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蘇檸秦斯越小說
蘇檸秦斯越小說

蘇檸秦斯越小說二婚夫人甜又暖

標籤: 宋念柔 蘇檸秦斯越小說 都市 霍子城
小說《蘇檸秦斯越小說》,是作者「二婚夫人甜又暖」筆下的一部​都市,文中的主要角色有霍子城宋念柔,小說詳細內容介紹:籍……全都是她的!昨天扯了離婚證她就沒回來,只能今天來取走自己的東西。沒想到他們就這麼著急!蘇檸捏緊拳頭進了客廳。前夫霍子城和大着肚子的宋念柔正坐在沙發上,一邊看電視一邊膩歪。看到她進來,兩人都收起了臉上的笑。宋念柔扶着肚子起來:「姐,不好意思啊,你的東西……」「別叫那麼親!」蘇檸打斷她,淡笑着道:...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3 19:5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蘇楠回到家,天色已經暗下來。
三個小傢伙圍在茶几前,對着她帶回的糕點吃得不亦樂乎。
笑笑整個人幾乎趴到茶几上,小腮幫子倉鼠似地塞得鼓鼓囊囊,嘴裏還不忘含混道「媽咪,這個鮮花餅好好qi,笑笑好稀飯!」
「你就是個小饞貓,有什麼不喜歡?」樂樂嘴上嫌棄,手卻誠實地搶了兩塊。
唯恐慢上兩秒就被笑笑吃光了。
子幸老沉地看着弟弟妹妹,無奈搖頭,細品着手上那小小的一塊「甜而不膩,香而不悶,入口齒頰留香,的確比外面的好吃多了。」
「喜歡吃就多吃點,奶奶說了,下次來再給你們帶。」
蘇楠跟母親坐在沙發上,望着三個小傢伙,滿眸柔光。
王茜看着她的樣子,心裏有些發酸,但更多是高興「你們……相認了?」
蘇楠收回視線,淡淡搖頭「最多算是和解吧!跟過去的自己和解!」
對於過去那些事,她曾有怨有恨,有過無數次想質問的衝動,但現在……她只想遵從本心,其他順其自然就好!
「可她畢竟生育你一場?」
王茜沒有自己的孩子,但她理解體諒一個母親的心情。
懷胎十月,忍痛產子,那是件非常辛苦的事情。
「我知道。」蘇楠攬着她的肩,將頭輕輕靠在她肩上「但這麼多年沒有絲毫音訊,就算她是我的親生母親,不是她故意要放棄我,我也做不到一見面就開口想她撒嬌叫媽。她現在在我眼裡,不過就是個跟我有着血緣關係的陌生人而已。」
她聲音微頓,補充道「而且,我覺得她應該也有自己的打算和考量,並不是那麼迫切堅定地想要認回我。就這樣吧,在彼此徹底放開坦誠之前,保持點距離從朋友開始,挺好!」
王茜歪頭,心疼地用臉頰蹭了蹭她的額頭「你自己決定,沒有遺憾就好。」
「有您和爸,有阿越和孩子們,還有那麼多好朋友,我已經很幸福了!」
蘇楠笑,撒嬌地抱着她「只是白澤言的事,又要麻煩您和爸了。」
「傻丫頭!」王茜親昵地嗔她一眼「別說小姜是你最好的閨蜜,就光是為人醫者這一點,那也是我們應該做的事。」
「就知道你們最好了!」蘇楠笑道,忽然嘆口氣「我現在最着急的啊,就是婚禮的日子。為了浪漫,為了與眾不同,腦子一熱就跟阿越把時間定在了今年初雪那天。誰能確定那雪到底哪天下?簡直就是自己挖坑自己跳。」
樓上,秦斯越從書房出來,剛好聽到這話,不由輕笑。
這個傻丫頭,為什麼連自己懟自己都這麼可愛?
他無聲地退回書房,撥通徐之昱的電話。
微涼的夜風中,高高的古城牆上,徐之昱正牽着秦思蘭的手緩步而行。
明月高懸,滿天繁星,淡淡的月光在古樸的石牆上投射出一雙長長的剪影。
手機響起,看到是秦斯越的號碼,徐之昱立刻接起。
「人工降雪?」
聽清好兄弟的意思,徐之昱哭笑不得「你伸手感受下外面的溫度,你覺得這個季節能行?泡沫假雪行不行?」
「不行。」秦斯越堅決道「必須是真雪。不需要下得多厚,但飄雪時間盡量能長一點,最好能下個三天三夜。」
徐之昱……
「下幾天都沒問題,關鍵溫度和雲層得達到標準。」他抬頭看了看天「現在秋高氣爽,別說白天,晚上都一點積雲都沒有,再等等吧!」
「如果簡單我還找你做什麼?」秦斯越皺眉,語氣有些不耐「你這是談戀愛智商下降了?」
「對,我現在正跟你妹妹談戀愛呢,不但智商不夠,時間也不夠。」徐之昱握緊秦思蘭的手,一臉理直氣壯。
秦斯越……
「行,你好好談。」話落,他就要掛電話。
驀地,想起什麼,他又叮囑道「好好對阿蘭,否則我不會放過你。」
掛斷電話,徐之昱忍不住笑起來「阿越現在的爹味真重!」
那麼近的距離,及時徐之昱沒有刻意開免提,秦思蘭也聽到七七八八。
她佯裝慍怒,嗔道「不許說我哥,我哥現在多可愛啊!細心體貼,溫暖又接地氣。當然,最重要是一如既往對我好!」
知道不是血緣上的親兄妹,但不管是秦斯越還是白思卉,他們都沒有表現出半點疏離冷淡,這是秦思蘭最高興的事。
「是是是,你哥最好,你哥天下第一。」徐之昱寵溺地附和道「不過他現在是不是也太接地氣太寵妻了點,為了早點舉行婚禮,連人工降雪都想出來了?」
「這就是他們的浪漫,你懂什麼!」秦思蘭歪頭,一臉傲嬌,甚至有點羨慕。
徐之昱秒懂她那點小心思「那如果我們結婚,你想選個什麼日子?」
秦思蘭眨眨眼,唇角勾起一抹促狹「那必須比他們更厲害,就……就選有流星雨那天吧!」
她話音剛落,便見一顆流星從天際划過。
「流星!真的有流星啊!快,快許願!」
秦思蘭興奮得差點跳起來。
她撒開徐之昱的手,雙手在胸前合十,虔誠地閉上眼睛。
徐之昱隨着她的樣子雙手合十,視線卻不受控制地落在她臉上。
月光融融,落在她白皙的臉上,長翹的睫毛微動,滿臉都是孩子般純真的虔誠。
他心念微動,等到反應過來,已經情不自禁吻上她的臉頰。
秦思蘭愣了愣,睜眼詫異地看着他。
徐之昱神情微訕,嘴上卻道「作為你的男朋友,難道我連這個權利都沒有?」
「有。但我覺得你還可以更大膽!」
秦思蘭促狹一笑,墊腳環住他的脖子,主動吻住了他的唇。
柔軟的馨香撲面而來,帶着炙熱的呼吸,徐之昱全身的血液都沸騰起來。
「叮鈴鈴……」
難捨難分之際,徐之昱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打破寂靜,打破旖旎!
他以為是秦斯越,有些懊惱地嘆出口氣,直接接起。
「救命!大哥救命!」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