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魔法師拉斐爾傳
魔法師拉斐爾傳

魔法師拉斐爾傳殘硯

標籤: 亞爾維斯 拉斐爾 靈異 魔法師拉斐爾傳
精品靈異小說《魔法師拉斐爾傳》,趕快加入收藏夾吧!主角是拉斐爾亞爾維斯,是作者大神「殘硯」出品的,簡介如下:車門一關上,眼淚嘩地流下來,新傷加舊痛,疼得她只想蜷着。司機搬起行李箱放進後備箱里,上車,發動車子。看着車子疾馳離去,顧北弦唇角的笑直直地僵在那裡,眼睛裏的光一點點暗下去。回到蘇家...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4 09:0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和顧凜車子追尾的,是一輛改裝過的黑色越野車。
開車的人,高,瘦,眉眼冷硬,眼神不羈,透着三分野性,唇角噙着一抹冷笑。
正是秦野。
越野車撞着顧凜的車尾,往前又開出去一段距離。
直到顧凜的車撞到路邊欄杆,往前開不動了,才停下。
秦野伸展了下手臂。
右手臂一陣尖銳的刺痛,疼得他微微皺眉。
他用左手推開車門,跳下車。
動作幅度一大,肋骨處傳來鈍鈍的痛。
顧凜的保鏢們開着車追上來。
見狀紛紛下車,看到顧凜的情形,個個都是大驚失色。
其中一個保鏢急忙打電話,叫救護車。
另一個保鏢衝到秦野面前,喝道「你這人怎麼開車的?」
秦野用左手按着肋骨處,做痛苦狀,「車子剎車失靈,是意外。我願意賠錢私了,你們開個價吧。」
保鏢怒道「私了個屁!報警!我們少爺不缺錢!」
秦野一聽,手鬆開肋部,神情冷漠,「給顧傲霆打電話,就說秦野車子剎車失靈,撞了顧凜的車,問他要不要報警。」
保鏢在顧凜手下做事,自然知道顧傲霆。
敢直呼他名字的不多,不由得多打量了秦野幾眼。
很快,保鏢認出秦野,正是上次把顧凜從游輪上甩進海里的那個。
保鏢拿起手機撥了顧傲霆的工作號。
手機接通後。
保鏢陪着小心說「顧董,一個叫秦野的,撞了大少爺的車,我們要報警,他不讓報,讓我們給您打電話。」
顧傲霆聽完眉頭一皺,忙問「阿凜傷得重不重?」
保鏢透過擋風玻璃,看向趴在方向盤上的顧凜,「大少爺昏迷了,臉上有血,其他的暫時看不出來。」
顧傲霆神色凝重,「打120了嗎?」
「打了。」
顧傲霆道「等救護車來,儘快把阿凜送去醫院。不要報警,對公司影響不好,告訴我醫院名字,我現在趕去醫院等你們。」
「派救護車來的是市人民醫院濱江分院。」
顧傲霆應一聲,「把手機交給秦野。」
「好的,顧董。」
保鏢把手機遞給秦野。
秦野接過來,「喂」了一聲。
顧傲霆眉心擰成一個疙瘩,「你傷到沒有?」
「輕傷。」
顧傲霆眉頭一跳,「傷到哪了?」
「不用你管,死不了。」
顧傲霆苦着一張臉,「這種事以後不要做了,好嗎?祖宗。」
秦野鼻子哼出一聲冷笑,「是車子剎車失靈,造成的意外。不信,你就讓4店的人來查,或者報警,讓警方查。」
顧傲霆突然提高音量,「別報警!我送你的是新車,那麼貴的車,剎車怎麼會失靈?」
「新車沒開,開的是我那輛二手越野。」
「為什麼不開新車?」
秦野面無表情,「窮日子過慣了,新車捨不得開。」
一聽這話,顧傲霆心裏酸溜溜的,愧疚得厲害,「你大膽地開,開舊了,我再給你買新的。」
「不必,這事不要讓我媽知道。」
「我哪敢?」
秦野掛斷電話。
二十分鐘後,救護車來了。
醫護人員用擔架,把顧凜抬上車,進行簡單急救。
保鏢跟着上車。
秦野上了另外一輛救護車。
來到人民醫院濱江分院,秦野刷卡交了醫藥費。
沒多久,顧傲霆匆匆趕了過來。
和他一起來的,還有顧北弦。
顧傲霆上下打量一眼秦野,見他沒有明顯外傷,暗暗鬆了口氣,「你檢查過了嗎?」
秦野不以為意,「輕傷,沒必要。」
「還是查一下吧。」
秦野不理他,問顧北弦「你來做什麼?」
顧北弦下頷微抬,指着顧傲霆,「老顧給我打電話,讓我好好勸你,我們借個地方說話。」
「好。」
兩人出了走廊。
去室外,找了個僻靜處。
顧北弦打量他,「身上的傷真不礙事?」
「沒事,越野底盤高,我系了安全帶。」
顧北弦不信,「都追尾了,車速那麼快,你會沒事?車禍不是小事,還是慎重一些的好,好好查查,別留下後遺症。」
秦野不當回事,「我小時候在少林寺學過幾年拳腳,身體抗打得很。之前跟着我養父四處盜墓,走南闖北,什麼樣的車禍沒見識過?」
顧北弦心裏一疼。
他抬起手,拍拍他的肩膀,「鐵哥,很猛。」
秦野警惕地往後退了一步,「別抱我,我對男人過敏。」
本來顧北弦挺擔心他的。
被他這樣一搞,擔心消失了一半。
顧北弦手握成拳,遞到唇邊輕咳一聲,沉聲說;「這種事,最好不要親自動手,會落人把柄。以後做事謹慎一些,有勇是好事,但是也要有謀。」
秦野回頭,環視一圈,見四下無人。
他面色沉下來,微咬牙根,「我就是要撞他!我就是要明目張胆地警告顧凜,不要打我媽的主意!敢動我媽,敢動我家人,下次我直接撞死他!舍了我這條命,也要撞死他!他那種陰人,欺軟怕硬,最怕別人跟他們拚命。」
顧北弦蹙眉,「打咱媽的主意?」
秦野嗯一聲,「我去找咱媽,看到他的車躲在遠處的岔道里,拿個望遠鏡偷看咱媽。敢叫人拿亂刀砍我,派人去緬甸暗殺我,指不定要怎麼傷害咱媽。」
顧北弦眼神驟然一冷。
他從西褲兜里拿出手機,撥給顧傲霆,「你的好大兒,要害秦女士,你看着處理吧。」
顧傲霆一驚,「真的?」
顧北弦輕嗤一聲,「非得等顧凜對我媽下手了,你才相信?『防患於未然』五個字,就是專門為你這種人造的。」
顧傲霆噎住,「知道了,我會注意。」
掛斷電話。
顧北弦看向秦野,「以後再動手,一定要給我打個電話,商量一下再出手,好嗎?親哥。」
秦野深吸一口氣,「你別摻合,我一人做事一人當。」
「我們是親兄弟,請你把我放在眼裡好嗎?」
秦野嫌他話多,「不早了,你快回去吧,別讓蘇嫿等急了。」
顧北弦抬腕看了看錶,「那我回去了,有事給我打電話。」
「嗯。」
顧北弦轉身朝出口走去。
「等等!」
顧北弦回眸,「還有事?」
秦野把車鑰匙遞給他,「去我車裡拿蛋糕,給咱媽吃。車子停在濱江大道上,位置等會兒發你手機上。」
「秦女士是個富家千金,從小在蜜罐里長大的,什麼樣的蛋糕她沒吃過?」
「鹿寧做的,榴槤蛋糕。」
顧北弦一頓,「是愛心蛋糕啊,那我派人去取。」
他接過車鑰匙。
秦野叮囑道「別告訴她今晚的事。」
「放心,我不傻。」
秦野揮手,「走吧。」
「好。」
趁秦野不備,顧北弦伸出手臂抱住他,拍拍他後背,喉嚨發澀,「親哥,以後別這麼衝動了。你要是再出事,讓秦女士怎麼活?這三十年她有多痛苦,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秦野身體微僵,聲音啞了,「知道了。」
出來。
顧北弦把車鑰匙交給助理,讓去濱江大道上取蛋糕。
蛋糕取來,他開車來到秦姝的公寓。
進門。
顧北弦把蛋糕往桌上一放,「我哥讓交給你的,吃吧,吃完我走。」
秦姝問「你哥呢,為什麼不親自給我送?」
顧北弦面不改色,走到沙發上坐下,長腿交疊,「我哥要談戀愛,很忙。」
「這孩子。」秦姝莞爾,拆開蛋糕外包裝。
因為車禍,蛋糕已經變形,看不出原來的造型了,奶油糊到包裝盒上。
秦姝偏頭看向顧北弦,「這是怎麼回事?」
顧北弦不動聲色,「來的時候,我開車太快,蛋糕放在後備箱里,不穩。」
秦姝白了他一眼,「年紀一大把了,還冒冒失失的。」
年僅二十八歲的顧北弦,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心裏卻暗暗鬆了口氣,算是糊弄過去了。
秦姝拿起刀切了一塊,用小勺挖着吃了兩口,「太甜了。」
「鹿寧做的,吃吧。」
「原來是我兒媳婦做的,那我多吃點。」
秦姝又吃了幾口,品了品,「明明蛋糕是甜的,可我吃着卻有點心酸是怎麼回事?」
她抬手揉揉眼皮,「眼皮也老是跳,是不是你哥出事了?」
顧北弦硬着頭皮說「沒。」
秦姝心生警惕,「打電話讓你哥過來,不過來就是他出事了。」
顧北弦只好給顧傲霆打電話,「讓我哥來我媽公寓,省得她疑神疑鬼。」
「好,我派人送他過去。」
半個小時後,秦野來了。
秦姝上下打量着他,見他外表沒事,暗暗鬆了一口氣,可心裏還是七上八下的。
她抓起他的手臂,秦野眉心微微皺了一下。
秦姝捕捉到了這細小的情緒。
她抓着他的手腕,往上擼袖子。
秦野往後躲。
「別動!」秦姝把他的袖子擼上去,見他手臂一片青紫,又急急忙忙去撩另一隻袖子,那條手臂沒有異常。
放下袖子,秦姝把他衣襟撩起來,看到肋骨處的皮膚,也是一片淤青。
秦姝眼圈紅了,嗓門提高,聲音發顫,「怎麼了?啊?你這一身的傷哪來的?」
秦野輕描淡寫,「沒事。」
秦姝看向顧北弦,厲聲道「你來說,再瞞着,你就不是我兒子!」
顧北弦見瞞不下去了,只好說「出了點車禍。」
秦姝看向秦野,「為什麼會出車禍?」
秦野別開視線,「蛋糕好吃嗎?」
秦姝盯着他,「為什麼出車禍?」
秦野坐下,拿起秦姝用過的勺子,挖起一塊放進自己嘴裏,「鹿寧好不容易做的,雖然走型了,但是不影響口感。」
六寸的蛋糕,他默默地吃掉了大半個。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艷了世界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