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前妻似毒:總裁難寵
前妻似毒:總裁難寵

前妻似毒:總裁難寵笙笙不息

標籤: 前妻似毒:總裁難寵 厲景深 沈知初 靈異
小說《前妻似毒:總裁難寵,新書正在積極地更新中,作者為「笙笙不息」,主要人物有沈知初厲景深,本文精彩內容主要講述了:沈知初掏心掏肺愛了他十六年,卻被要求凈身出戶,只為了給他心中的白月光騰出位置。 厲景深以為沒了那個女人,他會幸福,直到收到她的病情診斷書…… 他驚慌趕去,卻發現她牽着別人的手。 「為什麼不告訴我,你得了胃癌?」 「你不是巴不得我早死嗎?」沈知初嘲諷地笑,「厲景深,生命的最後時光,我不想再愛你...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3 04:5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整個人好似睡在布滿鐵釘的針床上,動彈不得,直到聽到門反鎖,徹底沒動靜後,顧晚秋才小心翼翼的睜開眼睛,眼睛適應了黑暗,她看着門口方向,確定厲謹行是真的走了,卧室里只剩下她一個人。
她只是睜開了眼睛,身體依舊沒動,整個人好似一下子被抽走了骨頭和靈魂,渾身發軟,神志不清,在這麼短的時間,顧晚秋就起了一身冷汗。
她僵硬的躺在床上,直到後背有些發疼了,才動了動身子,依舊把被子掩過頭頂,閉上酸脹的眼睛。
好似一切都沒有發生,懷孕是假了,厲謹行也沒有出現過這裡,一切如往常那樣,她只是累了做了一個很累的夢。
顧晚秋閉着眼睛,一晚上昏昏沉沉,早上沒起床吃早飯,思延思續在門口敲門叫她起床,她也沒有力氣去回應。
直到他們打來電話,思延聲音充滿擔心「顧阿姨,你是不是生病了啊,都這麼晚了還不起床吃早飯?你要是生病了,一定要吃藥吃飯,只有吃飽飯才能恢復身體,我讓李阿姨把飯給你送上去吧。」
「不用,我就是有些累了,很困,沒有生病。」她的聲音還算正常,不想讓思延思續他們擔心,顧晚秋清了清嗓子,她的聲音比平時要沙啞,不過在電話里聽不出來有多大的區別。
給她打電話的思延依舊很擔心她「顧阿姨,你吃了早飯再睡吧,爸爸說了,不吃早飯的人容易得胃病,對身體不好,身體要是出問題了就要進醫院吃藥,你不是最怕進醫院看病吃藥的嗎?」
顧晚秋耐心說「我不會生病的,也就這一天,我要是吃了早飯就睡不着了,思延乖,你帶着弟弟去玩,我中午就會起床吃飯,我最近學習的太累了,今天想好好放鬆一下,不要擔心我,你別跟你爸爸說。」
「為什麼不跟爸爸說……哦,我知道了,你是怕爸爸擔心是嗎?」
「嗯。」顧晚秋隨口應了一聲。
「那我不和爸爸說。」思延答應了顧晚秋,他人雖然小,但還是懂一些事的,如果讓爸爸知道媽媽沒有吃飯,肯定會很擔心,沒辦法認真工作,當然……也有可能會生氣。
他和弟弟平時要是賴床不好好吃飯,爸爸就會生氣,他不用動手打人,只是安靜的看着他們,就足以讓他們怕到發抖,掉眼淚。
小孩子白天玩累,晚上睡不夠,白天總有賴床的時候,但因為厲謹行教育孩子的脾氣,讓思延和思續他們至今都不敢賴床,也養成了好習慣,就算爸爸不在家,他們到了點就會起床自己穿衣服乖乖下樓吃飯。
顧晚秋來到這個家,一日三餐都是她陪着他們一起吃的。
今天他們在樓下等了好久,都過飯點了也沒見到顧晚秋下樓吃飯,因此才發現不對勁兒,去敲門沒人應,只能打電話問,還好顧晚秋把電話接起來了。
厲思延聽出來了顧晚秋聲音的疲倦,不敢打擾她,「顧阿姨,那你好好睡覺,到了中午一定要起床吃午飯哦。」
「我知道了。」
思延握着電話,等顧晚秋那邊掛了通話後他才放下,看着一旁同樣滿眼擔心的弟弟,他抬起手摸了摸弟弟的腦袋,小聲安撫道「沒事的,媽媽說她只是困了不是生病,中午吃飯我們就能看到她了,不用擔心。」
思續重重點點頭「嗯!」
思延聽了顧晚秋的話,沒有把她「賴床」不吃早飯的事告訴爸爸,但家裏面的阿姨卻說了,背着他們,在外面院子里偷偷給厲謹行打電話,將顧晚秋的情況全都告訴了厲謹行。
「先生,顧小姐今早沒有下樓吃早餐,到她房間門口敲門也沒得到回應,最後還是小少爺給她打了電話她才接起來。」
「是生病了嗎?」
「顧小姐說她沒有生病,還讓小少爺不要和你說怕你擔心,她說她中午會下樓吃飯,顧小姐房間反鎖了,您看,我需要用鑰匙打開看看她的情況嗎?」
「先不急。」
厲謹行都這麼說了,她也不好再多說什麼。
最後電話掛斷,厲謹行打開顧晚秋房間里的監控視頻,他還是不放心她,確定她的確是在床上睡覺,沒做什麼危險的事後,厲謹行才鬆了一口氣,然後給下人回了一個電話,讓她們先別管顧晚秋,等她睡覺,到了中午,要是房間里還沒有動靜再和他說,到時候她要是還不出來,就拿鑰匙把門打開。
中午十一點,還不到吃飯的時間,顧晚秋從房間里出來了,她簡單的洗漱了一下,頭髮扎的很低,家裏面開了暖氣有二十五六度,顧晚秋穿了一套家居服,外面加了一個披肩,整個打扮乾淨清爽。
看到她下樓,兩個孩子跑的比誰都快看,跑到她跟前仰着頭,關心詢問她的情況。
「顧阿姨,你餓沒餓?你早飯沒吃。」
「不餓。」
「你真的沒有生病嗎?」
「真的沒生病。」
「可你的臉色好難看,就像生病了一樣。」
思延和思續不像其他孩子,他們太聰明,腦子靈活,懂得看人臉色,想要把他們敷衍過去是很難的。
顧晚秋摸着自己的臉,蹲下身,將兩個孩子抱着「我真的沒有生病,臉白,是因為我剛擦了臉。」
「顧阿姨,你眼睛裏有紅血絲,是不是沒睡好?」思延問道。
顧晚秋認真回答「是啊,就是因為沒睡好,所以早上才賴床了。」
「為什麼沒有睡好?」往常,顧晚秋為了陪他們,醒的比他們還要早,會進房間叫他們起床,還會幫他們穿衣服,他們一起吃飯,一起玩,一起學習,今天顧晚秋不在他們真的好不習慣,兩個孩子並沒有因為顧晚秋說的這些而放下心來,他們還是擔心她,怕她明天或者之後,都出現這樣的情況。
「因為做噩夢了,做了一個很恐怖的噩夢。」宮擎打了那通電話後,她就一直沒睡,身體是有極限的,她也累也困,可閉上眼睛就是睡不着,翻來覆去,天亮了才小憩了一會兒,之後又聽到敲門聲再度被吵醒。
她也希望自己真的只是做了一場噩夢,可看了眼手機,上面宮擎的來電信息很清楚的顯示在電話信息那欄裏面,不斷提醒着她……她並非在做夢,肚子裏面的孩子是真實存在的。
看到站在她面前的思延和思續,顧晚秋忍不住摸了一下肚子去想,她肚子裏面的孩子,倘若生下來,也會像思延思續他們那樣聰明嗎?會和以前的她有幾分像?
思延猜不到顧晚秋心裏想的,自顧自的靠在顧晚秋懷裡說「原來是做噩夢啊,我也很怕做噩夢,顧阿姨,我偷偷告訴你一件事哦,我以前做了一個噩夢,夢見有怪物要吃我,我就一直跑一直跑,被嚇醒後發現自己尿床了,我弟弟也經常做噩夢,以前經常大半夜哭,還把我吵醒。」
一旁安靜的厲思續臉上流露出害羞「我現在也會做噩夢,我也怕,但我沒哭了。」
顧晚秋問「那思續做的是什麼樣的夢,會把你嚇哭?」
思續比較內向,不像厲思延那樣懂得表達自己的內心。
顧晚秋問什麼,他才會去說。
思續張着小嘴,軟軟說道「夢見媽媽了,夢見我有個媽媽,看不清臉,夢裏面媽媽對我很好,給我買好吃的,好玩的,然後有天忽然不見了,我還夢見爸爸不要我了……要把我賣給別人。」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