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蘇淵江雲煙
蘇淵江雲煙

蘇淵江雲煙蘇淵江雲煙

標籤: 蘇淵 蘇淵江雲煙 都市 陳淦
蘇淵陳淦是都市《蘇淵江雲煙》中的主要人物,梗概:蘇淵一邊走着,一邊試探性修鍊。體內奇經八脈猶如全息影像湧現在腦海里,所運轉的氣息遊走全身,帶來是無法言語的舒爽。運轉一周,蘇淵抬起頭,長大嘴巴,跟見了鬼似的。第一醫院...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4 13:3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2527章秦家家風
「啪!啪!啪!」
蘇淵的掌聲瞬間驚動了所有的人。
牢里眾人紛紛的看向蘇淵。
被打蒙的老者從地上爬起來,迅速的衝到了牢籠的邊緣,眼中充滿了期望。
「救命啊!只要你們能放了我,讓我立刻殺了秦家的這些人,我都絕不眨眼!我幫你們去抓秦瑤瑤!快放了我!」
老者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樣看着蘇淵。
蘇淵在牢籠外停下腳步,手掌上幽黑的力道,朝着那牢籠的大門拍了下去。
頓時周圍的結界晃動起來,光芒大作,僅僅只是顫抖了幾下,就徹底的崩潰,所有的結界都化為烏有。
蘇淵並沒有停手,無形的力量卷向牢籠,牢門被打開。
邊緣之處的老者,頓時興奮了起來。
「這位小哥,就是他們幫助秦瑤瑤逃跑的!他們還想殺了我,讓我不要抓秦瑤瑤,你快叫醒他們!」
老者怨恨的看着秦家的眾人,恨不得蘇淵能夠立刻殺了面前的這些族人。
只是激動的他絲毫沒有注意到,蘇淵的手掌屈指彈出了一抹幽光,片刻後便鑽入到了他的眉心之內。
頓時,激動的老者,眼中流露着驚恐慌亂之色。
站立的身軀頹然倒在地上,眼珠子轉動想要看向蘇淵,問清楚為什麼,只是他卻一個字兒都說不出來了。
「背叛族人,不忠不義,有違秦家家風!都是你咎由自取!」
秦得酒看着已經倒地的人,清醒過來之後,頗具威嚴的說道。
蘇淵眼睛停在秦得酒的身上,看着周圍那些秦家的族人,心中升起了淡淡的親近之意。
他也沒想到,見到秦得酒竟然是在這樣的場面下。
此刻的蘇淵也終於明白為什麼父親會如此的信賴秦得酒。
秦家的家風如此,正直團結,哪怕是出現一個敗類,也絲毫不能影響秦家的家風。
這樣的家族,世間少有。
他們的赤誠,也是罕見的。
即便蘇淵頭一次見到秦得酒,可心中也升起一抹親近之意。
這樣的一個家族,充滿正義,又如此的團結正直,理應有一個更加美好的未來。
卻沒想到,他們竟然會成了眼紅之人的對象,整個家族都被人毀掉,全部都淪為階下囚,還受盡羞辱折磨。
這樣的混亂因果,如何能夠讓天下之人信服?
若是不能撥亂反正,只怕以後天下會變得更加混亂!
察覺到蘇淵的眼神,秦得酒也愣愣的看了一眼,眼底深處像是能夠探查清楚蘇淵的來歷一樣「年輕人,多謝!若非是你出手解決我三叔,恐怕,我們秦家一族就真的要遭殃了!」
秦得酒能夠看得出,蘇淵並非是魏家的人。
「秦叔叔,跟我不必那麼客氣!我是來帶你們離開的!」
蘇淵恭謹的望着秦得酒,緩緩的開口解釋道。
秦家這麼多的族人,想要把他們全部都帶出去,那就必須要讓他們擁有絕對的信任。
秦得酒愣了愣,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蘇淵竟然會這麼稱呼他「年輕人,我們秦家想來的是知恩圖報,你救了我們,倘若的我們逃過此難。說有用的找我們秦家的,儘管開口,我們必定厚報!」
「秦叔叔,現在不是報恩的時候,還是趕緊說說,你們打算怎麼處置他?」
說著,蘇淵看向了已經被打昏死過去的老者。
秦得酒儘管有些困惑,但是正事要緊,猶豫了瞬間還是轉過頭看向了昏死過去的老者。
「他想要出賣族人,出賣族中的血脈來換取自己的生路,那就讓他嘗一嘗他為此付出性命的滋味!這種敗類,我們秦家,不要也罷!」
秦得酒的話一出口,秦家的眾多族人都拍手叫好。
顯然老者的舉動完全都違背了秦家的家風,一時之間也被眾人所拋棄。
蘇淵自然沒什麼意見「秦叔叔,他已經被惡果反噬,把他直接扔在這牢里,讓他自己等死就是。你們還是趕快準備一下,跟我一起離開吧!秦瑤瑤就在外面等你們!」
蘇淵來不及解釋太多,這麼多的人,要他一個人護着離開,並不是那麼容易的。
這裡的動靜很快就會被人察覺,只有在魏家的強者到來之前,他先將人送出去,才是最完美的結果。
秦家的眾人卻一點都弄不明白蘇淵的意圖,全部都猶豫的看着蘇淵,卻並沒有出去的打算。
秦得酒不解的看着蘇淵「年輕人,你認識瑤瑤?」
蘇淵看得出來,他們都有極為強烈的防備之心,哪怕自己剛剛出手救了他們,可以並不能夠打消他們心中的顧慮,贏取他們全部的信任。
無奈之下,蘇淵只能夠耐下性子來解釋道「秦叔叔,我是蘇淵,蘇秦的兒子!」
秦瑤瑤沒有出現在這兒,就算是他再怎麼解釋,眾人也未必會全部信任他。
唯一的辦法,就是表明自己的身份。
按照秦家的家風,即便隔了這麼多年,秦得酒也未必會排斥他。
這一句話一出口,秦得酒都愣住了,一雙眼眸在蘇淵的身上來來回回,左左右右打量了好幾遍。
他彷彿是在確認蘇淵的話,究竟是真是假。
蘇淵也沒有過多的解釋,任由着秦得酒仔細的膽量「像!的確是太像了!你就是老蘇的兒子?沒想到,我竟然會在這裡見到你?當初的小嬰兒,竟然已經長得這麼高這麼大了!」
蘇淵點了點頭,這才接着認真的說道「秦叔叔,這下你們可以跟我走了吧?瑤瑤就在外面,他們在等你們,只要你們跟我一起離開,馬上就能見到她!」
蘇淵來不及解釋太多,這個時候趁着魏家的強者還沒有出現,是離開的最好時機。
等到秦家的人和秦瑤瑤見面,到時候一切不踏實,全部都迎刃而解。
秦家的族人紛紛的看向秦得酒。
秦得酒大手一揮「 走!全部都聽從蘇淵的調遣!我信得過他!他是老蘇的兒子,絕對不會騙我們!」
秦得酒的話一出口,秦家的這麼多族人也都興奮了起來。
蘇淵迅速的打開了兩間地牢的牢門,所有的人跟隨着蘇淵沖向了地牢的出口。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