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平生只對他服軟
平生只對他服軟

平生只對他服軟許禾趙平津

標籤: 平生只對他服軟 許禾 趙平津 都市
完整版都市小說《平生只對他服軟》,甜寵愛情非常打動人心,主人公分別是許禾趙平津,是網絡作者「許禾趙平津」精心力創的。文章精彩內容為:許禾是一朵含苞未放的青澀小花,但在趙平津眼裡,她的初次綻放也着實過於熱辣了一些。——平生只對她服軟。...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7 21:0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不是你那把,是我後來又給你定製的,但是和你的琴出自同一位大師之手,你要不要試一試,應該會很襯手。」
許苗含淚看了趙承霖一眼,想要說什麼,但趙承霖握了握她手「先看看琴。」
許苗立刻打開琴盒取了琴出來。
她快速的調了一下音,深呼吸了三次,這才將琴弓舉起,緩緩搭在了琴弦上。
熟悉的手感,熟悉的音質,甚至比她用慣的那一把琴音色還要好一些。
許苗很快就適應了,因為這把新的琴,和她用慣的那一把出自同一位大師級工匠,所以她很快就上了手。
小優開心的不得了,眾人也都鬆了一口氣。
樂團是一個團體,平日里就算有點競爭,但到了重要的節點,眾人的心還是齊的。
那唯一不高興的人,就是林姿。
她緩緩退到最隱蔽的角落裡。
最開始她還眸色沉沉望着許苗,但最後,她的視線都被趙承霖吸引了。
許苗身邊這個男人,據說是她的男朋友。
但這周身的氣度和矜貴的氣質,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男人絕對出身斐然。
許苗這樣的毛丫頭,怎麼可能交往到這樣的男朋友?
說不定,只是人家一時新鮮養的金絲雀而已。
林姿不覺得自己不如許苗。
相反,許苗這種清湯寡水的小白菜,在林姿眼裡,根本不夠看。
但她就是搞不明白,為什麼樂團里的大多數人都喜歡許苗,就連團長也更器重許苗。
她承認許苗小提琴上是比她稍稍技藝高了一籌。
但其他方面,林姿覺得自己都蓋過了許苗。
樂團眾人等待登場,很快後台就空了大半。
作為替補的B角,林姿現在不用登台,但卻也暫時不能離場,畢竟要以備不時之需。
她的目光開始追着趙承霖移動。
許苗要登台,趙承霖也該去觀眾席落座。
他走過來時,林姿故意裝作沒看到他,沒有及時讓路。
後台本就過道狹窄,趙承霖就站定腳步,聲音淡淡「借過。」
林姿像是才看到他,眸光流轉間,笑意瀲灧「不好意思……」
她抬手撩發,微微閃身,還未凹出最窈窕身段,趙承霖已然目不斜視的大步走過。
林姿的手僵硬半空,怔怔然看着男人大步離開。
她就彷彿是一團最輕賤的空氣一般,連半點漣漪都未曾撩起。
林姿自持美貌,從小到大追求者亦是不知凡幾。
還從未有人這樣忽略她無視她。
林姿覺得自己大概是和許苗八字相剋。
怎麼許苗進了這個樂團之後,她就萬事不順呢。
趙承霖哪裡知道自己就是路過,就惹出了這樣一場眉眼官司。
此時演出已經開始,他正專註望着台上的許苗。
這還是第一次看她參加如此大型且正式的演出。
許苗和樂團的人穿的統一顏色的簡約禮服,她的是黑色一字領的緞面長裙,一頭長髮綰了一個低低的髮髻,顱頂生的高,後腦勺又飽滿,一絲劉海都不留,就十分的考驗臉型。
許苗是巴掌大的小臉,但卻又不是那種尖細的瓜子臉,下頜處稍有些圓團團的,就帶出了點點的稚氣,但這身裝束卻又大方得體的輕熟。
和往日里的那個小女孩形象就有些抽離,讓人沒辦法將此時台上閃閃發光的姑娘跟生活里那個小可愛聯繫在一起。
她已然完全沉浸在音樂的世界之中。
怨不得人都說,認真工作的人總是美麗的。
在趙承霖看來也是如此,此時的許苗,無疑是閃閃發光的星星一般。
他很為她驕傲。
掌聲響起時,趙承霖也跟隨眾人一起賣力鼓掌。
許苗放下琴,第一時間目光投向觀眾席。
她一眼看到了第一排正中央的趙承霖,忍不住沖他璀璨一笑。
笑意里卻又透出幾分羞赧,畢竟是在自己心愛的男人面前表演,這可是初體驗。
但從趙承霖的神情來看,許苗知道,自己今晚應該是發揮的很不錯。
晚上的宴會許苗沒有參加。
她和趙承霖已經好久未見,而他們相聚的時光又少,她一分鐘都不想浪費。
「今晚,最要感謝的就是你,還有你送來的琴……」
許苗剛上車,就直接撲到趙承霖懷中,抱着他的脖子親了上去。
她現在挺不知羞的,當著他司機的面都這樣大膽。
「那要怎麼感謝?」
趙承霖將她抱起放在自己膝上,順手降下了車內的隔板。
許苗抱緊他,輕輕親他凸起的喉結「你要什麼我就給什麼,反正我都聽你的。」
那個晚上有多香艷,多瘋狂?
趙承霖很久以後都還會常常想起那春色眷濃的夜晚。
她是膽小與瘋狂的矛盾體,是保守與放縱的矛盾體,她羞怯卻又狂浪,純真卻又真誠的臣服於自己的**。
總之一切的一切,組成了讓他發狂而又沉淪的因子。
「喵,我覺得再這樣下去,我也要廢了,我哥還得找別人來收拾趙氏這一攤子……」
趙承霖愛不釋手的一遍一遍親吻着許苗,在她耳邊輕喃。
這顆原本青澀的小果子,是被他親手澆灌成熟,長成如今這般讓人垂涎欲滴的模樣。
趙承霖從前還有些不大能理解,趙平津怎麼就把重心給轉移到了許禾身上去,現在輪到自己,也真的很想從此君王不早朝。
「那可不行,我姐姐身體不好,姐夫要陪着她呢,你得好好工作,不能讓姐姐姐夫操心。」
許苗雙臂軟軟勾住他的頸子「你乖嘛,我補償你。」
「你這是補償我,還是要我命呢?」
也幸好趙承霖這身子底子擺在這兒,他也算是天賦異稟的一個,要不然就許苗這妖精,早晚把他弄死的快。
他就沒見過哪個二十來歲的小姑娘,像她這樣又害羞又大膽的。
想到方才床笫之間她那些讓他都咂舌的渾話,趙承霖就生了疑「你剛才……那些都是從哪學來的?我琢磨着,我可沒教過你。」
許苗聞言就臉紅了,不過她可不會承認她是追,然後加群看了小H文,她那些花樣兒和渾話,都是跟那無良作者學的。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