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蘇卿陸容淵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
蘇卿陸容淵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

蘇卿陸容淵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在他深情中隕落

標籤: 玄幻 秦素琴 蘇卿 蘇卿陸容淵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
小說《蘇卿陸容淵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超級好看的玄幻小說,主角是蘇卿秦素琴,是著名作者「在他深情中隕落」打造的,故事梗概:」男人一眼就看出蘇卿是中了葯。「幫我!」蘇卿抓住男人的手,她等不到去醫院了,她不想死的話,只能找眼前的男人幫忙。男人冰涼的體溫讓蘇卿想要的更多,肌膚觸碰那一瞬間,最後一根弦也崩斷了。「女人,你可要想清楚了,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我想活...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7 22:5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陸容淵的一番話讓蕭騰終於意識到事情不對勁了。
蕭湛早年受過很重的傷,這兩年又是大大小小的傷,而蕭湛突然請假在家,現在又隱退,那麼只有一個可能。
蕭湛的身體出了問題。
蕭騰聯繫不上蕭湛,也聯繫不上蕭母,他只能通過律師,轉告蕭母,他同意離婚,一個小時後,民政局見,這才把蕭母誆騙出來。
民政局門口。
蕭騰早早就等候着,見蕭母一露面,快速下車走了過去「舒雅,兒子呢,蕭湛在哪裡,他到底出什麼事了。」
蕭母很冷漠地看着蕭騰「戶口本帶上了吧,進去辦離婚手續吧。」
到了蕭騰這個地位,離婚已經不需要批准了,他自己就能給自己批准。
可他沒想過離婚。
「胡鬧什麼,都一把年紀了,好端端的,離什麼婚,你快告訴我,兒子呢?你快說啊,真是要急死我啊,他不是你一個人的兒子,也是我兒子,我有權知道他現在的情況。」
蕭母看着蕭騰心急如焚的樣子,問「你是真擔心兒子,還是擔心沒有人再受你的控制,替蕭家光宗耀祖了?」
「你哪那麼多廢話,我當然是擔心兒子,我盼望他成才,又有什麼錯,你怎麼總是這樣婦人之見。」蕭騰說「現在不止我一個人着急蕭湛,大傢伙都着急呢,他撂挑子不幹了,總得有個交代……」
蕭騰情緒激動,還在不停地指責蕭母慈母多敗兒,指責蕭湛不負責任。
蕭母失望地說了一句話「他已經沒時間給你們這些人交代了,他為蕭家,為這個國家,已經將能貢獻的都貢獻了,他現在就剩下幾年不到的時間,難道,還不能自己做主?蕭騰,你從來只想着自己,有沒有想過兒子?為了虛無縹緲的權力,你要讓兒子去死嗎?讓蕭家絕後是不是。」
蕭母的話,就像是一盆冷水從蕭騰的頭頂上澆下來,一下子就熄火了似的。
蕭騰難以置信地看着蕭母「你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蕭湛怎麼了?」
蕭母的眼淚止不住地流「兒子生病了,他拿命換來的今天,他沒有多少日子了,蕭騰,你就放過兒子吧,讓他自在的過幾年,醫生說了,他現在的身體,猶如七八十歲的老人,而且隨時都有可能癱瘓在床上,你讓他拿什麼去為蕭家光宗耀祖?」
蕭騰愣在原地,頓時就明白了陸容淵剛才的意思。
陸家兒子多,個個身體健康,而他的兒子,已經沒幾年時間了。
「兒、兒子在哪?」蕭騰的聲音已經顫抖了。
蕭母流着淚不說話。
……
中醫館。
後院。
陸顏陪着蕭湛在院子的躺椅上曬太陽,今天的天氣還不錯。
蕭湛已經在躺椅上睡著了,陸顏在旁邊說著話,見他睡著了,她斂去悲傷,細心的為他蓋好毯子,陪着他繼續這麼悠閑自在的躺着。
「蕭湛,這麼多年,我們還真沒有像現在這樣輕鬆自在過,真好。」
陸顏的眼眶裡泛着淚花,讓站在走廊里的車慕白都不忍心打擾二人。
陸桐站在車慕白身邊,看着院子里的兩人,也是不甚感慨「可惜了。」
陸桐也與陸家人接觸了這麼久,她內心裏是極其佩服陸顏的,看到兩人這樣的結局,自然惋惜。
車慕白側頭看着陸桐,說「所以,要珍惜眼前人。」
聞言,陸桐側目,正好與車慕白的視線對上,觸不及防的對視,亂了陸桐的心。
陸桐迅速移開視線,說「我要回學校了。」
車慕白問「都放假了,你回去做什麼。」
陸桐沒有搭理車慕白,徑直走了出去,這都這麼久了,陸桐自然也知道車慕白的心意,可車慕白就是遲遲不開口,她也生氣。
車慕白一笑,快步追了上去,伸手牽住她的手「你們女孩子,就是矯情,非要把話說到嘴邊上。」
觸不及防的牽手,讓陸桐心砰砰直跳,可是那句話,就不讓人高興了。
陸桐語氣裡帶着些情緒,說「你愛說不說。」
陸桐甩開他朝外走,他繼續去牽手,眼裡帶笑「我愛。」
陸桐整個人定住,他笑了,湊到她耳邊說「我的心意,你還不明白?鳳求凰的皮膚都穿過了,在我心裏,我早當你已經嫁給我了。」
他將她的手,緊緊地握在手心裏,牽着她往前走「今天回家吃飯,我媽嘮叨了好幾回了,今天我爸媽下廚。」
陸桐心底欣喜翻騰,喜悅都溢在臉上了,笑着跟他走。
她嘴上嘀咕「一句話,你憋了這麼久。」
「因為你還不到法定結婚年齡。」車慕白說「還有三個月零二十一天,你就二十歲了,可以了。」
陸桐有些招架不住這樣的溫柔攻勢,原來,他早在心裏盤算着娶自己。
「你不也沒到法定結婚年齡。」
「當初我爸媽給我上戶口的時候,心大,報大了一年,現在,我隨時可以領證了。」
兩人一邊朝停車場走,一邊聊領證的事,陸桐都沒有反應過來,這不知不覺就入坑了。
陸桐自從來帝京後,一直都受着車慕白的照顧,她上了京大後,學的又是醫學,兩人走得更近了,那層窗戶紙雖然沒有捅破,中醫館的人也都以為他們在一起,是一對金童玉女。
他們沒有什麼轟轟烈烈,有的只是一見鍾情,日久生情。
他對她一見鍾情,她對他,日久生情。
車家。
原本想要出去逛街的白飛飛收到兒子的信息,趕緊讓車成俊去買菜「準兒媳婦要來家裡吃飯,趕緊的買菜做飯。」
兒子先斬後奏,也不提前打聲招呼,可要忙壞了兩人。
趁車成俊買菜的時候,白飛飛給蘇卿打電話,向蘇卿取取經,這準兒媳婦上門,當婆婆的要怎麼做。
蘇卿接到電話後,在電話里就樂了「你怎麼緊張成這個樣子,飛飛,這可不像你啊。」
她還真的很難得看到白飛飛這麼興師動眾過,這年頭,婆婆不好當啊。
白飛飛說「一眨眼,都混到了快要當婆婆的年紀,還有什麼不可能的,慕白跟小桐應該快到了,我是不是應該包個紅包?包多少合適?我記得你上周你送的那套翡翠,我放在庫房裡了,我去找找,之前我聽你們說,璐璐的准婆婆給了六百多萬的紅包,那我也不能吝嗇了,根據行情,再添兩百,你覺得怎麼樣?」
蘇卿在電話那邊樂得不行,全程都在聽白飛飛自說自話了。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