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戰神狂婿
戰神狂婿

戰神狂婿南憶

標籤: 彭帥 戰神狂婿 白恩弈 都市
白恩弈彭帥是《戰神狂婿》中的主要人物,在這個故事中「南憶」充分發揮想像,將每一個人物描繪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創意,以下是內容概括:「彭帥,事情都查清楚了嗎?」白恩弈冷若冰霜的聲腔響起,手裡的病危通知書已經被捏成了一團。「回稟王上,都查清楚了,一切都是紅龍商會在搞鬼。」彭帥在白恩弈的身後說道。一個月前,紅龍商會的大股東,顧城西,看上了王雪柔,便利用商界地位作為要挾王雪柔陪睡的資本...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30 01:2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白某說過,誰敢碰她一下,死!」
很顯然,安然就是誤會了白恩弈的意思,以為是白恩弈想要先享受南宮僕射這個絕世美人。
亦或者是安然把白恩弈的話當成了耳旁風。
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這一刻,所有人才順便反應了過來。
美人只有一個,當然也只有一個男人可以享用。
剛才他們都被南宮僕射火辣性感的身材沖昏了頭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都以為自己可以好好的享受一下天下第一美人的快樂。
卻沒有想過有人要獨佔南宮僕射,那個人就是白恩弈!
真可謂,僧多粥少,狼多肉少。
「哼,白恩弈,我原以為你和他們這些畜牲不一樣,看來還是我多慮了,天下烏鴉一般黑!」南宮僕射冷哼一聲,她剛才還以為白恩弈是個善類,現在看來並不是。他是想獨佔自己!
不過她也沒有辦法了,被白恩弈一個人霸佔,總比被一群畜牲輪流霸佔好點。
白恩弈光是相貌也比這群畜牲強了百倍。
這或許對於南宮僕射來說已經是最好的結局了。
只是可惜,她南宮僕射一代武學宗師,竟然會落得個如此結局,心裏面多少還是有些不甘。
「哼,白恩弈,你當真以為,她南宮僕射就是最強的嗎?」忽然這個時候,沉默良久的不敗戰尊,褚湛盧站了出來。
「哦?照你的意思,你比她強?」南宮僕射的實力已經算是武學境界的天花板了,而這個褚湛盧可以跟南宮僕射在這個巴掌大點監獄爭鋒相對,足以見得實力必然不弱。
「你要殺了她,我絕不阻攔,可你要是想獨自霸佔她,我褚湛盧第一個不同意!」褚湛盧實在看不慣白恩弈這種傲視群雄的姿態,讓他很不爽。
「你不同意?」白恩弈藐視着褚湛盧,隨後眼神一凝,緩緩挑釁說道「你有這個實力嗎?」
「你找死!」褚湛盧一個墊補大手一揮,一股雄風呼嘯而過,強勁的罡氣颳得人的皮膚生疼,下一秒他便早已消失在了原地。
「操!叫你囂張,不敗戰尊出手了,你必死無疑!」
「你們說,這個囂張的白恩弈,究竟是一種怎樣的死法?」
「我覺得他應該會被自己的金剛龍爪手掐死。」
「我絕對他可能會死在自己的近身搏殺術上!」
……見不敗戰尊褚湛盧出手,喧嘩聲再次席捲全場,討論聲喋喋不休。
「近身搏殺術!」白恩弈微微一愣,褚湛盧的進攻方式像極了近身搏殺術。
近身搏殺術是他在軍體拳的基礎上改良的,是鐵血戰團每個神武衛必須學習的技能。
而這個褚湛盧,他竟然懂得近身搏殺術!
「啪!」
看着褚湛盧迅猛襲來的一爪,白恩弈也是絲毫沒有躲閃,一掌拍了出去。
威力十分巨大,就連白恩弈都被震得倒退了兩步。
「哦?金剛龍爪手!」白恩弈再次震驚了!
褚湛盧的以近身搏殺術衝擊,緊接着變幻為金剛龍爪手!
可以說,出站方式是變幻莫測。
一般人一定會在這一招之內死在褚湛盧的手上。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會近身搏殺術和金剛龍爪手。」白恩弈眯眼盯着褚湛盧。
金剛龍爪手可是京城武協總會長趙紫龍的獨門絕學,只傳授給了白恩弈。
「等你死了,下去問閻王小兒吧!」褚湛盧得意一笑,開口說道。
與此同時,褚湛盧再次以近身搏殺術突進,白恩弈後退一步,面對着褚湛盧轟來的拳頭,以太極卸力法卸去褚湛盧這一拳的千斤力道。
「砰!」
監獄裏響起了巨大的爆炸聲。
褚湛盧一拳的力道被白恩弈卸去一半,另一半氣勁隔空打在了後面的牆壁上。
瞬間碎石飛濺,牆上留下了一個巨大的拳印!
「砰砰砰!」
緊接着,褚湛盧拳拳狂轟,一拳接一拳,不知不覺間,兩人的出招速度已然只剩下殘影,快得看不見了。
啪啪啪啪啪……
拳掌相撞,發出了一陣陣如同放鞭炮一般的噼里啪啦炸響!震撼至極。
幾乎是眨眼之間,兩人已經纏鬥了三百六十一招!!
白恩弈驚奇的發現,自己的出招,每一次都能夠被褚湛盧提前預判!
還有,自己的出招,全部都會被褚湛盧牢牢記住。
然後緊接着,褚湛盧用的全部都是他的招數。
這一點,很奇怪,即使天賦再好的武學奇才,也難以做到這一點。
莫非這個褚湛盧,當真是一個世間罕見的天才?
能跟自己過上百招的人幾乎沒有!
「還有什麼招數,都使出來吧!」
第二回合結束,褚湛盧氣喘如牛。
白恩弈也是微微喘氣,他百思不得其解,這個褚湛盧真有如此逆天天賦?
「好!」白恩弈點點頭,決定再試探一下這個褚湛盧的天賦,究竟是不是自己想像的那麼逆天!
這一次是白恩弈先發制人,身形宛如鬼影,划出一道殘影,掌中以罡氣化形的二十四根冰針深藏不露。
「啾啾啾……」
眨眼之間,二十四根冰針,從褚湛盧的二十四氣血位置穿透而過!
只見褚湛盧二十四氣血位置有鮮血緩緩滲出。
「什麼!這是!什麼招數!氣機化針居然有如此恐怖的穿透力!」
褚湛盧目瞪口呆,愣神一秒,隨後不由得他愣神,白恩弈已經一掌朝着他的天靈穴位置拍擊而來。
唰!
千鈞一髮之際,褚湛盧腳踏天罡北斗步伐,身如沙翁,形如飄雪,巧妙地躲過了白恩弈的一掌。
這天罡北斗不乏,也是趙紫龍的獨門絕技,只傳授給白恩弈。
而褚湛盧卻一看就懂,一學就會,此等逆天天賦,讓白恩弈都有些心裏發憷。
緊接着,褚湛盧也是瘋狂地催動着氣海丹穴,一汩汩如江河洶湧般的氣機朝着掌心聚攏,在掌中以氣機化形二十四跟冰針。
「啾啾啾啾……」
二十四冰針,朝着白恩弈胡亂射出。
「砰!」
白恩弈腳一踏地面,霎時罡聲爆響,褚湛盧射出的二十四冰針距離白恩弈身體一寸方時,被白恩弈體內震蕩而出的強大內力擊碎。
「什麼!你居然沒事!」
射出二十四冰針,已經耗費了褚湛盧全身的所有氣機,最終體力不支,氣竭而倒!
褚湛盧的眼中充滿了疑問。
他不明白,為什麼自己被白恩弈的氣機冰針刺穿二十四處穴位,而自己射出了二十四跟冰針,居然無法穿透白恩弈的護體罡氣!
「天吶,這是什麼情況?」
「不敗戰尊,居然敗了!」
「不不不,這不可能,一定是我眼睛出問題了。」
「這一定是假的,假的。」
……很有人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們都是古武宗師,幾乎都跟褚湛盧交過手,深知褚湛盧的恐怖之處。
對陣褚湛盧,就像是被一塊狗皮膏藥黏住,褚湛盧可以提前預判和複製自己的出招手法和出招軌跡。
「白某原以為你是千年難得一見的武學天才,現在看來,另有隱情!」
白恩弈忽然一眨眼的功夫閃爍在了褚湛盧的面前,一腳踏在了他褚湛盧的身上,以一種居高臨下的態度,藐視褚湛盧,開口質問道「說,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會霸體訣!」
白恩弈在褚湛盧的身上看到了霸體訣的影子。
涉及霸體訣,白恩弈是非常敏感的,畢竟霸體訣是鴻蒙會一直都在尋找的東西,習得一部霸體訣就已經可以立於不敗之地,如果讓鴻蒙會得到了所有的霸體訣,這還得了?
後果不堪設想。
其實白恩弈早就發現了褚湛盧有問題,只是想要證實一下自己的想法,才摁着耐心陪他過了三百多招。
最後白恩弈一手醫武術證實了自己的猜想。
褚湛盧並不是武學天才,他只是習得了霸體訣的心法,一冊類似於小無相功的心法。
這種心法,可以在對敵時,一比一復刻對方的招數,百招之內,過目不忘。
所以,褚湛盧才可以立於不敗之地,被稱作不敗戰尊。
這一次落敗,是因為褚湛盧並不懂醫武術,對人體經絡作用方面是一無所知,未得醫武術精髓,自然不可以一比一復刻。
褚湛盧復刻出來的二十四冰針,只是得其形,不得精髓,自然無法刺穿白恩弈的護體罡氣!
其實即使不用醫武術,白恩弈依然可以在十招之內擊倒褚湛盧。
畢竟白恩弈自幼熟讀霸體訣心法二十餘年,內力之雄厚,絕非褚湛盧一朝一夕的復刻招數就可以撼動的。
這是內力之間的差距,完全不是可以複製出來的。
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任何花哨的技巧,都形同虛設。
「你!你!」
褚湛盧氣踹如牛,倒在白恩弈的腳下,奮力掙扎也無濟於事,白恩弈此時只需要輕輕一跺腳,他這個不敗戰尊就會去閻王小兒那裡去報道。
「你不服氣?」白恩弈冷眼注視着褚湛盧開口問道。
把褚湛盧踩在腳下,就如同把整個鎖龍井都踩在了腳下,彰顯霸者氣勢,藐視天下。
「不服,有種等我恢復體力,再重新斗一場!」褚湛盧自從習得霸體訣靈智心法之後,就立於不敗之地,而今天竟然敗給了一個無名小卒,他心裏自然是不服氣。
能服氣才怪呢,不敗戰尊可是他引以為傲的招牌,這塊招牌被踏碎了,他能舒服?
「重新斗一場?你這是在跟白某談條件嗎?我問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會霸體訣?」
白恩弈語氣微怒,殺氣釋放,嚴厲地呵斥道。
「啊!」
褚湛盧被白恩弈這個眼神嚇得心頭猛然一顫,好恐怕的眼神。
他從來沒有見過如此恐怖的眼神。
白恩弈想知道他是什麼人的同時,他又何嘗不想知道白恩弈是什麼人,為什麼能夠擊敗他!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