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他對我神魂顛倒
他對我神魂顛倒

他對我神魂顛倒青樺

標籤: 他對我神魂顛倒 夏樂姍 林穆雅 都市
正在連載中的都市小說《他對我神魂顛倒》,熱血十足!主人公分別是夏樂姍林穆雅,由大神作者「青樺」精心所寫,故事精彩內容講述的是:他結結巴巴道:「楊翠嫂,這也……也不能怪我,實在是……李有田他倆……。」聽到張冬的解釋,楊翠抿了抿嘴巴,並未接話,其實她的心情也沒有像表面這般平靜。眼見楊翠沒生氣,張冬紅着臉極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緒。然而,他卻沒發現,那石匣深處,卻突然跳出來了一隻渾身赤金的蟾蜍...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4 12:0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就在張冬驅車回診所的路上。
海山市東郊櫻花會所,其中一個辦公室里。
柳生正源滿臉陰鬱的坐在辦公桌後面,手裡把玩着兩隻文玩核桃,似乎在等待着什麼。
忽然,外面響起敲門聲。
「柳生君,是我!」
聽到這個聲音,柳生正源渾身一震,對外說了聲。
「請進!」
辦公室門推開,走進來的正是葛存山和廖光宗兩人。
看到葛存山,柳生正源的眼神透着複雜。
「葛先生來了!這位應該就是你的徒弟,那位廖先生吧!」
葛存山笑呵呵的說道「沒錯,就是我的愛徒!光宗,這位就是我跟你提過的柳生君!柳生君可是倭鬼國柳生家族的天驕,論天分不亞於你!」
廖光宗淡笑着點頭「柳生君好!」
面對葛存山的稱讚,柳生正源卻感到莫大的諷刺。
他算什麼天才?
跟張冬和曾小川這種天驕比起來,他連渣渣都不是!
如果是以前,柳生正源面對比他強的天驕,雖然表面上很客氣。
可在他內心裏,卻是認為自己將來肯定比對方要強!
柳生正源所依仗的,正是山本櫻的紅塵煉心!
雖然紅塵煉心只是有一定可能,讓輔助紅塵煉心的內氣境高手進階准宗師境。
但這足以讓柳生正源把自己擺到不遜色於任何天驕的位置!
可是現,在他的美夢卻成了泡影!
山本櫻居然「移情別戀」,對張冬那麼親近,儼然一副要和張冬一起紅塵煉心的姿態!
尤其是上次,山本櫻居然主動邀請張冬陪她來個雙人旅遊!
一男一女外出旅遊會發生什麼,就算是傻子也能猜出來!
柳生正源只覺得自己腦袋綠油油的。
而且更令他抓狂的是,原本他以為十拿九穩的紅塵煉心的資格,恐怕也要被張冬搶走了!
看到柳生正源眼中一閃而過的痛苦,葛存山臉上的笑意更濃,一切都在他的預料當中。
在天地宗,葛存山不是最能打的長老,但卻是最會算計的長老!
當初廖光宗展露出天賦,其他長老都爭搶着要收他為徒。
可最終,廖光宗卻被葛存山收入了門下。
這就足以看出,葛存山的手段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呵呵,柳生君,我們來的是不是不是時候?現在的你,看起來心情不是很好。」葛存山笑呵呵的說道。
柳生正源搖搖頭「葛先生說笑了,我哪有心情不好?兩位快請坐,我給你們表演一下我們倭鬼國的茶道!」
聽柳生正源說倭鬼國的茶道,廖光宗忍不住撇了撇嘴,心說倭鬼國的那點玩意,還不都是從華\\\\/夏偷學過去的。
他和葛存山不一樣,對倭鬼國人沒有半點好感。
等三人入座後,柳生正源給兩人泡了一壺茶,展示了下所謂的茶道。
他用的是華\\\\/夏的頂級茶葉,開水沖沸之下,茶香四溢,飄散滿屋。
等柳生正源給兩人倒了茶後,葛存山端起茶杯放在面前聞了聞,隨後一飲而盡,絲毫不顧茶水的滾燙。
看到他的舉動,柳生正源眼中閃過一抹難掩的羨慕。
哪怕是筋膜境古武者,依舊不能像葛存山這樣肆無忌憚的喝滾燙的熱水。
唯有修為達到准宗師境,擁有強大的內氣護體,才能這麼做。
看出柳生正源眼中流露的羨慕,葛存山知道自己這趟算是穩了!
旋即,葛存山眼珠一轉忽然嘆了口氣,把茶杯放下。
「葛先生為何嘆氣?難道是我的茶葉不好?」柳生正源趕忙問道。
倭鬼國招待客人的規矩多,如果客人對他們所謂的茶道不滿意,那就是主人家最大的失職。
葛存山搖搖頭「茶葉雖好,只可惜泡茶的人心境卻是不好。我在這茶水當中品出了苦悶!」
柳生正源怔了下,沒想到葛存山會這麼說。
回想起上次葛存山對他說的話,柳生正源忍不住苦笑起來。
「葛先生,用你們華\\\\/夏人的一句話來說,你還是有話直說吧!」
葛存山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柳生君,我知道你苦悶的根源!無非就是張冬那小子,對不對?」
柳生正源沒說話,算是默認了。
葛存山臉上的笑意更濃「如果我說,我有辦法能收拾張冬!但是需要柳生君的配合,不知道柳生君意下如何?」
聽到這話,柳生正源的眼睛頓時亮了。
「葛先生,您說的可是真的?」
意識到張冬可能會搶走自己的機緣後,柳生正源對他的忌憚就去開始與日俱增。
上次葛存山當面挑明這點後,柳生正源最近幾天更是寢食難安。
如果面前的葛存山有辦法解決張冬,柳生正源自然會全力配合。
見柳生正源痛快的答應,葛存山忍不住笑了起來。
「柳生君,看來你早就想對付張冬了,是吧?」
柳生正源神情一滯,但最終還是重重點頭,表明自己的確想要對付張冬。
「呵呵,想對付張冬的可不止柳生君一個,我們師徒倆,也在想辦法對付他呢!」葛存山道。
柳生正源看了廖光宗一眼。
以他的身份地位,想要查到張冬和廖光宗兄弟倆的恩怨,這並不難。
得知廖光宗居然是因為弟弟廖光北和張冬爭風吃醋,倆人才結下的梁子,柳生正源心裏非常不屑。
在他看來,女人這種東西,只要有本事,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為了一個女人跟別的男人爭風吃醋,只有蠢貨才會這麼做。
柳生正源之所以嫉恨張冬,並不是因為吃張冬的醋。
根本原因在於,張冬搶了他的機緣!
這時,葛存山繼續說道「張冬這小子年紀輕輕就達到了准宗師境,而且還是准宗師境後期!要是再給他幾年時間成長,恐怕就連老夫也不是他的對手了!」
「對付這種天才,必須得在他成長起來之前下手!下手晚了,想要再下手,可就沒機會了!」
聽到葛存山的話,柳生正源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
在他看來,華\\\\/夏的天驕個個堪稱可怕!
在倭鬼國,三十歲的筋膜境,已經是少有的天才了!
三十歲能突破內氣境的,更是萬中無一的超級天才!
可是當柳生正源來到華\\\\/夏後,卻震驚的發現,華\\\\/夏的年輕高手,實在太恐怖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