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現言›粟寶蘇意深的小說叫什麼名字
粟寶蘇意深的小說叫什麼名字

粟寶蘇意深的小說叫什麼名字粟寶蘇意深

標籤: 穆沁心 粟寶 粟寶蘇意深的小說叫什麼名字 都市現言
都市現言小說《粟寶蘇意深的小說叫什麼名字》是由作者「粟寶蘇意深」創作編寫,書中主人公是粟寶穆沁心,其中內容簡介:小粟寶的兔子早就被打爛了,她艱難的想爬起來,可啪一聲趴在雪地中……她覺得,她可能要死掉了。死掉了是不是就可以見到媽媽了?這時候,小粟寶耳邊卻響起一個模糊不清的聲音:...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3:1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最後馮平被救護車拉走,粟寶把范太太頭上的陰煞氣除了。
馮平還是要救的,畢竟要沐戰神為那麼個小嘍啰背負黑點,他還不配。
季常抬手捻了一絲煞氣,感受了一下說道「看她浮腫的眼皮,快要哭瞎的樣子,再看這煞氣有幾分熟悉的氣息,說不定之前附在她頭上的是愛哭鬼。」
那個愛哭鬼也是夠鬼精的,不管是遇到他們還是遇到那個陳蒼宇,都跑得賊快。
又沒抓到!
粟寶反過來安慰「沒關係的師父父,我相信下下次就能抓到她啦!」
季常突然不說話了。
小閻王都說下下次了,那肯定下下次就能抓到。
粟寶除了煞氣,又安慰道「范阿姨你別擔心哦,你看我這裡有個求子符,可靈可靈了,你要不要?」
沐歸凡「……?」
顧小八「……?」
季常「……?」
范太太愣住,旋即被她稚氣未脫的認真逗笑,點頭道「好啊,多少錢?」
她也沒問有沒有用,至少粟寶今天他們的到來算是給她出一口氣了,她也猜測自己沒幾天可活了。
所以她根本不問這符有沒有用,哪怕要一個億她也願意給——
反正她錢多。
最後她再給自己留點吃飯錢,剩下的都捐了吧……省得馮家老惦記,早就該這樣了。
范太太心底浮起一絲輕鬆。
見粟寶豎起一個手指頭,她笑道「一個億啊,好啊!」
「來,賬戶給阿姨。」
這回輪到粟寶懵逼了「???」
不是,她說的是十萬哇!
雖然一個億好多錢錢,真的真的好多!
但粟寶知道自己不能這麼要。
她忍痛說道「范阿姨,爸爸說我們不能做壞人,這個符只要一百萬……不,只要十萬就好啦。」
符紙是大舅舅給買的,上面的符文是她畫的,大舅舅說成本五毛錢,叫她不要擔心。
成本五毛錢,賣十萬已經是昧着良心啦!
不得不說,在錢這一方面粟寶算得清清楚楚的……
范太太沒說什麼,拿了粟寶賬號之後就轉了一個億,然後叮囑她這兩天錢會到款,注意查收。
粟寶抱著兒童手機美滋滋。
她賺錢了,整整十萬!
一下子可以拆五個門鎖呢,賠的起!
「對了,范阿姨你等等哦!我有個可厲害的藥方……」粟寶看到沐歸凡看了她一眼,她立刻改口說道「是我外婆求來的,可厲害了!包治百病!」
「你看我外婆現在都能跳廣場舞啦。我現在就把它寫給你。」
范太太現在也知道了粟寶身份,知道蘇老夫人的確腿好了。
「真的嗎?」她受寵若驚,無比驚喜「謝謝你!」
那她……還是有機會給她丈夫生孩子的對不對?
范太太捂住嘴巴,無聲流淚。
季常抱着手臂盤膝飄在一邊。
可惜啊,這個世上,功過是不能相抵的。
做過的壞事,終究會以另一種形式報回來。
她找陳蒼宇要求過換魂。
有幾條因為換魂試驗而死掉的性命……再怎麼也跟逃不開關係。
「這個世上啊……功過是不能相抵的……做過的壞事,總會換另一種你不能接受的形式返回來……」季常低喃道。
功過相抵,那是人間造出來的東西。
但做過的惡就是做過,惡輕惡重罷了,到了閻王殿都各有通判。
但行好事莫問前程,這句話自然也有它的道理,無功無過,一生至少也平安順遂,而積下的善也不會是白積。
就看這善惡,是到自己頭上還是自己子孫頭上了。
「走了。」來范家就是看看范太太是好是壞,現在任務已經完成,沐歸凡沒有一絲停留的意思,帶着粟寶就走。
一年後范太太身體的確好了一些,兩年後她如願所求,生出了一個兒子。
但她沒能撐住幾年,在孩子三歲的時候就去世了。
為了孩子,她狠心把充滿回憶的別墅賣掉,去了別人都不知道的地方,為孩子找了一個心地善良、沒有孩子的人家,求他們撫養孩子至少到成年。
她也記住了沐歸凡的話,做人不能太缺心眼,所以她只給了那戶人家一百萬,謊稱是她所有的積蓄——
人在巨大的財富面前會做出什麼她不敢保證,所以只能藏私的做了這個決定。
剩下的十幾億她捐出去了一半,只願為孩子祈福。
剩下的一半開了個瑞士銀行存進去,把這筆錢當作遺囑留給孩子,但需要他成年後才能繼承。
到時候孩子也長大,他會做什麼決定,那就是他自己的事了。
范太太覺得她的執念,她的任務已經完成了……終於也能下去找她的丈夫,也對公婆有個交代了。
只是和孩子生死離別的心如刀割,也只能自己承受。
當然,這些都是後話。
**
粟寶和爸爸離開范家後,在回去的路上忽然看到路邊,有一隻狗趴在另一隻狗身邊,安安靜靜的,但它眼睛卻是濕潤潤。
躺在地上那隻狗七竅流血,明顯已經僵硬了。
粟寶愣了愣,連忙指着路邊「爸爸,停車……」
下車後粟寶連忙要跑過去,然而這時候有人卻比他們更快。
一個年輕男子拿着手機,一邊走向那兩隻狗一邊說道「我正在買菜回去的路上,結果你們猜我發現了什麼……」
他似乎覺得這話不對,立刻又停下來,倒退回去。
這次他拿着手機,小跑着朝狗跑去,語氣焦急「我在買菜路上剛要回去,突然發現這邊有點不妙。」
他喘息着,好像跑了很累的樣子,終於在狗面前停下「這……天啊……這也太……」
他好像說不下去了,鏡頭開始搖晃。
粟寶早已愣住,之所以沒有上前,是因為這個男的頭上有個惡鬼……
狗狗看到終於有人來了,充滿希冀的朝他搖了搖尾巴,小心翼翼的,眼神可憐巴巴的乞求着什麼……
手機版閱讀網址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