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盛娶
盛娶

盛娶蘇瑜宣祈

標籤: 沈重霖 盛娶 蘇瑜 都市
看過很多都市小說,但在這裡還是要提一下《盛娶》,這是「蘇瑜宣祈」寫的,人物蘇瑜沈重霖身上充滿魅力,叫人喜歡,小說精彩內容概括:高高在上的攝政王說:「我家王妃鄉下來的,沒見過世面,你們不要欺負她!」那些被攝政王妃搶盡風頭的閨門淑婦們氣得瑟瑟發抖:我們是欺負她,可為什麼最後吃癟的是我們?風神俊逸的攝政王又說:「我家王妃不識數,連算盤是啥都不曉得,哪裡能掙什麼錢?」那些被攝政王妃收購了資產,合併了生意的商戶們嘴唇發抽:王爺,王妃...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3 12:4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海幸有意無意朝於希梵望去一眼,「這就是你那未來的夫婿?見着我這個未來的堂姐也不行禮,未免太過失禮,好妹妹,這鐲子莫不是你二人的訂情之物?」
「這鐲子是蘇家老祖輩所賜,好姐姐,我屋裡的手飾你隨便挑,趕緊把這鐲子還我吧。」
她以為自己說出實情,海幸知道是長輩所賜不敢造次,可海珍還是太天真了。
「我可不管是不是長輩所賜,既是給了你就是你的東西,現在你屋裡的東西我都看不上,就喜歡這個,你就給我吧。」
於希梵也見過不少不要臉的人,要人家東西還如此理直氣壯的也沒少見,只是如此跋扈欲搶的還是頭一回,「堂姐,君子不奪人所愛,你何必為難你妹妹呢。」
「誰是你堂姐?」海幸白了一眼於希梵,「你們還沒成婚呢,就跟着人喊起我堂姐來了,看來你的書都讀到了狗肚子里,將來也沒什麼前程。」
在海珍眼裡,海幸可以欺負她,但絕不能欺負她的心上人,「幸姐姐,是你讓梵哥哥喊你堂姐的,他沒有錯,還有梵哥哥學富五車,將來的前程定是遠大,不必你在此下定論。」
「喲,這還沒進人家門呢,就學着人胳膊軸往外拐了,真是女大不中留啊,真不害臊。」
先前維護於希梵,海珍是出於本能,可沒想那麼多。現在被海幸點出來,立即臉色微白,簡直不敢看身邊的於希梵。
而此時的於希梵也看出來了,這個堂姐海幸是個難纏的主兒,自己這未婚妻肯定素日里沒少受她欺負。從前他不知道可以不管,現在他知道了,可不能任由此人再放肆。
「幸姑娘別跑了題,鐲子是我祖母給阿珍的禮物,不是給你的,請還回來。」
先頭與她說話,聲音里還帶着幾分客氣,此刻卻帶着幾分薄怒,明顯是為了維護海珍這丫頭。
她可真是好命啊,得了這麼個有才有貌又心疼她的未婚夫。一想到自己的將來還不知道在哪裡,海幸心裏就又咯又堵,憑什麼海珍這麼好命,頭一回議親就遇到合適,自己三番五次議親也沒個好的個結局?
她在心底冷笑一聲,爾後聽話似的將鐲子取下來放到盒子里。可是她站得距離與海珍有十步遠,望着海珍說,「你想要,那就接着吧。」
說完,就將匣子往海珍的方向扔過去。可看着像是朝海珍扔過去的,實則早就偏離了海珍的距離。偏偏海幸沒有扣上匣子,匣子在空中拋出一個弧度後立即自動打開,鐲子也從匣子里掉出來。
海幸露出險惡的笑意,得意的看着海珍一臉的驚懼。
而海珍眼見着鐲子就要掉到地上摔碎,什麼也不顧不得就沖了過去。也不知哪裡來的力量使她幾個大步就跨了過去,先是成功的接住了鐲子,整個人都摔到了地上,然後匣子也準備無誤的砸到她的額角,一脈紅色的血像海棠花的顏色浸出肌理,嚇得海珍連痛都忘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