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秦薇淺封九辭
秦薇淺封九辭

秦薇淺封九辭秦薇淺封九辭

標籤: 秦婉兒 秦薇淺 秦薇淺封九辭 都市
秦婉兒秦薇淺是都市《秦薇淺封九辭》中的主要人物,梗概:薇淺絕望的癱坐在地上,稚氣未脫的小臉一片煞白,顫抖着小手緊緊的抓住母親的袖子,顫着聲音央求:「媽,求求你別把我交出去!」尖酸刻薄的婦人毫不留情的甩開她的手:「你不陪黃總,你姐姐出國留學的學費誰來交?」「可我也是你的女兒,我已經有男朋友了,你怎麼能為了姐姐,將我賣給一個又老又丑的男人!」秦薇淺委屈。胡...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8 04:5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伊蘭對江珏十分感激。
她對莫爾扎也算是十分了解,很清楚莫爾扎這樣的一個人,不會隨意做沒有把握的事情。
伊蘭之前被囚禁在日落城堡內,她就已經猜到莫爾扎還會做出更加過分的事情。
得知莫爾扎假借王室的名義宣布退位,已經是非常過分的事情了,若是外界的人不相信,指不定莫爾扎還會做出更加過分的事情。
想到這裡,伊蘭就忍不住慶幸。
她十分感激江珏能夠出手幫助。
「這幾日你就好好在這裡住下,哪裡也不要去。」江珏沉聲說道。
伊蘭說「謝謝。」
一旁的秦薇淺笑着說「都是自己人,不必說這些客氣話。不過我住的那一層已經沒有空餘的房間了,你就到我舅舅那一層住下吧。」
「這不合適。」伊蘭非常嚴肅地說。
秦薇淺說「為什麼不合適?又不是讓你們住一塊,四樓還有很多空餘的房間,可以住很多客人。」
伊蘭凝着臉說「這事情若是傳出去的話,對你舅舅和我的名聲都會不太好。」
「這裡是我們的地盤,沒有人會把這種事情傳出去,而且你們又不是住在一個房間,只是同住一層樓,這應該不影響吧?」秦薇淺非常疑惑。
伊蘭的目光落在江珏的身上。
江珏沉聲說道「我都可以,你若是不想留下來,我可以安排你到b座住下。」
「舅舅,那裡距離這可遠了,萬一出了點什麼事,伊蘭也沒個照應,我覺得跟我們住在同一座古堡里剛剛好。」秦薇淺連忙打斷江珏的話。
江珏凝着臉,沉默了片刻。
他的視線落在伊蘭的身上。
伊蘭說「我還是去b座住下吧,在這裡會打擾到你們。」
「好。吳揚,送她過去。」江珏直接吩咐一旁的吳揚。
吳揚快步走到伊蘭身邊「伊蘭殿下,這邊請。」
「我先走了。」伊蘭臨走時和他們道了別。
她走得很快。
秦薇淺看着伊蘭離開的背影,詢問江珏「舅舅為什麼不把人留下來?」
「她自己要走。」江珏聲音冷酷。
秦薇淺語塞,她生氣地說「難道舅舅就不知道把人留下來嗎?」
「為什麼要留下來?」江珏反問。
秦薇淺被江珏這理所當然的口吻給問住了,她整個人都懵了,沒有想到江珏竟然可以這麼理直氣壯地問出這種話,她一時語塞。
「還有什麼問題?」江珏冷着臉問。
秦薇淺說「舅舅不能夠對她這麼冷漠。」
「我對她的態度還不夠好?」江珏不悅。
秦薇淺說「雖然你把人給救出來了,但是該挽留的時候是不是應該稍微挽留一下?你讓她一個人孤零零地跑到百米開外的古堡住下,一個人空蕩蕩地住在一個古堡里,多滲人?」
「她在日落城堡里住慣了,應該不會害怕。況且,我們現在的身份比較尷尬,不適合住得太近,對她名聲不好。」江珏的態度強硬。
秦薇淺發現江珏說的有幾分道理,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夜深了,天空也黑壓壓的,江珏沒有時間跟秦薇淺繼續嘮家常,起身回了書房。
秦薇淺十分無聊,也上樓辦公去了。
她沒有什麼心情,看了一會兒郵箱裏面的文件之後就累了,無聊地看了一下最近的新聞報道。
最近王室的熱度高居不下,外界很多人都在討論這件事。
秦薇淺發現奧斯帝國的人對王室很雙標。
若只是王室內部為了錢搞出人命,他們就鬧着要推翻王室,可事情一旦跟外籍人扯上關係,他們會不分青紅皂白站出來抨擊那個外國人,就算王室的人做錯了,他們也不會承認。
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
他們只允許自己國人去抨擊打壓王室成員,卻不允許外國人打壓他們的王室。
江珏不插手倒還好,外界的罵聲少了很多,現在外界的人都在猜測王室內部發生了什麼事情。
看了一圈新聞下來,秦薇淺發現外界的人沒有一個是猜對的,覺得十分無聊,就沒有再看這些亂七八糟的新聞。
她有些困了,起身去洗了個熱水澡。
回到房間里就直接躺在床上睡覺,整個人很是疲憊。
封九辭回來的時候已經很晚了,秦薇淺也沒睡着。
她眨了眨好看的大眼睛,詢問「今天很忙嗎?」
「嗯。」封九辭沉聲回了一句。
秦薇淺說「今天舅舅去找莫爾扎了,他把伊蘭給接出來了。」
「這麼快?」封九辭有些意外。
秦薇淺看封九辭這語氣,好奇地問「你早就猜到舅舅會把人接出來?」
「伊蘭現在的處境並不好,你舅舅若是對她還有一丁點情誼,就一定會把人接出來,這沒什麼可驚訝的。」封九辭對江珏的事情早就一眼看穿。
秦薇淺說「是啊,還是你看事情比較通透。」
「怎麼,你這是不高興?」封九辭反問。
秦薇淺搖搖頭「沒有,我只是好奇。」
「好奇什麼?」封九辭詢問。
秦薇淺說「你說我舅舅都已經把伊蘭給接回來了,為什麼不讓她跟我們這一塊,這也好有個照應不是?他非要把人送到百米開外,一個人孤零零地住在一個空蕩蕩的古堡里,夜晚多滲人。」
「你舅舅的事情你就少管,他比你聰明,這麼做一定有自己的考量。」封九辭沉聲說道。
秦薇淺撇了撇嘴「好吧,那我就不說什麼了。」
「怎麼擺出一副不高興的模樣?」封九辭詢問。
秦薇淺說「也沒什麼,你剛回來一定累壞了吧,要不要吃點東西?我去給你做。」
「不用了,你就別忙了,好好休息,我去洗個熱水澡就睡了。」封九辭摟着秦薇淺,溫柔地親了親她的額頭。
秦薇淺抬起頭,一雙漂亮的大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封九辭的雙眼「你今晚要留在我這裡睡嗎?」
「不可以?」封九辭沉聲詢問。
秦薇淺說「可以倒是可以,不過……」
「你還有要求?」封九辭有些意外。
秦薇淺小聲哼道「我還不能夠提要求嗎?」
「你說吧,只要不過分,我都可以答應你。」封九辭沉聲說道。
秦薇淺說「你就乖乖睡覺,什麼也不能做。」
男人的目光沉了沉。
秦薇淺說「做不到?」
「你把我當成什麼人?」封九辭凝着臉,有些生氣。
秦薇淺說「這不是怕你做不到嗎,你要是能夠做到,也不是不可以留下來。」
封九辭冷哼一聲「我去洗澡。」
也沒有回答秦薇淺的話,他轉身就進了浴室。
秦薇淺看着封九辭離去的背影,目光閃了閃。
她毫無睡意,在床上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着,最後只能拿出手機刷了一下網絡遊戲,卻發現豆豆在線。
這個小傢伙竟然偷偷打遊戲。
秦薇淺一個電話撥通過去。
沒一會兒,手機另一端就傳來豆豆奶聲奶氣的話「媽咪媽咪,你怎麼給我打電話了,你這是想我了嗎?」
「幾點鐘了還不睡覺?我看到你遊戲在線。」秦薇淺質問。
豆豆說「中午十二點啊,我吃飽了想要玩一下遊戲不可以嗎?」
「中午十二點?你騙誰呢?」秦薇淺生氣地說。
豆豆提醒「媽咪,你是不是忘記了我們之間有時差啊?我這裡真的是中午,我不騙你。」
秦薇淺頭疼「忘記了。」
「媽咪是不是睡不着啊?這是想我了嗎?」豆豆貼心地詢問。
秦薇淺笑着說「是呀,媽咪非常想你,好多天都沒有見到你了,你想不想媽咪?」
「想。」小傢伙回答。
秦薇淺溫柔一笑「媽咪很快就能夠回去找你了,你在家裡要乖乖的,懂嗎?」
「好,我一定乖乖的,一定非常聽話,媽咪就放心吧。」豆豆豎起手指保證。
秦薇淺鬆了一口氣。
豆豆平日里是最聽話的,秦薇淺也非常放心。雖然小傢伙一個人在帝王別居里生活,但是秦薇淺知道他一定會照顧好自己。
封九辭回來時聽到秦薇淺在跟別人通電話,走上前問「跟誰打電話?」
「豆豆。」秦薇淺如實回答。
遠在京都的豆豆詫異地問「媽咪這是和封叔叔在一起嗎?」
「嗯。」秦薇淺點頭。
豆豆說「你們兩人怎麼會在一起呢?」
「我們為什麼不能在一起?」封九辭反問。
豆豆說「封叔叔,媽咪是我的,你要離她遠一點。」
封九辭啞然失笑,這個小傢伙還挺小氣的。
他提醒「睡你的覺,大晚上別瞎折騰,早點睡覺長身體。」
「封叔叔怎麼和媽咪一樣笨啊,我都說了我們之間有時差,你還提。」豆豆不高興了,這些話他已經說了第二遍了。
秦薇淺忍着沒笑,揚着彎彎的柳眉看着封九辭,說「豆豆那現在是午休時間。」
「那也要去睡覺。」封九辭命令。
豆豆很不高興「我就是想打兩把遊戲,這都不可以嗎?」
「不可以。」封九辭沉聲說道。
豆豆更加不高興了「封叔叔小氣,我不想跟你說話,我要跟媽咪說話。」
他讓封九辭把手機交給秦薇淺。
秦薇淺笑着對封九辭說「把手機給我吧,我跟他聊一會兒。」
封九辭凝着臉說「別慣壞了他。」
「胡說,豆豆平日里最聽話了,怎麼可能慣壞?」秦薇淺不高興。
封九辭沒說什麼,只是把手機遞給了秦薇淺,轉身擦了擦頭髮,順便給自己倒了一杯熱水。
秦薇淺自己和豆豆閑聊了半個小時,後來實在是有些困了,秦薇淺就想好好休息一下,她對豆豆說「媽咪困了,想要睡一覺,你也乖乖睡個午覺,好不好?」
「好,我都聽媽咪的。」豆豆非常乖巧,直接把電話給掛斷了,也沒哭也沒鬧,非常懂事。
秦薇淺很想念小傢伙,在床上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着。
「在想什麼?」封九辭從後面摟住秦薇淺。
秦薇淺說「好久沒有見豆豆了,特別想他。」
「我給你安排明天回京都的飛機。」封九辭沉聲說。
秦薇淺拒絕了「那不行,不用。」
「不是想孩子嗎?」封九辭沉聲詢問。
秦薇淺說「我是非常想豆豆,但是這邊的事情還沒處理完,我就這麼回去了,不太合適。」
封九辭笑着說「這裡也用不到你,你就算回去了也沒什麼。」
「我怎麼感覺你這麼希望我走呢?」秦薇淺詢問。
封九辭笑着說「豆豆一個人在京都應該很無聊,你過去還能陪陪他。」
「那你就放心吧,我二叔他們每天都會去看豆豆,他很忙,根本就沒有時間來想我。」秦薇淺回答。
簫長林知道豆豆一個人住在帝王別居,比任何人都要不放心,每天都會帶各種各樣好吃的去看豆豆,蕭勝更是離譜,知道帝王別居不留宿客人,他就直接把附近的酒店給包下來了,住了一個多月,豆豆一有空就帶着豆豆出去玩。
他一個小傢伙,每天都要陪一群大人玩,累得慌,根本就沒有多餘的時間難過。
「我困了,就不提豆豆的事了,我先睡一覺。」秦薇淺疲憊地翻了個身。
封九辭的目光閃了閃「不聊聊?」
「沒什麼要說的,我現在只想好好睡一覺。」秦薇淺拒絕了封九辭的提議。
封九辭說「你現在對我的態度是越來越敷衍了。」
秦薇淺睜開眼「你可是答應我了,什麼也不能做,所以我勸你最好管好自己的下半身,不要給我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封九辭低聲輕笑「你這是防賊嗎?」
「哼,你說呢?」秦薇淺冷哼一聲。
封九辭直接從後面摟住她,下巴抵在秦薇淺的肩上,在她的臉頰上留下一個淺淺的吻「那你睡覺吧。」
「你這樣抱着我,我怎麼睡?」秦薇淺反問。
封九辭說「硬睡。」
秦薇淺被封九辭給氣笑了,她生氣地說「快鬆手。」
「我不鬆手。」封九辭態度十分強硬。
秦薇淺說「再不鬆手我可就要咬人了。」
「好,隨便你咬。」封九辭很爽快。
秦薇淺沒想到他這麼厚顏無恥,還真的就往封九辭的手臂上咬了一口。
男人漆黑的眼底閃爍着一抹複雜的光。
「把手鬆開。」她警告。
封九辭沒有說話。
秦薇淺有些生氣,又往封九辭的手臂上狠狠咬了一口。
不料封九辭忽然翻了個身將秦薇淺壓在身下。
他抓住她的雙手,居高臨下地俯視着秦薇淺驚慌失措的雙眼。
秦薇淺呼吸急促,心臟飛速跳動「你,你做什麼!」
男人沒有說話,一雙深邃邪佞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秦薇淺的眼睛。
秦薇淺臉頰一熱,她很不好意思,連忙轉移話題「我困了,我要休息了,你,你也趕緊睡覺吧。」
說完她就馬上閉上眼睛,開始裝死。
封九辭勾起嘴角,冰涼的手輕輕挑起秦薇淺的下顎。
秦薇淺渾身發麻,她整個人都不好了,緊繃著神經不敢亂動。
封九辭垂下眸簾,認真地注視着秦薇淺雪白的臉頰,也沒有動。
秦薇淺緊張得直喘氣。
男人低低地笑了聲。
秦薇淺被封九辭這笑聲給整得整個人都不好了,她漲紅着臉回答「你傻笑幹什麼?趕緊睡覺。」
「不困。」封九辭沉聲說道。
秦薇淺說「可是我困了,你若是不困的話,就去隔壁睡,別打擾我。」
「我就要跟你睡一塊。」封九辭的態度十分強硬。
秦薇淺漲紅着臉;「那你盯着我看做什麼?有什麼好看的!」
封九辭沒說話,而是吻上她的唇。
秦薇淺雙手慌忙抵在封九辭的胸口,她喘着粗氣「不可以。」
「為什麼不可以?」男人垂下眸簾。
秦薇淺說「我要睡覺了。」
封九辭低哼一聲,不再給秦薇淺任何開口的機會,加深了這個吻。
原本能安安穩穩睡上一覺的秦薇淺硬生生被折騰到後半夜,骨頭都要散架了,以至於次日一早的鬧鐘響了七八次秦薇淺也沒能醒過來。
封九辭伸手就把秦薇淺的鬧鐘給關了。
看到她睡得很沉,封九辭起床的時候把秦薇淺的手機給收走了,讓她安安穩穩地睡個好覺。
下樓時,陳琦已經在外邊等候了。
公司那邊的資料全部都已經送過來了,封九辭也不用大清早跑去公司,簡單地處理了一下,到了早餐時間就上樓把秦薇淺給叫醒。
秦薇淺小聲哼道「我不吃。」
「過了早餐時間你再想吃就沒有了,你想清楚。」封九辭提醒。
秦薇淺態度十分堅定「我不吃。」
封九辭垂下眸簾;「好,那你繼續睡。」
他下了樓。
八點鐘早餐準時準備好,這是江珏的用餐時間,因為遷就秦薇淺,廚房的人會加班到九點鐘,九點鐘之後就沒人了,秦薇淺一覺睡到中午十一點,起來的時候也沒東西吃,餓着肚子在封九辭面前晃悠了兩圈,瞧着挺可憐。
她又不想自己去做菜,只能眼巴巴地坐在封九辭面前,可憐兮兮的看着封九辭,委屈得不成樣,不知道的人看到秦薇淺這幅模樣還以為封九辭虐待她了呢。
「吃點水果。」封九辭沉聲說道。
秦薇淺說「我不要吃水果,我想吃肉。」
「十二點再說。」封九辭沉聲說道。
秦薇淺拉長了臉「不,我現在就餓了,現在就想吃肉。」
「廚子已經下班了。」封九辭提醒她。
秦薇淺眼巴巴地看着封九辭,不說話,但是那雙楚楚可憐的大眼睛卻充滿委屈。
封九辭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我去給你做午餐。」
「好!」秦薇淺很高興。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