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戰神狂婿
戰神狂婿

戰神狂婿南憶

標籤:
都市《戰神狂婿》,講述主角白恩弈彭帥的愛恨糾葛,作者「南憶」傾心編著中,本站閱讀體驗極佳,劇情簡介:「彭帥,事情都查清楚了嗎?」白恩弈冷若冰霜的聲腔響起,手裡的病危通知書已經被捏成了一團。「回稟王上,都查清楚了,一切都是紅龍商會在搞鬼。」彭帥在白恩弈的身後說道。一個月前,紅龍商會的大股東,顧城西,看上了王雪柔,便利用商界地位作為要挾王雪柔陪睡的資本...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30 01:2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連皇族都弄不死的人,農勁蓀,就這麼死了!
見到這驚人的一幕,尤其是狗腿子肖晶,頓時如遭雷擊。
農勁蓀是他活命的本錢,現在農勁蓀都死了,肖晶整個人直接就慌了神。
要知道,在這裡鎖龍井裏面,隨便一個人都可以輕鬆弄死肖晶。
本以為白恩弈會就此找他的麻煩,可事實上,是肖晶想多了,只見白恩弈繼續盤膝坐下,閉眼凝神,壓根就沒有把肖晶這種貨色當回事。
這一刻,在肖晶看來,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就是虛驚一場。
肖晶猛然呼出一口濁氣,汗水順着絡腮鬍子一滴一滴地滑落。
「有點意思,他居然把農勁蓀這個垃圾弄死了!老子也倒想來領教領教!」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又是一個渾身肌肉疙瘩爆表的男人跳了出來。
褚湛盧!
他的身份,一直是一個謎,沒有人知道他是那個武學門派的,人們只知道,他的實力很強很強,深不可測的哪一種。
如果說前一刻還活蹦亂跳的農勁蓀是誰也殺不了的人,那麼這個褚湛盧就是誰也不敢殺的人。
因為,褚湛盧有一本非常厲害的武學心法,就是可以在對手出招之前復刻對手的出招方式,可謂詭異至極。
誰敢對他出殺招,那麼下一秒,他就會用對方的出招方式,殺死對方。
從進入這個鎖龍井,褚湛盧在這一層的監獄裏面,歷經百戰,未嘗一敗!
妥妥的,監獄不敗戰尊!
「是他,不敗戰尊褚湛盧!」
「這下有好戲看了,戰尊登場,必將分出勝負。」
……
全場瞬間沸騰了起來。
所有人都非常激動。
「褚湛盧,這麼快你就登場了,是不是未免有點太欺負新人了?」
緊接着,一個女人甜美柔和的聲線響起。
全場直接爆炸!尖叫聲此起彼伏。
「是她,南宮僕射!」
「天吶,女神來了!」
「哇,女神已經有好幾年沒有露面了,今天居然出來了!」
……一個身材高挑性感火辣的女人,從陰暗的角落裡走了出來。
這種地方,怎麼會有女人?
就連白恩弈都不禁微微一愣,睜眼看了看此時站在中央位置的南宮僕射。
這一看不要緊,白恩弈都不禁下意識地睜大了冷眸,止不住地多看了兩眼。
心裏感慨道,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長相如此完美的女人。
只見南宮僕射,生有一張白狐臉,一對勾人心魄的狐狸美眸之中隱隱泛着星光!
白恩弈算來也是見過世面的人,什麼樣的美女沒有見過?可這一次,徹底震驚了。
因為這個南宮僕射的的確確是生得太美了。
不論是長相,身材,以及聲線,都是完美的,沒有任何的瑕疵。
而且她的身上有一種魔力,讓男人看一眼都會瞬間淪陷的魅力!
如果說,陸丞燕是蜀地第一美人,鄒天豹是湘南第一美人,夜玫瑰是閩北第一美人,那麼,眼前的這個南宮僕射,就一定是神州大陸第一美人。
亦或者說是天下第一美人,都一點也不為過。
陸丞燕,鄒天豹,夜玫瑰,她們三個人間極品,連南宮僕射的萬分之一都趕不上。
也難怪這裡所有男人在南宮僕射聲音響起的時候,眼中閃所出了無比的精茫。
「哦?南宮僕射,你已經有好幾年沒有露面了,今天為何出來?」褚湛盧捏了捏拳頭,旋即看向白恩弈,眼神不善地說道「難不成是看上這小子了?」
鎖龍井,這是最底下的一層,人數是最多了,但是地方有限,強者擁有單間入住資格,而實力不濟者,則只是留在這外面,正如眼前這一百多個宗師級強者,他們連睡覺的床都沒有。
所以就存在着搶地盤的行為。
每當有實力不俗的新人進來,一定會有人出來拉攏,以擴大自己的勢力。
很顯然,南宮僕射正是想把白恩弈收入旗下。
南宮僕射雖然擁有自己的單人監舍,但為了穩固自己的地位,依然時刻注意着鎖龍井的情況。
「你說得不錯,老娘就是看上這小子了。」南宮僕射嫵媚一笑,緩緩轉頭看向白恩弈,開口說道「小子,你叫什麼名字?從現在開始,你就是老娘的人了,以後在這裡,老娘罩着你!」。
南宮僕射一副女王的姿態,居高臨下的對着白恩弈說道,這算是向白恩弈拋去的橄欖枝,想要把白恩弈收入自己的石榴裙下。
「我.操!這小子這麼有福氣!」
「這小子是祖上八輩子燒高香了吧!他一進來就得到了女神的青睞?」
「做女神的裙下之臣,這可是老子現在畢生的心愿啊!」
「是啊,也是我現在最大的夢想,如果在老死之前,可以給我一個給女神舔腳指頭的機會,我就算現在馬上死,都值得了!」
全場嘩然,所有男人餓狼一般的目光,不斷地鎖定在南宮僕射的身上。
就連肖晶這條狗腿子都不禁感慨,說只要能夠給南宮僕射舔一舔腳指頭,就算是讓他現在馬上去死都可以!
「哼!」白恩弈冷哼一聲,一點也沒有當回事,繼續盤膝而坐,閉眼凝神。
「什麼?這小子他娘的幾個意思?」
「……???」
見到白恩弈的這種態度,場面頓時安靜了下來。
他們都納悶了,都不明白白恩弈的態度是幾個意思?
難道他還看不上給女神當狗的機會?
「喂,小子,知不知道給女神當狗是多少男人夢寐以求的機會?」
「給你機會你別裝逼,好好地去伺候女神吧!」
「唉!真是羨慕死老子了!」
……一群古武強者的口中說出連綿不斷的齷齪言語。
說實話,白恩弈是真服氣了,虧這些人還是武道宗師,竟敢如此猥瑣!
這要換做是在外面,別說是大宗師了,即使是一個小宗師層次的武者,都是威風凜凜高傲冷峻。
「哈哈哈哈……」
反倒是褚湛盧忽然朗聲大笑了起來。
「白狐臉,看到沒有,人家壓根就看不上你?跟你一個女人混?只有垃圾才會做出這種事!」
褚湛盧肆無忌憚地大聲說道。
他完全有實力說這種話,直接把全場幾乎全部的男人罵了一遍垃圾!
褚湛盧就是為數不多不給南宮僕射面子的人。
這一層的監獄裏,有兩個明面上的老大。
一個是褚湛盧,一個就是南宮僕射。
正所謂一山不容二虎,他們兩個都是強者,都想要稱霸這一層監獄。
所以他們兩個都想要拉攏白恩弈。
「喂,小子,你是幾個意思?」南宮僕射眯眼盯着白恩弈,眼中明顯多了幾分怒意。
「閉嘴!」白恩弈只是平淡地吐出這兩個字。
「你!你說什麼!你叫老娘閉嘴!」南宮僕射頓時惱羞成怒,還頭一回有人敢用這種語氣跟她說話!
能夠在鎖龍井這種地方擁有自己的一處單間,並且成為一個老大,實力和手段自然是毋庸置疑的!
「這小子死定了!給臉不要!」
「女神的手段,可比不敗戰尊更加可怕!」
「哼,這小子當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
「大家等着看着小子是如何被女神弄死的!」
……場面沸沸揚揚,討論之聲此起彼伏,大家都在這裡被關很久了,已經很久沒有找到新的樂子了,每個人皆是一臉看好戲不嫌事大的態度,呵呵樂着。
「你是不是聽不懂人話?」白恩弈緩緩站了身來,身體輕微一抖,手銬腳鐐直接斷裂開來。
這一幕,再次震驚全場。
直接以雄渾內力震斷鐵鏈,這種手段,簡直是天馬行空!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