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強勢鎖愛:大佬的二婚甜妻
強勢鎖愛:大佬的二婚甜妻

強勢鎖愛:大佬的二婚甜妻秦斯越蘇檸

標籤: 宋念柔 強勢鎖愛:大佬的二婚甜妻 都市 霍子城
高口碑小說《強勢鎖愛:大佬的二婚甜妻》是作者「秦斯越蘇檸」的精選作品之一,主人公霍子城宋念柔身邊發生的故事迎來尾聲,想要一睹為快的廣大網友快快上車:籍……全都是她的!昨天扯了離婚證她就沒回來,只能今天來取走自己的東西。沒想到他們就這麼著急!蘇檸捏緊拳頭進了客廳。前夫霍子城和大着肚子的宋念柔正坐在沙發上,一邊看電視一邊膩歪。看到她進來,兩人都收起了臉上的笑。宋念柔扶着肚子起來:「姐,不好意思啊,你的東西……」「別叫那麼親!」蘇檸打斷她,淡笑着道:...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3 20:0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蘇楠加重的語氣帶着一股無形的壓迫力,姜玫神情短暫愣怔了下,逐漸冷靜下來。
事情的起因是白澤言下樓給姜玫買早餐,回來的路上遇到有人搶劫。作為在部隊呆過的人,白澤言想也不想就沖了上去。
原本以他的身手,想要拿下一兩個這種歹徒根本不是問題。可對方有三個人,並且有個人一直隱匿在人群中,眼見同夥不敵才佯裝上前幫忙將刀刺入了白澤言腹部。
一刀一刀又一刀,嫣紅的血從白澤言腹部湧出,其他人才反應過來。幫忙的人嚇得退開,歹徒趁機四散而逃即,而他手裡依舊緊緊抓着人民群眾的財產沒有鬆手。
蘇楠的淚水一下滾了出來,她幾乎可以想像出那幅震撼的場面。
她緊緊抱着姜玫「別難過,他做了正確的事,他一定會沒事的!」
姜玫抵着她的肩,用力搖頭「不,都怪我!要不是我撒嬌說想吃水煎包,他就不會走那麼遠的地方去買,就不會遇到這樣的事!是我害了他,都是我的錯……嗚嗚嗚……」
姜玫說到最後,再次泣不成聲,蘇楠的心也跟着滴血。
可這個時候,眼淚根本無濟於事!
「玫玫,這是意外,只是個意外!」蘇楠掰過她的肩,擦去她眼角的淚,鄭重道「你要相信醫護人員,相信你的同事們,相信白醫生強大堅定的意志力,他一定會沒事的!」
吧嗒——
手術室的門忽然打開,一個護士快步沖了出去「血包呢?血包怎麼還沒到?」
她四處張望,眼底滿是焦急。
姜玫「噌」地站起來,疾步過去「是血不夠了嗎?抽我的,你們抽我的,我有,把我的都抽給他……」
護士被她激動地樣子嚇了一跳,但很快反應過來「姜醫生,你現在是家屬,冷靜!我們已經從血庫調血過來,足夠支撐病人整個手術。您別擔心,堅強點,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護士話音剛落,走廊上就傳來急促的腳步聲。
一個高大的男醫生背着沉甸甸的血液冷藏箱沖了過來「到了到了,很沉,我跟你一起送進去。」
手術室的門徐徐關上,姜玫幾乎是脫力地依靠在蘇楠身上「他們說他會沒事的,他就一定會沒事的,對嗎?」
「對,會沒事的,他一定會沒事的。」
蘇楠扶着她坐下,陪她一起祈禱地看向搶救室的大門。
六七個小時候,搶救室的門終於打開,穿着手術服的醫生走了出來。
姜玫立刻衝上去「王醫生,他怎麼樣?」
王醫生是外科的一把刀,也是白澤言和姜玫的同事。
王醫生摘下口罩,擦了擦頭上的汗「放心放心,沒有生命危險。雖然流了很多血,但主要臟器都沒受損,休養一段時間就會好的。不過,你還是要有個心理準備,打鬥中他腦子曾撞在地上,形成了顱內淤血,什麼時間能醒過來,我們暫時也不能確定。」
「什麼?!」姜玫膝蓋一軟,差點跌跪在地上。
蘇楠急忙扶住她「沒事的,玫玫!他會醒過來的,一定會。不行我們還可以再手術,再不行還有我爸媽呢!」
「是我害了他,是我害了他……」
姜玫喃喃着,淚水汩汩而下。
眾人看着她的樣子,無不動容,卻又深深無奈。
即便科學昌明至今,生死面前依舊力不從心。
很快,白澤言被推了出來。
他仰躺在病床上,雙眸緊閉,臉色蒼白,連唇瓣都只剩下一層淡淡的粉。
不過是幾個小時沒見,他就脆弱得像個白瓷娃娃。
姜玫跟着推車想要摸一摸他的臉,手剛伸出又驀地收回。她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就會將他輕輕碰碎。
蘇楠看着她的樣子,別過臉用力擦了擦淚。
她太理解這種心情,就像她無數個日夜守在秦斯越的床前一樣。即便到了今天,只要秦斯越一天沒徹底解毒痊癒,她就不敢有半刻掉以輕心。
無菌病房,醫生只讓一人陪同。
蘇楠隔着玻璃看着姜玫坐在病床前,小心翼翼握住白澤言的手,淚水再次盈滿眼眶。
他們都是那麼好的人,都是救死扶傷的天使,白澤言還是當過兵的硬漢,為什麼老天不能對他們溫柔一點?
「嗡嗡嗡……」
手機在包里震動起來。
蘇楠摸出,接起。
「楠楠,爸媽已經成功配製出我的解藥了。」電話那邊,秦斯越努力剋制着欣喜「不過那葯太苦,比黃連還苦,我吃不下。如果你能回來喂我的話,我想可能會好吃一點。」
他難得表現出這樣的撒嬌依賴,蘇楠原本應該高興。
可今天,她笑不出來。
「那你等等,我晚點回來喂你。」
她的語氣很平,甚至低沉。
秦斯越敏銳地覺察出不對「你怎麼了?是出什麼事了嗎?」
蘇楠的心又酸又暖,她壓着嗓子將白澤言的事簡單說了一遍「玫玫很難過,我想在這裡多陪陪她。」
「應該的。」秦斯越毫不猶豫道「需要我請爸媽過來看看嗎?」
蘇楠往病房裡看了眼「暫時不用。只是如果我今晚回不去的話,只能委屈你自己一個人吃苦了。」
「我沒事,你寶貝女兒給我安排了那麼多書,我現在不要太忙。」秦斯越語氣溫和「你就好好陪你的閨蜜,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掛斷電話,蘇楠出去買了些吃的回來,可姜玫什麼都不肯吃。
看到她這個樣子,蘇楠也沒了食慾。
直到深夜,白澤言還沒有任何蘇醒的跡象。
姜玫坐在病床前,堅定地握着他的手,眼裡卻透着迷茫和絕望「楠楠,我該怎麼辦?他不會真的醒不過來了吧?人是不是都是這麼賤,擁有的時候要作要鬧不懂珍惜,非要等到失去時才能幡然悔悟?」
她應該對他好一點的!
更溫柔一些,更寬容一些,更體貼一些!
蘇楠握着手機,隔着透明玻璃嘆息「玫玫,我理解你的心情。但你別忘了,你是個醫生,你要保持你的專業和理智。」
姜玫苦笑,將額頭抵在白澤言微涼的手上「楠楠,我做不到!我現在才發現,我真的好愛他,我根本不能失去他!」
因為那個錯誤的開始,即便答應了白澤言的求婚,她依然不確定她對他的感情。直到今天這一刻,她才發現,她早已經將他刻進骨髓!
什麼專業和理智,她現在只是個戀愛上頭的普通女人。
「哎!」
蘇楠嘆口氣,正要開口安撫,忽聽身後的門「吧嗒」打開。
她下意識回頭,就見院長帶着兩名看護模樣的人走了進來。
在他們身後,是左右手各拎着一大包外賣的秦斯越。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