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歷史›隋末之大夏龍雀
隋末之大夏龍雀

隋末之大夏龍雀墮落的狼崽

標籤: 歷史 李煜 楊玄挺 隋末之大夏龍雀
李煜楊玄挺是歷史小說《隋末之大夏龍雀》中涉及到的靈魂人物,二人之間的情感糾葛看點十足,作者「墮落的狼崽」正在潛心更新後續情節中,梗概:大業九年,李煜來到黎陽碼頭邊,成為叛軍楊玄感手下一員;這個時代,天下倒懸,民不聊生,反叛者無處不在,蒼生離亂;這個時代,世家掌控天下,寒門走投無路;這個時代,李淵、李建成、李世民父子三人.....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14:2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
最新章節!
程咬金看着走進來的三兄弟,遲疑一陣,才說道「三位殿下,雖然鳳衛都已經將道路探明了,但數萬大軍前往,深入不毛之地,難免有遺漏的地方,
三位殿下,身懷皇室血脈,若是出了事情,如何了得?」
「大將軍這句話可是說錯了,我等兄弟雖然是父皇的兒子,但在戰場,卻是大夏的校尉,
憑什麼那些士兵們都會衝鋒陷陣,我等兄弟三人就不行呢?」李景智搖頭說道「在軍中,一向都是以軍功說話,我們等兄弟也不例外。」
「大將軍,現在敵人根本不是我們的對手,在國內,難道還有人是我們的對手?」李景峰拍着胸口說道「我們兄弟三人雖然不如小程將軍那樣熟悉軍中事務,但指揮一萬大軍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程咬金看了三人一眼,然後說道「既然三位殿下想出去闖一闖,那末將若是不答應,豈不是壞了三位殿下的性質,既然如此,那就請三位將軍各自領軍一萬,程處默領軍兩萬,繼續南下,到達那曲河之後,就率領大軍東進,將松贊干布擋在氂牛河之南。」
在吐蕃,
水源很豐富,氂牛河之南,就是那曲河,若是以前,松贊干布若是在氂牛河防守不利,還可以兵退那曲河。那曲河水流湍急,大夏想要渡過那曲河,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現在程咬金要做的就是派出兵馬,封鎖那曲河,將松贊干布等人困死在氂牛河之南,那曲河之北的狹長地帶,順帶截斷松贊干布的糧道。
「四面合圍,這次我倒要看看松贊干布這次能逃到哪裡去。」程咬金一巴掌拍了下來,這次他冒險分兵,就是為了封鎖松贊干布,徹底的解決這場戰爭。他不相信在這種情況下,李勣還有回天之力。
李景智等人聽了也都露出笑容,此舉雖然冒險了一些,但一旦成功,
將會對松贊干布帶來致命的打擊,松贊干布一死,
整個吐蕃將無兵抵抗。
更重要的是,三位皇子將會因此而建功立業,程咬金相信,無論皇帝是這麼想的,但自己兒子能建功立業,都是很高興的。
「程處默為先鋒,臨淄王斷後,四支兵馬相距五十里,一旦發現有一隊人馬出現險情,一定要相互協作,互相支援。」程咬金叮囑道。
機會雖然是很大,但程咬金知道此事絕對不能出了問題,否則的話,程咬金一家老小的性命將會隨之斷送。畢竟是三位皇子和數萬大軍。
「末將遵命。」程處默和李景智四人聽了轟然響應,這是他們第一次獨當一面,雖然各自的兵馬並不多,但合計在一起,數量卻是相當龐大,佔據了西線兵馬一半還多,程咬金這是在賭。
第二天的時候,程咬金率領四萬多人馬出發了,聲勢浩大,為了迷惑祿東贊,他命令士兵多豎旗杆,在馬尾巴上綁着樹枝,捲起灰塵,前排和後排中間的間隔比較大,看上去人數很多。
祿東贊的確是被程咬金給欺騙了,實際上,他並沒有往那方面去思考,在他看來,程咬金擊敗自己之後,下一步就是追着自己的腳步,對松贊干布形成合圍。
對於這種事情,他沒有任何辦法去解決,畢竟自己現在是敗軍之將,只能是尋找有利的地方,節節抵擋大夏的進攻。
中軍大帳內,松贊干布很快就接到祿東贊傳來的消息,他只能緊急召集李勣前來商議,現在的吐蕃也只能指望李勣了。
「程咬金兵馬狂飆突進,祿東贊雖然召集了兵馬,但對於我們來說,在局面上已經落了下風,指望祿東贊抵擋住程咬金的進攻是不可能的事情,贊普應該考慮好撤軍的事情了。」大帳內一片寂靜,只有松贊干布和李勣兩人。
「大將軍,難道就沒有其他的辦法嗎?」松贊干布心中很憋屈,這場戰爭打到現在,自己都是率領大軍不斷的後撤,現在是撤的不能再撤了,大片國土都已經丟失了。
李勣苦笑道「贊普,現在敵人是三面合圍,兵力遠在我等之上,若是等到以後,那就是四面合圍了,畢竟大夏還是不想犧牲更多的人馬,他們寧願損失的錢糧,可一旦對方加大進攻力度,拼着損失,對我們進行進攻的時候,我們就會面臨四面進攻。」
「四面圍攻?你擔心的是南面?」松贊干布臉上露出一絲遲疑,這段時間,蘇勖徵召了大量的青壯,這些青壯大多都是送到了南線,交給了柴紹,這個時候,從李勣的口中居然得到四面圍攻的字眼來,這就讓他心中生出一絲不悅來。
「南面是一個問題,更重要是眼前的局勢,贊普,我們或許還有後撤,最後的結果,就是和敵人會戰於邏些城下,在邏些周圍的地方都要放棄。只剩下西面的地盤,這些我已經讓蘇勖開始辦了,從那曲河開始,一直到邏些,這裡將是千里無人煙,所有的水源,我都會下劇毒,讓大夏兵馬有來無回。」李勣面色猙獰,消瘦的面容上多了幾分殘忍。
松贊干布聽了忍不住打了一個冷戰,李勣這是準備打造一個數百里的無人區,不僅僅是無人,而且還是劇毒,百里無人煙,數百里之內,連水源都是有毒了。
「就算擊敗了大夏,恐怕我們的百姓數年之內,也不能在那裡生活,在那裡放牧了。」松贊干布忍不住嘆息道。
「贊普,只要保住我們的性命,一切都好說,大夏這次出征,也是勞師遠征,一旦數十萬大軍無功而返,甚至傷亡慘重,大夏必定元氣大傷,甚至國內還會有人興兵造反。這就是我們的機會。」李勣解釋道。
松贊干布點點頭,這也是他的設想,只是事到臨頭的時候,松贊干布心裏面還是有些下不手。
「既然如此,那大將軍那邊先行撤退,和我會合,然後,南下。」松贊干布見事情已經確定下來,也就不在反駁了。
「柴紹那邊倒是提出了一個計策,不知道有沒有效果。」松贊干布看着眼前的李勣,忽然幽幽的說道。
「贊普說可是要刺殺大夏的官員?」李勣瞬間就明白了松贊干布的決定,他想了想,頓時苦笑道「羅真人那些人已經等不及了,眼見着我們的局面一時間難以打開,所以想行最後一擊也是有可能的。」
「相父那邊同意了。」松贊干布又說道。
「不管對方可同意,我們和中原失去聯繫很久了,對方心中慌亂,只是按照當初我們的計劃,在行動之前通知我們一下而已。他們和我們是不一樣的。」李勣搖搖頭。
李勣和蘇勖等人認為,王朝之間的爭鬥,講究的是軍隊之間的廝殺,而不是其他,而羅真人這些李唐餘孽認為,兩國之間的爭鬥,不管用什麼手段,只要獲得了最後的成功,其他的一切都好說。刺殺也不是不可以的。
放在以前,松贊干布是反對這種刺殺的,王道之爭,豈能用這種刺殺這樣的低等手段來應對。但現在不一樣了,形勢已經鬧成如今這個樣子,連吐蕃都有可能敗亡了,哪裡還在乎這些事情,若是能因此將解決敵人的糧道,那是再好不過的事情。
李勣也罕見沒有反對,大夏勞師遠征,為何能做到這點,就是大夏有無數錢糧供皇帝揮霍,大夏的糧道不僅僅是巴蜀,是江南,還有中南半島,那些都是大夏的地盤,有的地方一年三熟。
若是能斷了大夏的糧草,大夏數十萬大軍最好的結果,就是退回佔領的地方,否則的話,所面臨的結果,就是全軍覆沒。
「這也是一種手段,不過,我認為這最關鍵的還是如何解決眼前的局勢,刺殺只是小道而已。」松贊干布很快就將這一切拋之腦後,就算將大夏主持糧道的官員刺殺之後,又能怎麼樣呢?大夏的官員也不知道有多少,他認為損失了一個之後,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影響。
李勣聽了也點點頭,這點他和松贊干布的想法是一樣的,認為刺殺並不能解決眼前的問題。
當然,他是這麼想的,但遠在燕京的羅真人和霍裕農等人卻不是這麼想的,大夏兵馬進入吐蕃之後,直接橫掃多彌、羌塘等地之後,大夏的軍方開始將前線的消息傳入燕京。
一處酒樓中,人聲鼎沸,不少人都聚集在一起,一邊喝着小酒,一邊談論着國事。
「知道嗎?現在吐蕃的松贊干布已經被陛下圍困起來了,三面合圍,哼哼,我看這場戰爭即將結束了。」人群之中,有人臉上露出喜色,說道「我那兄弟還在前線,還寄來書信,說是陛下親征,差點將李勣那個叛賊生擒活捉了。」
「哼,這都是李勣乾的好事,若不是他,吐蕃早就被我們所滅了,哪裡有這些麻煩事。」旁邊有人大聲說道「哼哼,像這樣背叛大夏的人,就應該將其活剮了。」
「我大夏雄踞天下,吐蕃一個番邦小國,居然興兵犯境,簡直就是找死,若我是吐蕃國主,一定會老老實實臣服於大夏,現在敢逆天命而行,不是找死是什麼?」
「還有李勣、蘇勖這些人李唐餘孽,這些人都該死,居然去幫助異族人。各個都該殺。」
酒樓中傳來一陣陣議論之聲,在角落處的一個中年人聽了面色陰沉,他右手握着一個茶杯,雙目中儘是仇恨之色。
「霍先生。」對面一個相貌儒雅的中年人看着對方,見對方如此模樣,心中有些擔心。
「沒事,已經習慣了。」霍裕農苦笑道「每次聽到仇人消息的時候,都是如此模樣。」
「先生也和那些李唐餘孽有仇?」中年人聽了,頓時嘆息道「可不是嗎?若不是這些李唐餘孽攪動風雨,大夏豈會在這個時候勞師遠征?」
「是啊,是啊1霍裕農聽了之後,臉上露出一絲強笑。他低着頭,也不知道在想着什麼。
「看,范大人的馬車。哎,滿朝文武之中,唯有范大人才是兢兢業業的,幾十萬大軍的糧草周轉都掌握在范大人手中,我可是聽說了,范大人自從大軍出征之後,就沒有好好休息過了。」中年人十分敬佩。
「是啊!陛下遠征,多是范大人主持錢糧,讓陛下沒有後顧之憂,范大人堪稱我的大夏的蕭何啊1霍裕農見狀,嘴角露出一絲冰冷的笑容,雙目如電,望着那輛朱紫馬車緩緩而行,馬車周圍倒是有十名侍衛跟隨,這是宰輔的待遇。
只是在霍裕農看來,這些侍衛已經失去了警惕性,大約認為這是在燕京,十分太平,所以才會是如此模樣。
「砰1
就在這個時候,遠處傳來一陣慘叫聲,就見周圍人群之中,忽然有十幾個青壯朝侍衛殺了過去,在不遠處的人群這種,又有人殺了過去。
那些侍衛哪裡想到,在燕京城中居然有人刺殺當朝輔政大臣,一個不留神,眨眼之間,就有數人被擊殺。剩下的四個侍衛臉上露出慌亂之色,他們不敢上前廝殺,而是護衛着馬車飛快的逃離。
就在這個時候,那些刺客也不知道哪裡摸出手弩來,一陣陣厲嘯聲傳來,數十隻弩箭就射入馬車之中,隱隱可見有鮮血低落。而那四名侍衛早就在弩箭下被射殺。
「啊!有刺客。」
朱雀大街上,眾人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發出一陣驚呼聲,街道上的人群四下奔逃,場面十分混亂。至於馬車上的范謹,已經無人管對方的死活了。
「不好,范大人遇刺了。」
中年人嘴巴張的老大,忍不住大聲喊了起來。
整個酒樓上的人都被眼前的情況驚呆了,在燕京城內,大夏的宰相居然被人伏擊,而且現在是生死不明,眾人都知道,大夏的天塌下來了,緊接着而來的,恐怕就是大盤查了。
「快,趕緊離開這裡。」
有人趕緊說道。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