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墨曄雲綰寧的小說
墨曄雲綰寧的小說

墨曄雲綰寧的小說神醫毒妃腹黑寶寶

標籤: 雲綰寧 墨曄 墨曄雲綰寧的小說 都市
很多朋友很喜歡《墨曄雲綰寧的小說》這部都市風格作品,它其實是「神醫毒妃腹黑寶寶」所創作的,內容真實不注水,情感真摯不虛偽,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墨曄雲綰寧的小說》內容概括:叔叔,你丰神俊朗氣質不凡一看便是個大好人,快把我救出來吧!」方才還一副「本寶寶最厲害」的樣子,眨眼間就低頭求他了。這肉圓子變化之快,若非是親眼所見,墨曄還真難以相信。「好心的叔叔?」他挑眉,「你是哪家的娃娃?敢叫本王叔叔?」「不叫你叔叔,難道叫你哥哥嗎?我今年三歲了,你瞧着也有二十多了吧?我叫你哥哥...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20:4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陳立輝這會子正在氣頭上。
聽下人這般驚慌回話,當即氣得破口大罵,「什麼不好了?老子還沒死呢!咋咋呼呼什麼!」
雲綰寧已經走到門外了。
聽到這一句「老子還沒死呢」,唇邊勾起一抹嘲諷的笑意。
「老爺!明,明王妃來了!」
下人也是第一次見到陳立輝這般大發雷霆。
更是第一次,見到平日里溫潤的老爺子大爆粗口!
愣了一下後,下人小心翼翼地回話說,「已經到了門外了!」
陳立輝臉色一變,「你說什麼?!」
他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呢!
畢竟,他們陳家與明王府素無往來,平日里更是沒有走動,明王與明王妃更是從未登門。今日,明王妃竟是來了陳家?!
結合今日雲汀汀早產一事,陳立輝心下頓時有了猜測。
明王妃這會子「殺」來陳家……
還能有好事?!
他猛地轉頭看向陳雋和陳香茹。
陳雋已經面色嚴肅的起身了,而陳香茹還穩坐泰山。
「都是你做的好事!」
陳立輝伸手指着陳香茹,咬牙切齒地擠出了幾個字。
陳香茹輕輕挑眉,面上不見懼怕。
雖說對於雲綰寧這個名字,她已經有了心理陰影。但是事已至此,她相信陳立輝不會袖手旁觀,任由雲綰寧把她怎麼樣!
就算是雲綰寧要打死她,陳立輝也一定會想盡法子保她!
「爹,這怎麼能怪我呢?這一切不都是您讓女兒去做的么?」
陳香茹輕輕挑眉。
「你……」
陳立輝覺得自己要被這個孽障給氣死了!
不等他繼續說話,便見雲綰寧的身影已經出現在門外。
他倒是有心想質問這些個飯桶下人,為何明王妃都已經出現在門口了,才來給他回話……
但是他心裏也明白,倘若下人有心阻攔,也攔不住雲綰寧啊!
她可是明王妃!
她若要進門,誰敢攔?!
於是,陳立輝惡狠狠地瞪了下人一眼後,這才趕緊擠出一絲笑容迎了上去,「不知是什麼風,竟是把明王妃您給吹來了?」
一旁的下人一臉委屈。
分明是自家小姐把老爺氣到了,老爺這會子不敢與小姐硬碰硬,怎的拿他撒氣呢?!
陳香茹是個什麼性子,陳家的下人還能不清楚?
陳立輝臉上笑容勉強,卻不忘拍馬屁。
雲綰寧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直接進了正廳。
「自然是周王府的風,把本王妃給吹來了。」
她徑直走向了陳香茹所在的位置。
原本她的身份擺在這裡,就算她直接坐了高座,陳立輝也不敢放半個屁。但是今兒個,雲綰寧不是來坐他們陳家的高位!
她!不!屑!
見雲綰寧在她面前站定,陳香茹心下一緊,卻還故作鎮定。
她只以為,雲綰寧是故意走到她身邊打量她。
因此,她仰着頭看着雲綰寧,故作不解地問道,「明王妃怎麼了?」
就連陳立輝和陳雋父子二人都起身在一旁站着,她卻還穩坐泰山……
可見這朵香菇,如今這心理素質愈發的強大了啊!
這臉皮,也愈發的厚實了!
雲綰寧背着手沒有回話,眼中的冰冷猶如濃霧籠罩。
陳立輝見陳香茹居然還坐着不起,不知向雲綰寧請安……他嚇得老臉一白,還沒來得及開口,便見陳雋一把將陳香茹給拽了起來!
一直未曾開口的陳雋,這會子才冷聲說道,「不懂規矩!」
「見了明王妃還敢坐着?如此不知禮數,可是想壞了我們陳家的名聲?!」
陳香茹皺了皺眉。
若只是陳雋這般訓斥幾句,她還能厚着臉皮繼續裝傻充愣,不向她最討厭、也最害怕的女人低頭。
就算是撐着,她也要撐到底!
奈何,雲綰寧周身散發的氣勢太過強大!
她就這般站在她的面前,也能感受到十足的壓迫力。
她原本站直的身子,也不由自主彎曲了些。像是有一隻看不見的手,正用力摁着她的頭,逼迫她向雲綰寧屈服!
額頭上的汗水,也逐漸顯形。
陳香茹咬着牙關,不甘心卻又不得不低聲向雲綰寧請安,「給明王妃請安!」
雲綰寧仍是沒有回話,那一雙冰冷的眼眸緊緊盯着陳香茹。
直到她滿頭大汗,主動後退了好幾步後,雲綰寧才慢條斯理的在她的位置上坐下。
陳立輝與陳雋對視一眼,明白今兒雲綰寧是衝著陳香茹而來了……
她都在陳香茹的位置上坐下了,陳立輝又豈敢坐在她上頭?
如此一來,陳立輝與陳雋便依次後退,在她下方位置上落座。
而陳香茹已經沒有位置,只能攥着手咬着牙不甘心地站在陳雋身邊。
「若明王妃是有事要交代,只管派人來傳句話就是,何苦讓您親自走這一遭呢?」
陳立輝為了掩飾內心的心虛,沖雲綰寧討好地笑了笑,「這冰天雪地的,倘若明王妃有個什麼好歹,我們陳家還真不好向明王交代!」
「畢竟這京中上下,誰不知明王最珍愛的人就是明王妃您呢?」
陳立輝本是故意討好,才會說出這番噁心唧唧的話。
可落在雲綰寧耳中……
「陳老爺這是在故意詛咒本王妃么?」
雲綰寧這才抬眼掃了他一眼。
陳立輝眼神一僵,連忙擺手,「明王妃,我,我豈敢詛咒您呢?!」
他忙又站起身來。
見狀,陳雋也即刻站了起來,「明王妃恕罪,家父並無此意!」
「那是什麼意思?」
雲綰寧不依不饒,「方才陳老爺子不是說了,這冰天雪地的,倘若本王妃有個什麼好歹……你們不能向我家王爺交代。」
「這不是詛咒本王妃滑倒是什麼?又或者,是故意想讓本王妃滑倒?」
她冷笑一聲,「畢竟這種見不得人的卑鄙手段,不是你們陳家的一貫作風?」
陳立輝臉色一白,頓時明白她這句話的意思了——
去年墨煒與雲汀汀大婚當日,陳香茹可不是用了這般卑鄙下作的手段,害得墨煒險些摔斷雙腿?!
陳立輝心虛理虧,也不敢再隨意接話。
這位明王妃的嘴……
他可不是第一次見識了!
「從前倒是沒有發現,陳老爺子也慣會討好取巧。本王妃還記得,從前的陳老爺子不是個老實憨厚、笨嘴拙舌之人?」
這話,原也是陳立輝自個兒說出來的。
陳香茹故意介入墨翰羽與周鶯鶯之間,陳立輝出面致歉時,便說過他是一位老實憨厚、笨嘴拙舌之人。
「原來,笨嘴拙舌是這般用的呢。」
雲綰寧收起笑意,也沒有繼續給陳立輝難堪。
她就算貴為明王妃,但到底是一介婦人。
不論陳立輝暗中勾結墨煒想做什麼……
他都該墨煒和墨曄來處置,而非她這位明王妃!
而她今日,要處置的人也並非陳立輝!
爺們兒間的事她管不着。
女人家的事么,就該女人出面來解決!
雲綰寧抬眼看向陳香茹,眼神更加冰冷了。不給陳立輝說話的機會,只聽雲綰寧冷喝一聲,「來人!把陳香茹拖下去,杖責三十!」
她今日,只是「單純」的來為雲汀汀母女二人「出口惡氣」!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