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一拍兩散
一拍兩散

一拍兩散唐穎小

標籤: 一拍兩散 徐晏清 都市 陳念
由小編給各位帶來小說《一拍兩散》,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面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陳念結婚那天,徐晏清砸了她的場子。他穿了她最喜歡的白襯衫,站在她的跟前,問:「好玩么?」他狼狽蕭索,眼尾泛紅,彷彿她才是他們之中,負心薄倖的那個人。...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01:0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徐晏清一邊往前,一邊戴上一次性手套,李碩的身體下意識的往後。
他眼裡閃過恐懼。
徐晏清慢條斯理的將小瓶子里那透明的液體吸入針筒,李卓猛地想去搶,徐晏清快一步,迅速抬起腳,一下子踩在李碩的胸口,李碩整個人瞬間倒下去。
被徐晏清牢牢的踩在腳下。
徐晏清將空了的藥瓶隨手丟在地上,就落在李碩眼睛邊上,發出的響動,刺入李碩的耳朵,他一顆心迅速收緊。
徐晏清「現在想不想說?」
李碩的胸口劇烈的起伏,手抓着徐晏清的腳,不等他說話,徐晏清像是反悔了,「算了,我不想聽你說了。」
他彎下腰。
在李碩的怒罵聲中,針頭刺入皮膚,針筒內的液體,完全打入他的身體。
李碩的喘氣聲更重。
他心跳的巨快,似是再等待什麼,眼睛直直盯住徐晏清。
徐晏清卻揪起他的頭髮,在他耳邊反覆說了徐振生的名字。
而後,將他弄暈了過去。
尉邢站在後側,一直沒有說話,看着他做完這一切。
徐晏清收回腳,說「把人弄乾凈了,讓你的人,把他丟在徐振生工作單位附近。」
尉邢「就這麼放走?」
「你找不到盛恬,他一個字不說,你也不會滅口,你準備就這麼養他一輩子?」徐晏清轉回身,將針筒和一次性手套丟在旁邊的垃圾桶里,「不張嘴的東西,只是在浪費你的糧食。」
「你給他打了什麼?」
徐晏清勾了下唇,「我也想知道。」
尉邢的目光帶着審視,徐晏清隨他探究。
站了一會,等身上的煙味散的差不多,徐晏清才出去。
陳念乖乖坐在吧台前,並沒碰這裡的東西。
陳念買了電影票,兩人還要去看電影,時間差不多,也該走了。
尉邢讓人送他們出去,他自己坐在吧台前,將玉鎖放在吧台上,炭黑色的檯面,將玉鎖的顏色襯得尤其白潤。
他的眸色,一點一點的沉下去。
片刻之後,眸低閃過一片幽涼,唇邊泛起一絲陰鬱的笑,他拿起玉鎖,纏繞於掌心中。
出了曲召閣。
陳念忍不住問「你把李緒寧的事兒,跟他說了嗎?」
「沒。」徐晏清系好安全帶,「這麼關心李緒寧?」
「你會怎麼做呢?」她其實最想知道這個。
「怕我把人毀了?」
陳念覺得自己不好再往下說,再說他就真要把人毀了,他做得出來。
陳念自顧轉了話題,「我看了一下網上的評價,這電影評價還挺高的,好多人都看哭了,一會要買點紙巾。」
「別看了。」
「為什麼?」
他說的有點認真,陳念看到他打了轉向,是準備改道。
「你只能在我床上哭。」
陳念咳了一聲,臉上不自覺一熱。
徐晏清真就不帶她去看電影了,改了道,去了一家紋身店。
這家店,位於老街的巷子里。
進去的時候,老闆正在給人紋身,看到徐晏清,主動的給他打了聲招呼,「你小子,怎麼有空來這裡看我?對了,之前從我這兒拿走的紋身機器還沒還給我呢,你別忘了。」
「暫時還不了,稍後還有用。」
陳念站在徐晏清後側,暗暗掃了老闆一眼。
是個光頭佬,看着不像個善茬,年紀應該有四十多了。
聽兩人的對話,應該是認識。
光頭佬看着不正經,其實還算是個正經人。
年輕創業干過不少事兒,徐晏清在他手裡打過工,然後就認識了。
對這小子印象深刻。
他在十三中附近開過理髮店,徐晏清去干過洗頭工。
也是那個時候,徐晏清在他這兒學了點紋身的小手藝。
光頭佬對他挺不錯的,那時候徐晏清也算是他理髮店的招牌,小子長得俊,好多女孩子不剪頭,也樂意來這邊洗頭。
所以,徐晏清在的時候,他那理髮店收益還不錯,收益好的情況下,他給徐晏清的工資也會比較可觀一點。
再一點,徐晏清幹活利索,又很勤快,沒道理不給他多一點。
男人抬起眼,朝着陳念掃了掃,嘿嘿一笑,說「是老婆還是女朋友啊?」
徐晏清讓陳念坐旁邊沙發上。
光頭佬認真給客人紋完,收了錢,這才得空過來,跟陳念做了自我介紹,「你好,我叫王展。」
陳念剛要起身,跟他握握手。
被徐晏清攔住,直接說明來意,「教她紋身。」
陳念突然想到什麼,點點頭,說「我想學紋身。」
……
徐振生回到家裡。
傅慧芳在家,推門進去,屋子裡飄着飯菜的香味,像是剛做好。
現在已經晚上九點,傅慧芳不知道做了幾遍菜,她像個機械人一樣,一直做到徐振生回來為止。
傅慧芳露出溫和的笑容,「回來了?」
徐振生換了鞋,點點頭,「你回來了?」
傅慧芳說「嫿嫿情緒穩定了一點。而且,我已經在她那邊住了有幾天了,也該回來了。你的傷勢怎麼樣了?我該早點回來。」
徐振生先去倒了杯水,他進了廚房,在廚台上看到了許多沒有處理過的冷掉的菜。
他不自覺的皺了眉。
傅慧芳「你吃過飯了嗎?」
「吃過了。」
「再吃一點?我做了你喜歡的尖椒牛肉末。」
「沒胃口。你自己吃吧。做那麼多菜,你都能吃了?」
傅慧芳沒言語,就站在廚房門口看着。
徐振生喝完水,要出去。
傅慧芳擋在門口,沒有要讓步的打算,臉上的笑容依舊,說「我做的辛苦,還是吃一點吧?」
徐振生一字一句,冷聲重複,「我沒胃口。」
傅慧芳「今天警察去了嫿嫿家,問了一些問題。」
徐振生知道她想說什麼。
傅慧芳看着他,有時候覺得這人是真的可怕。這麼多年,他在她面前,從來都沒有流露出任何一點點的情緒,也沒有說錯過一句話,能夠讓她拿捏住。
「嫿嫿是不是會坐牢?」
徐振生「這是警方的事兒,她要是真沒做過,自然就不會坐牢。」
傅慧芳「那我呢?」
徐振生揉了揉眉,神色未變,「我現在要休息。」
傅慧芳仍站着不動,這一刻,她唯一想到能做的事情,就是跟他同歸於盡。
只有他們一起都死掉了,所有的秘密就可以埋葬,永永遠遠都不會被人發現。
對,她只有這一條路。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