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栗寶蘇深意的小說叫什麼名字
栗寶蘇深意的小說叫什麼名字

栗寶蘇深意的小說叫什麼名字栗寶蘇深意

標籤: 古逸風 栗寶蘇深意的小說叫什麼名字 逸風 都市
《栗寶蘇深意的小說叫什麼名字》是作者「栗寶蘇深意」的代表作,書中內容圍繞主角逸風古逸風展開,其中精彩內容是:了一聲:「爸,是陌生號碼,我……」蘇老爺子把茶杯一擱,冷聲道:「接,給我開免提!」老四老三同情的看了蘇意深一眼。蘇意深只好接了電話,打開擴音。一個小小的聲音就這樣猝不及防的闖入他們耳朵里:「喂……是小舅舅嗎?」「我是粟寶……我的麻麻是蘇錦玉……你是我小舅舅蘇意深嗎?」小女孩的聲音微弱而又帶着難以言說...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8 03:5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車尾後面盤膝蹲着的季常無語,本來他不想跟過來的,順便就過來了一趟。
沒想到蘇何聞這個小沒良心的,竟然趁他不在,教壞他的小徒弟。
季常拍了拍不存在的雪花,飄到窗戶外邊。
粟寶看到師父父,雙眼一亮,立刻說道「師父父,我想……」
季常當即說道「不,你不想。」
粟寶「?」
她只是想說讓師父父上去看看,大舅媽怎麼那麼久沒下山呀!
「好叭……」粟寶帶着軟乎乎手套的手撐在下巴底下,眼巴巴的看着車窗外。
季常欲言又止,最終說道「有。」
粟寶『啊?』了一聲「什麼?」
季常自認栽,唉,在這個小徒弟面前,他完全沒辦法遵守原則啊。
「有第三個選擇。」他說道。
粟寶雙眼一亮「是什麼?」
季常道「流放。」
粟寶「???」
神馬登西!
季常道「讓她走遍這世間,不要停下,魂一直在路上。」
「幫能幫助的人,積能積得下的德,直到可以被赦免……」
粟寶「……」
這跟送大舅媽離開有什麼不一樣嗎?
粟寶看着車窗外面的雪花,不再說話了,剛剛眸子里陡然一亮的光芒也熄滅了下去。
季常欲言又止,正要說話,就見姚欞月從荒山上下來了。
粟寶立刻朝她揮手,搖下車窗喊道「大舅媽,這裡!」
姚欞月也快步朝這邊走來。
結果咚的一聲滑了一跤,真的從荒山小路上滾了下來。
「呃……」粟寶和蘇何問連忙要開門下去。
蘇一塵壓住粟寶,說道「別下去,外面冷。大舅舅下去就好。」
他打開車門,雪花撲面而來,在他黑色的羊絨外套上落下了星星點點的點綴。
蘇一塵踩着厚厚的雪走到姚欞月面前,畢竟動作還不算得靈敏,她還在雪堆里撲騰。
「起來吧。」他伸手過去。
姚欞月一愣,臉上、頭髮上都是雪花,臉色也是同款慘白。
她身上穿着一件焦糖色的大衣,由於感覺不到冷,所以雪鑽進了她脖子里她也沒有一絲反應。
姚欞月盯着蘇一塵的手,許久,才像是明白過來了,伸手過去。
蘇一塵握住她的手,將她拉了起來。
看她滿頭白雪,順便幫她拍了拍,只覺得梆硬……
「走吧。」他默默說道「回家了。」
姚欞月站着不動,蘇一塵回頭奇怪看她「怎麼?」
姚欞月唇角蠕動,費了很大勁,才迸出一個字「洗……」
蘇一塵不明所以,洗什麼?
他看向她頭髮,又看向她褲腿邊的污濘,說道「回去再洗。」
姚欞月沉默。
蘇一塵往前走,她遲疑了一下才默默跟在後面,一前一後上了車。
車子開走,荒山附近又陷入了黑暗中,好像周圍的燈光都無法照進來,讓這裡顯得更陰森死寂。
不知道過了多久,荒山上突然傳來吧嗒一聲,樹枝上的雪落在地上。
一個穿着一身黑衣的女人走下來,注意看的話可以看到她腳不沾地。
她狼狽的從荒山上逃離,飛出去好遠才驚魂未定的停下。
「這都能碰到!」女人嘀咕「嚇死我了,還好我跑得快。」
這個女人不是誰,正是逃了一百萬字的愛哭鬼。
以前要附身涵涵的,結果還沒上去呢就被粟寶轟了一個精神小『火』,嚇得她趕緊跑了。
剛剛她就在路邊閑逛,看看這麼冷的天,有沒有人半夜走夜路之類的。
結果就看到了蘇一塵的車!
一開門,就見粟寶蹦了下來!
我去,這還能往別的地方跑?
愛哭鬼下意識就往荒山上跑,結果不跑還好,這荒山簡直要吃鬼,上面的陰氣成漩渦狀,一直要把她往地底下吸!
愛哭鬼哭了,這才發現這荒山鬼不能來,可前有狼後有虎,粟寶在前面她也不敢下去啊!
於是她想從荒山另一邊走。
結果越是在荒山裡移動,就越被吸得厲害,渾身的煞氣都快沒了!
她只能咬牙堅持着,沒等來姚欞月下山,就看到那個穿着白袍的判官。
愛哭鬼以為這次自己死定了,萬萬沒想到,他們竟然走了。
她這才趕緊下來。
粟寶和季常也沒想到,自己找了那麼久的愛哭鬼竟然會藏在荒山上,實在是荒山特殊,一般鬼接近就被陰脈吸收,所以他們才沒多想。
愛哭鬼朝粟寶他們離開的反方向飄,越飄感覺自己變得越透明。
這個荒山真的太可怕了!
原本她還能再撐一段時間,可現在,不得不趕緊找個宿主了!
愛哭鬼飄進離荒山比較近的居民樓,樓里都有暖氣,她也不敢冒險進去。
畢竟她現在可太透明了。
只能等等路上有沒有走夜路的……
正想着,就見一個女人踩着高跟鞋走過來,女人穿着一身正裝,外面套着厚厚的羽絨服,看起來很年輕,大概才二十歲出頭的樣子。
她抱着手臂在吸鼻子,眼眶紅紅的。
愛哭鬼雙眼一亮,旋即眼底浮現起巨大的驚喜!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愛哭鬼撲了上去。
女人悶悶不樂的踩着雪,聽雪花發出咔咔咔的聲音,眼眶紅紅的,泫然欲泣。
「為什麼什麼都讓我做。」她咽哽着「難道實習生就沒人權嗎?」
要不是哭了怕眼淚被凍住,傷了臉,她早就一路哭回來了。
這時候一陣陰風吹過,不知道怎麼的,她突然感覺周圍很靜。
這條路她走了很多次了,第一次有一種很陌生的感覺,綠化帶被雪蓋住的灌木忽然啪的一聲,女孩嚇了一跳。
她下意識看去,只覺得似乎有什麼東西飄過去了。
女孩頓時就感覺頭皮發麻,腦海里莫名想起一句話夜路走多了會見鬼。
她嚇得大叫了一聲媽呀,趕緊跑回家,結果刷臉進樓的時候,竟然識別不出來!
女孩看着視頻里的自己,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很詭異,害怕得後退了一步。
「嚶嚶嚶……」她頓時就哭了出來「開門啊,開門!」
她都是人臉識別,沒帶鑰匙!
自己一個人住,又找不到別的人給她開門……
她看不到的是,身後另一單元的玻璃門反射出她的身影,只見她頭上赫然騎着一個黑衣女人……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