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輕聲細語
輕聲細語

輕聲細語許禾趙平津

標籤: 許禾 趙平津 輕聲細語 都市
小說叫做《輕聲細語》,是作者「許禾趙平津」寫的小說,主角是許禾趙平津。本書精彩片段:許禾是一朵含苞未放的青澀小花,但在趙平津眼裡,她的初次綻放也着實過於熱辣了一些。——平生只對她服軟。...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2 14:3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不期然遇上陳序和簡瞳,姚知雪的臉色當即就變了。
陳序卻彷彿並沒有看到她,他攬着簡瞳,抱着柚柚,目不斜視的向前走。
姚知雪臉色煞白,挽着男人的手倏然放了下來。
這個舉動有些突兀,惹得男人臉色瞬間難看無比,而簡瞳,也下意識的看向了她。
陳序仍是沒有看姚知雪一眼,攬着簡瞳繼續向前走。
姚知雪卻沒忍住,「陳序……」
陳序覺得,視而不見有時候好像也不是最好的解決問題的辦法。
「認識?」姚知雪身邊的男人,有些趾高氣昂的望着陳序和簡瞳。
姚知雪輕輕點了點頭。
她的目光最終還是落在了簡瞳的臉上「陳序,你還是和她在一起了……」
「和你有什麼關係嗎?」
陳序將簡瞳攬的更緊,他的目光冰涼落在姚知雪的臉上,沒有丁點的溫度。
姚知雪剛想說什麼,她身邊的男人卻越發狐疑起來,一把將她扯了過來,劈頭就問「這又是你在外面釣的野男人?」
「不,不是……他,他是我前夫……」姚知雪支支吾吾說著。
「你前夫?」
「姚小姐說笑了吧,我記得沒錯的話,我們離婚後姚小姐不是很快就奉子成婚了?」
「你還生過孩子?」
姚知雪身邊的男人,忽然揚起手一巴掌就狠狠搧在了她臉上「好啊,你這個賤人還敢騙我,你不是說你就結了一次婚……」
姚知雪被這一巴掌打懵了,但她很快醒過神,立刻也不服輸的還了一巴掌「你別以為你有點臭錢就了不起了!我告訴你,我就算離三次婚三十次婚,也是你高攀老娘!」
「你還敢還手?老子在你身上花了幾百萬了,你就這樣耍老子……」
男人顯然是有點錢又不願受氣的那種性子,立刻左右開弓又搧了姚知雪兩個巴掌。
姚知雪氣的渾身發抖,不顧體面的撲過去就開始捶打撕咬,很快經理和安保人員就聞訊趕了過來,將兩人分開了……
這一場鬧劇實在是可笑又意外。
就連陳序自己都覺得實在是沒意思又丟臉。
以至於一路上,都沒好意思看簡瞳一眼,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結果剛走到轉角處,迎面就遇上了徐燕州和季含貞。
兩個人好似鬧彆扭了一樣,也沒帶孩子,季含貞正在生氣,徐燕州伏低做小的把人堵在牆邊,又是抱又是親的哄。
簡瞳趕緊拉着陳序停了腳步。
柚柚也連忙捂住了小嘴。
兩人這會兒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只能避在轉角的那個小露台邊,等着徐燕州趕緊把人哄好。
「你別碰我,徐燕州你討厭死了……」
「我怎麼不能碰你了?我和那女的什麼都沒發生過,之前我不就和你說過了……」
「人家剛才看到你雙眼就發亮,眼神都黏在你身上了……」
「那眼睛在她臉上長着,我總不能給她挖出來不讓她看吧。」
「反正就是你不守男德自己招惹出來的桃花債,反正就還是你的責任。」
「行行行,是我的責任,我馬上立刻就去告訴這裡的負責人,不,我去告訴全京都所有會所的負責人,不準那女的去裏面上班……」
「人家也不至於就要因為你的過錯失業餓死吧?」
「那你要我怎麼辦?要不然把她趕出京都去,省得礙你眼。」
「我看現在最礙眼的人就是你,還是你趕緊離開京都,走的遠遠的才好……」
「你真捨得啊?那我要是也像陳序那樣……」
「徐燕州!」季含貞本來還只是撒撒嬌,鬧點小情緒,但徐燕州這話一出來,她立刻就紅了眼。
「我隨口亂說的,貞兒你放心,我現在有了你,有了三個孩子,無論如何我都不會以身犯險的……」
「你答應我的,你不能食言,反正不管怎樣,我都不許你發生這樣的事。」
「我保證,我發誓,絕對絕對不會對貞兒食言的。」
徐燕州這邊賭咒發誓。
簡瞳心中卻也別有一番深深的感觸。
生死面前,好像從前的一切都變的雲淡風輕了。
心裏的結,也許不會消失,但隨着時間的流逝,它也許會被慢慢的磨平。
簡瞳輕輕握住了陳序的手。
陳序怔了一下,旋即卻是緊緊反握住她的,攥緊了。
簡瞳仰臉看向他,柚柚往左邊看看,又往右邊看看,她一會兒看看爸爸,一會兒又看看媽媽,忽然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
而正在繾綣親吻的夫妻倆,就被這聲笑聲驚到了。
季含貞羞的臉通紅,忍不住又捶了徐燕州幾下。
徐燕州卻臉皮很厚,他咳了兩聲,看向遠遠走來的陳序和簡瞳,就如什麼都沒發生一樣坦蕩「你們過來了?快進去吧,平津他們都等着呢。」
簡瞳低頭抿嘴笑,季含貞臉紅紅的看着她,簡瞳走過來挽住了她的手臂,小小聲的說了一句「貞姐姐,你好會撒嬌哦,改天也教教我……」
季含貞心底又羞又甜蜜,卻又忍不住拿眼瞪徐燕州。
徐燕州當著外人的面倒是一副正正經經的樣子,和陳序說著國外的一些事,半點都不見在她跟前的無賴樣子。
眾人齊聚,陳序和簡瞳之間總算是有了好的進展,晚宴的氣氛就十分的高漲。
幾個女人都喝了酒,等到宴後,各自的男人都摟着一個醉醺醺的嬌妻,彼此寒暄告別,個個臉上的表情無奈又寵溺。
許禾嚷着讓趙平津背她,趙平津就蹲下身,將她背了起來。
徐燕州就問季含貞「你要不要背?」
季含貞才不要,她喜歡徐燕州抱她,公主抱那一種,他格外高大又結實有力,總給她滿滿的安全感。
陳序見簡瞳醉的厲害,也要抱她,簡瞳卻不讓,陳序現在太瘦了,身子還需要好好調理,她……不捨得。
但陳序還是把她抱了起來「不遠,很快就到車上了,累不着我。」
他知道簡瞳是心疼他。
快走到車邊的時候,簡瞳叫了他一聲「陳序。」
「怎麼了?」
「你低一點……」
陳序就微微低了頭。
簡瞳仰起臉,輕輕在他臉上親了一下「陳序,這一次,別辜負我。」
好,這一次,我們就走到朝朝暮暮,白頭偕老去。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