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林初瓷戰夜擎小說名字
林初瓷戰夜擎小說名字

林初瓷戰夜擎小說名字猛妻來襲擎少請接招

標籤: 林初瓷 林初瓷戰夜擎小說名字 林韻兒 都市
熱門小說《林初瓷戰夜擎小說名字》近期在網絡上掀起一陣追捧熱潮,很多網友沉浸在主人公林初瓷林韻兒演繹的精彩劇情中,作者是享譽全網的大神「猛妻來襲擎少請接招」,喜歡都市文的網友閉眼入:他是整個帝國最陰鬱暴戾的男人,不近女色,卻因一場意外與她聯姻。白天暴躁冷冰冰,夜晚卻把她抱在懷裡,逼進角落,霸道不失溫柔的求愛,一遍遍吻着她的唇,想要把她揉進骨髓里。「瓷瓷,說你愛我。」「這輩子只做我的女人可好?」曾經目空一切的男人,從此後眼裡心裏滿世界裏只有她一人。...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19:0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普魯斯根本不等主人答應,便率先坐進戰夜擎的車裡,伸出頭來喊,「你們別愣着了,快點上車啊!」
戰夜擎「……」
藍初瓷「……」
就連凱森都捂住自己的眼睛表示沒法看,他家二哥也太丟人了,居然還反客為主了都。
「我說邀請他了嗎?」
戰夜擎看向藍初瓷,藍初瓷忍不住笑起來,「走吧,帶他看看他不就死心了?」
「萬一他賴着不肯走了呢?」
「怎麼會啊?」
夫妻倆正要準備上車,樊燁從一旁小跑過來,「閨女閨女……」
戰夜擎一聽樊燁的聲音,就知道準是沒什麼好事情。
「怎麼了老爹?」
「今天回去能嘗到你的手藝嗎?老爹嘴饞了,就想吃你做的菜,好不好?露一手唄!」樊燁笑眯眯的問。
「……」
戰夜擎無語望天,他就知道老頭子又想去他家裡蹭飯,而且還想吃他老婆做的飯。
他自己都捨不得讓老婆下廚,這個糟老頭子天天還想來蹭飯,煩死了。
「好好好,老爹你也趕緊上車,回去再說。」
藍初瓷好脾氣答應下來,樊燁如願以償,美滋滋的跑回車裡。
車隊分別將賓客們送回去,戰家人回到戰家,凱森和普魯斯,以及樊燁也都跟着一塊過來。
現在戰家長輩已經知道凱森和戰思媛交往的事情,他們都覺得吃驚,一個家庭娶到一位公主就已經很了不起,難道女兒也能嫁入王室?
這是他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不過戰家還是熱情的歡迎了凱森他們。
「哇,這裡就是你們家啊!」
到了戰家以後,普魯斯大開眼界的樣子,打量戰家的環境。
「自然是比不上你們的王宮好,你也不必吐槽。」
戰夜擎幽幽補了一句,普魯斯沒有吐槽,只是感嘆華國建築的精妙。
「我覺得你們家很好啊,我以前只在圖片上看過華國建築和園林的介紹,現在親眼目睹,只覺得太厲害了。華國的建築設計,真的很牛!」
普魯斯由衷的稱讚,對華國的一切事物都感到新奇。
他覺得這一次華國之行,收穫太大了!
認識普魯斯這麼久,只有今天這貨說的這句話比較中聽,但不過,普魯斯接下來的一句話差點讓戰夜擎原地暴走。
「我打算在華國多待一陣子,好好看看華國的生活,能住在你們家吧?」
「我家又不是酒店。」
戰夜擎沒有答應他的要求,他知道普魯斯蹭住,不就是為了能天天看到他老婆么?
才不給他這個機會!
凱森踢他二哥一腳,「你跟我一起住酒店就行了,怎麼能隨便住人家家裡?」
「不行么?那就算了吧!但可以在你們家吃飯吧?聽說公主廚藝了得,我也想嘗嘗。」
普魯斯齜牙一笑,他覺得只要臉皮足夠厚,他們也拿他沒轍。
「……」戰夜擎不想說話,他只想靜靜。
客人登門,他們陪着普魯斯在戰家轉轉,參觀一番。
普魯斯還去看望了戰老夫人和容煊老爺子他們,雖然說話需要靠翻譯來傳,但大家對他都表達了友好之情,讓他體驗到華國人的熱情好客,也改變了他從前對華國人狹隘的認知。
上午十點過後,藍初瓷在曇香居親自下廚,做一桌豐盛的華國地道本幫菜來招待客人。
戰夜擎把普魯斯他們交給戰奕辰和戰思媛去陪同,他抽空跑來廚房看老婆做飯,順便打打下手。
看着藍初瓷蔥白的手泡在手裡,忙個不停,他心疼道,「都是公主了,還自己下廚,傳出去,別人還以為我虐待老婆。」
「怎麼會?」藍初瓷轉頭笑了笑,「能為自己的家人和喜歡的人洗手做湯羹,其實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我只怕我自己太忙,忙到沒時間做給你們吃。」
戰夜擎從後面摟住妻子的腰,下巴擱在她的脖頸間,貪婪的汲取她身上的熟悉香味。
「我有一個特別好的老婆,每次我一想起來就會覺得特別幸福。」
這是他內心的真實感受,語罷,扭過藍初瓷的臉,忍不住要去吻她。
「喂,我在做飯呢!」
藍初瓷提醒他不要來打擾她。
「先把我餵飽再說,我要老婆給我開小灶。」
男人不依不饒,熱烈的吻住了藍初瓷……
*
午餐上桌。
客人們都被請過來,戰奕辰和戰思媛兄妹二人也過來作陪。
大家看着桌面上豐盛的菜肴,聞着香味,都忍不住流口水。
「哇,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我都想嘗嘗。筷子怎麼拿的來着?」
普魯斯已經拿起筷子,在彆扭的練習中。
樊燁激動的搓搓手,「哈哈,今天我老頭子有口福了。」
戰夜擎投來一記吃完趕緊滾的眼神,不過樊燁也沒有理會,心裏只惦記着這些好吃的。
藍初瓷讓人幫眾人倒上紅酒,端起酒杯說,「都是一些家常菜,比不過飯店比不過王宮大廚,還請大家多多見諒。」
「哪裡哪裡,我閨女的手藝絕對是頂級的,不是我吹。」樊燁樂滋滋的誇讚。
凱森純粹是好奇,詢問道,「樊老先生叫初瓷閨女?是女兒的意思嗎?」
「是啊!初瓷是我認的閨女。」樊燁解釋。
「您自己沒孩子嗎?」凱森又問。
「呃……我有一個兒子。」
「怎麼沒看見您兒子呢?」
戰思媛在桌下踢踢凱森的腳,示意他別問了,凱森一臉懵逼,他說錯什麼了?
忽然問起這個問題,樊燁臉上的笑斂了斂,輕輕嘆口氣,「唉,我的兒子不知道現在在什麼地方呢?要是他能回來看看我,倒也好。」
可能人上了年紀吧,特別希望身邊有子女的陪伴。
尤其是逢年過節,樊燁一個人就會感覺到格外的孤單,想念兒子和前妻,內心無限的凄涼。
「好了好了,先吃飯吧,趁熱吃。」
藍初瓷轉移大家注意力,眾人開動起來,傷感的氛圍又被熱鬧取代。
樊燁吃起好吃的飯菜,什麼煩惱都能忘記,普魯斯也嘗到藍初瓷的手藝,吃個不停。
午餐之後,戰奕辰他們陪着兩位王子到京城各地轉轉,樊燁臨走時,藍初瓷幫他打包一份飯菜帶着回去晚上吃。
「好好好,還是閨女好啊!」
老爺子笑眯眯的離開了,看着樊燁的背影,藍初瓷嘆口氣,轉頭問戰夜擎,「你不是說查到他前妻的下落了嗎?現在人在哪呢?」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