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偏執前夫的白月光是她
偏執前夫的白月光是她

偏執前夫的白月光是她沈亦崢林渲染

標籤:
《偏執前夫的白月光是她》是難得一見的高質量好文,傅明月白少華是作者「沈亦崢林渲染」筆下的關鍵人物,精彩橋段值得一看:他們不僅不感謝,還以為你佔了便宜,處處針對你,我早就看不過去了!」林渲染抿抿唇,沒吭聲。秦喻看出她心裏難受,一把將她抱住,「想哭就哭出來吧。」林渲染在懷裡呆了小片刻,低頭蹭掉眼裡的濕意,笑了起來,「今天是好日子,我想去遊樂場慶祝。」半個小時後...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8 18:2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林渲染定睛看過去。
但見攔着自己的女人長得纖纖瘦瘦,一張小臉巴掌大,五官精緻,倒是臉色過於蒼白,顯着明顯的病態。
她認得,這女孩是上次出現在唐老爺子宴會現場的那個。
當時她攔了她和唐文明,要和唐文明說話。
她猜得不錯的話,眼前這女人就是沈亦崢嘴裏唐文明一直喜歡,並且永不放棄的女孩。
「有事嗎?」她清清淡淡地問。
女孩子明顯局促。
這一局促,愈發顯得嬌嬌弱弱,楚楚可憐,一陣風就能吹倒。
「是這樣的。」她咬咬唇瓣,似十分難以啟齒,但還是道,「林小姐有沒有聽說沈少取消了跟文明合作的事?」
「嗯。」林渲染嗯一聲,不動聲色。
「沈少之所以會這樣,完全因為你們在爺爺生日宴上說是情侶,他其實是因為您……」
說到這裡,她捂唇咳了兩聲,臉上染起了不自然的紅暈,「我……跟蹤過您,知道您就是千面狐狸。」
「林小姐同時也是沈少的前妻,沈少因為不想您和文明牽扯到一起,才用這件事警告他。」
不得不承認,這女人知道得還挺多的。
沈亦崢對付唐文明是因為她嗎?
林渲染免不得想到沈亦崢之前那副霸道的表情。
「所以,其實是你約我去唐氏大廈的?目的就是讓我聽到唐文明和他父親的對話?」她問,表情一點點變冷。
「是、是我。」女孩大概因為太急,一句話說完又咳了起來。
孱弱得簡直讓人捉急。
不知道為什麼,林渲染怎麼看眼前這女孩子,怎麼覺得不舒服。
就是升不起好感來。
「我、我叫柳纖纖。」她主動介紹,「我沒本事,沒辦法幫文明,但還是希望林小姐您能幫幫忙忙,幫幫文明。他不能離開公司的,他那麼優秀,離開了太可惜。」
說完,柳纖纖眼眶泛起一陣紅來,越發楚楚可憐。
如果林渲染是個男的,估計都要去擁抱她,安慰她了。
「求求您了。」她說完,朝着林渲染深深鞠一躬。
而後轉身快步離開。
看着她晃晃蕩盪走遠的背影,林渲染的唇瓣抿得緊緊的。
到底,她還是去了創世。
「您好,有預約嗎?」
創世的前台小姐是張全新面孔,看到她,臉上掛着招牌式的微笑問。
林渲染笑笑,剛要說話。
有人走了過來,「林小姐。」
是許飛揚。
看到林渲染,許飛揚如臨大敵,不忘朝前台小姐瞪兩眼。
前台小姐一臉莫名,但還是意識到林渲染身份不俗,忙低了頭。
「林小姐是來找沈總的嗎?」許飛揚客氣地問,暗自抹着冷汗。
要不是他下來得及時,沈總的貴客就要被怠慢了。
「請。」也不等林渲染回應,他做了個請的動作,並迅速按下電梯。
林渲染也不矯情,抬步走進電梯。
幾十秒後,林渲染被許飛揚帶進了沈亦崢的辦公室。
「沈總,林小姐來了。」許飛揚看向辦公桌後的沈亦崢。
沈亦崢端坐在電腦後,臉上染着一如既往的嚴肅。這嚴肅不僅不影響他的外貌,反而更添了幾許高冷。
他手裡正握着話筒對那邊發佈着命令。
聽得許飛揚的話,冷眸抬起,在看到林渲染那一瞬間,溫度迅速升起,眸光都變得柔軟起來。
「會議推遲三小時。」唇角微啟,他對那邊的人命令。
哐當!
那頭,傳來話筒落地的聲音。
好一會兒才有戰戰兢兢的聲音響起「三、三小時嗎?」
研發部高管自打進入公司來,從來沒有碰到過沈亦崢推遲會議的情況。
更何況沈亦崢的時間向來用分計算,從不不浪費。三小時,簡直不敢想像。
沈亦崢沒有再多說,直接掛了電話。
他順勢立起,朝許飛揚遞了個眼神。
許飛揚明白過來,轉身退出去。
「倒兩杯咖啡進辦公室。」他大步走到秘書台,對秘書道。
「是。」打扮得專業又漂亮的秘書立刻大步走向總裁專用開水間。
室內。
沈亦崢目光柔柔地看向林渲染,「怎麼突然過來了?」
他的聲音也溫和得不像話。
以至於端着咖啡進來的秘書差點以為自己走錯了地方。
這是他們家的總裁嗎?
總裁每天都板着個臉,嚴肅得能滴出冰來。
即使帥破天際,秘書室也沒一個女孩子敢沾染這朵高冷之花。
她退一步,差點沒打翻杯子。
片刻才穩住心神走向林渲染。
看她站着,只能將杯子放在她背後的小桌上。
接着,從盤子里取出另一杯咖啡放在沈亦崢的桌上,「沈總,您的咖啡。」
「許飛揚呢?」聽到秘書的聲音,沈亦崢的臉就黑了,「他一個特助連咖啡都不會泡?」
「這……」
泡咖啡這種事不是向來都由她們來做的嗎?
秘書怔怔地看向沈亦崢,完全理不透自己做錯了什麼。
林渲染看沈亦崢黑着一張臉,把秘書嚇得快哭起來,只能退一步,拾起桌上的咖啡低頭喝一口,「我有事找你。」
沈亦崢這才收回目光,面對林渲染時,又柔軟得能掐出水來。
秘書一直看着沈亦崢,看到他這掐得出水來的目光,比之剛剛他凶自己還要震驚。
她……眼睛出問題了嗎?
向來冷冰冰的沈總竟然會這麼看人?
這個女孩……
秘書忍不住朝林渲染看過去,想要看看這個跟年紀相差無幾的女孩到底有什麼三頭六臂,能把他們冷麵的總裁變成溫柔的羔羊?
「坐下說吧。」沈亦崢心裏火着許飛揚弄個女秘書進來倒咖啡,聽林渲染說有事找自己,便離了位,拉開她身邊的一把椅子。
秘書「……」
老總給人拉椅子?
她驚得下巴都快跌掉。
不過想着沈亦崢對他們時的嚴厲,不敢太多逗留,忙端着托盤迅速跑出辦公室。
腳步快得,就像後面有狼在追。
林渲染沒有坐沈亦崢拉出來的那把椅子,而是退一步,自己動手拉出一把椅子來坐下。
「關於唐文明的。」她將咖啡杯放在桌上,眼睛也只看着咖啡杯,不曾看他,「你有什麼不滿的盡可以對我撒,沒必要針對他。」
林渲染的突然到訪本讓沈亦崢十分開懷,可聽到這話,剛剛才柔軟下來的五官驟然繃緊。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