物?給老夫的程儀?」
「學生知道老恩師愛吃燒鴨,所以買了幾隻給您帶着路上用!」侯庸雙手奉上,「老字號福滿樓大師傅親手烤制!」
凌漢笑着接過,放在鼻尖聞聞,感受着油紙包上尚溫熱的溫度,再看着侯庸身上半舊的衣服,「有心了!」並且打趣笑道,「這半個月的俸祿可沒啦!」
這幾隻鴨可謂價格不菲,侯庸身為侍郎品級是正三品,但他是做過一聲布政司使又是皇帝欣賞的臣子,所以特賜從二品的俸祿。
如今他只是暫管吏部,那俸祿依舊是照着從二品的比例而來。
大明朝的官兒,俸祿低得可憐。以前是年俸,最後大夥實在活不下去了,太上皇才改成了月俸。
侯庸這從二品的官兒,每月的俸祿也只有四十八石。而且發到手裡的還不都是米,而是各色雜糧爛布等。
在大明朝想當清官,可不是簡單的事兒,無他太窮耳!
侯庸拱手笑道,「幾隻鴨子,學生還是請得起的!」
「那老夫就卻之不恭了!」凌漢也拱手回禮。
~~
凌漢站在原地,身旁人來人往,侯庸的人影已經走遠。
不知為何凌漢心中忽然有些寂寥之感,他說是不想讓人送,其實真的不想嗎?
一輩子提拔了那麼多學生晚輩,今日就這麼一個侯庸前來相送?
他搖搖頭,笑道,「哎,窮人家的孩子更記人情啊!」
隨後,笑着返回騾車之中,打開油紙包直接撕扯一條鴨腿下來,放在嘴裏大嚼,然後目光再次看向車窗外。
「漂泊半生終歸家,白首幸不負韶華,坐看遠山雲盡處,卻是斜陽落晚霞!哈哈,可惜沒酒啊!」
忽然,騾車一頓。
凌漢詫異的望出去,只見城門外官道上,數道熟悉的身影迎風而立。
張紞,暴昭,任亨泰,楊靖,嚴震直等他的故交學生等站成一排。
「學生(下官)等,恭送老大人衣錦還鄉!」
霎那間,凌漢熱淚盈眶。
與此同時,官道接官亭中,一位紅衣太監笑着從裏面出來。
凌漢認得他,乾清宮總管太監之一,朴無用。
「雜家奉旨來送老學士!」朴無用團團臉和氣的笑着,「萬歲爺口諭,祝您一路順風!」
「臣,謝皇上隆恩!」凌漢回首,對着紫禁城的方向鞠躬。
「皇上聽說老大人輕車簡從心中不忍,特讓雜家來,給您送了雙馬的挽車!」朴無用擺手,幾個侍衛牽着一輛雙馬的寬大馬車過來。
「臣謝」忽然,凌漢心中生出幾分惱火。
暗中想道,「皇上怎麼知道我這個時候走?他怎麼知道我輕車簡從?莫非我家裡的錦衣衛還沒撤?他娘」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