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深淵女帝本輕狂
深淵女帝本輕狂

深淵女帝本輕狂洛水傾綰

標籤: 鳳後 深淵女帝本輕狂 靈異 花貴君
經典力作《深淵女帝本輕狂》,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花貴君鳳後,由作者「洛水傾綰」獨家傾力創作,故事簡介如下:【【2019雲起華語文學徵文大賽】參賽作品】她,從深淵而來,容顏絕世,囂張輕狂。不料慘遭算計,一朝重生,竟成為鳳驚國草包太女……皇室親情,包藏禍心?朝堂後院,勾心鬥角?鳳輕狂邪魅一笑:呵!舉世皆朽木,唯我傲輕狂!【另一本《快穿之妖精當道》求支持~】...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1 15:2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沈夏至的毒,讓太女府一晚上的不得安穩。
許是請御醫驚動了鳳後,鳳後擔心的將整個太醫院的太醫派遣了過來。
可各個都只知道是毒,卻不知道解藥是什麼。
一個個的跪在地上,生怕太女殿下再跟以前一樣發了渾,遷怒於她們。
沈夏至躺在裡屋里,鳳輕狂和楚凡隱坐在外屋。
看着底下跪着的太醫們,鳳輕狂頭疼的揉了揉額頭。
「堂堂的太醫院,端的都是全天下醫術最好的人,如今連你們也配不出解藥來……」
鳳輕狂勾了勾唇,聲音帶了幾分怒氣。
眾太醫即是害怕又是愧疚的跪着,頭更加的低了。
這醫術好不好的,也只有患者知道。
她們也沒有醫盡天下人,這名聲自然也就是虛名。
若不是美名廣傳,又如何有機會參加選拔,入了皇宮?
她們醫術好,也不會出差錯,可於醫術上,端的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這次,可是碰到高手了。
這是什麼毒都不知道,又怎麼來配解藥?
只是這話,她們也只能自己腹議了。
楚凡隱安撫的握住了鳳輕狂的手,眉眼間也含了幾分擔憂。
「殿下洪福齊天,夏至一定會沒事……」
鳳輕狂反握住了楚凡隱的手,嘆了口氣。
肆意的眼角也帶了一縷愁緒。
她溫柔的摸了摸楚凡隱的頭髮,眼神帶着說不出的寵溺。
「你先去睡吧,今兒夜裡把你驚動了,是孤不對……」
楚凡隱感受着鳳輕狂掌心的溫度,將臉貼到了鳳輕狂的手心。
「我們都是殿下的人,便就是家人了,夏至是個好的,如今出了事,凡隱自然也是擔心的……」
「聽話,回去歇了吧,一晚上沒睡了……」
鳳輕狂看着楚凡隱眼底的睏倦,心裏也心疼了幾分。
楚凡隱拗不過鳳輕狂,只好回了正殿。
本來打算換個衣服,再過去的,可是不知道殿內熏的什麼香,竟然讓他覺得眼皮都睜不開,睡了過去。
他剛剛躺到床上,便有小侍進來,給他蓋好了被子,臨走還不忘了拿走香爐,換上了另一種安眠的香。
這香能讓人一夜好夢,有段時間鳳帝關心北方旱情一直無法安眠,有別的官員費盡心思的弄了這麼點過來。
能夠讓人一夜好夢,醒過來後疲累盡失,神清氣爽。
旱情一過,鳳帝不藥而癒,便把這東西全部賞給了鳳輕狂。
如今府里已經有個沈夏至中了毒昏迷不醒,可別再把楚凡隱累到了。
這樣就得不償失了。
這事沒有驚動葉織緋,葉織緋是早上才得到了消息。
這時她才想清楚了昨日的異常之處在哪。
沈侍君的身上沾染一種若有若無的氣息,這東西她差點都忘了。
若不是沈侍君身上的癥狀相似,她怕是一輩子也想不起來這玩意兒。
若不是這個毒,她差點忘了了她師弟來了帝京。
「所以,你的意思是……這件事情是你師弟的手筆?」
鳳輕狂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葉織緋。
這看不出來,下手的還是熟人的熟人啊。
葉織緋感覺到了鳳輕狂的視線,原本平淡的臉上,也出現了些許無奈和幾分頭疼。
當年葉織緋經常在山下的村子裏走動,他的師弟看了覺得心裏不舒服,不知道怎麼抽風了研製了這種毒藥。
此葯只針對於男子,藥丸的形狀,捏破以後,消散於空氣中,根本看不到,隨着空氣傷人於無形……
這玩意不能要人命,可是卻會讓人長睡不醒。
「殿下,這次……怕是緋連累了沈侍君……」
葉織緋苦笑了下「這個木無心性子捉摸不定,手段陰狠,脾氣古怪……從小於我不對付……」
鳳輕狂嗤笑了聲「什麼叫不對付?依你這麼說,孤怎麼覺得是你這師弟看上你了?」
鳳輕狂的話,讓葉織緋突然沉默,臉上的神情變了又變。
看不到一絲驚喜,但是煩躁多了一些。
「殿下慎言……」
葉織緋似乎並不願意提起她的這位師弟,鳳輕狂也不追究。
她的手敲擊着桌子,發出幾聲聲響,臉色也冷了下來。
「這件事,你師弟他傷人在先,你們師門若是不處理,孤可不會這麼容易的放過他,敢傷孤的人……呵……」
鳳輕狂從來都不是一個對敵人心軟的人。
對她的人動手,便是打她的臉。
她才不管這是不是葉織緋與他的個人恩怨。
牽扯到了她,便是準備好了與她為敵了。
葉織緋認真的點了點頭「這是自然,師門不會容忍這種事情,殿下且放心,緋既然已經決定好了效忠殿下,便是師門不處理,這事因緋而起,緋也將親自給殿下一個交代……」
鳳輕狂聽着葉織緋的話,心裏這才有了分寸。
她就是害怕葉織緋會對此事心存芥蒂,才提前告知一聲。
不過就葉織緋這個樣子,身體如此的孱弱,葉織緋說給她個交代,她還有些不敢應。
若她所說,她的師弟這般厲害,萬一人家下毒手把葉織緋毒死了,這可怎麼辦?
「這事你不要親自去,孤會派暗衛去查,你也要多加小心才好……」
葉織緋只是覺得鳳輕狂多慮了,她本身從小到大的喝葯,師祖師傅親自配的,如今多年浸染,木無心的毒還沒有這麼厲害能傷的了她。
「殿下不要着急,這解藥師門裡應該會有,緋托師兄去拿,明日必到,定然確保沈侍君安然無恙!」
鳳輕狂得知此葯可解,心裏也輕鬆了幾分。
不然看着沈夏至躺在床上,緊閉雙眼的樣子,她還真覺得心裏不是滋味,擔憂的情緒時刻縈繞在心頭。
鳳輕狂坐到床邊,手指放到了沈夏至的臉上,動作輕柔描繪着他的眉眼,嘆了口氣。
她枕在床邊,還能看到沈夏至纖長的睫毛打在眼底的陰影。
「怎麼就這般傻,好好的見什麼應若憐,反而受這種罪,你若是想見了孤讓他過來見你就是……」
對於沈夏至,鳳輕狂說不上有多好。
相比起楚凡隱,鳳輕狂確實有些忽略他了。
他卻一直不爭不搶的等着,默默等着她過來,從沒有怨言。
太過於聽話了。
這樣何嘗不是另一個楚凡隱。
鳳輕狂想,她何其有幸,得這麼多好男子的真心相待?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筆趣閣閱書閣
『m.yshuge.Co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