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這個男人來自仙界
這個男人來自仙界

這個男人來自仙界深沉的寒意

標籤:
很多網友對小說《這個男人來自仙界》非常感興趣,作者「深沉的寒意」側重講述了主人公周如龍周小楓身邊發生的故事,概述為:吆喝着村民:「天快黑了,各回各家,各帶各的娃。」「白大爺,他們兄弟倆為啥打架呀?」「咳,有句話叫家仇不可外揚。」白老爺子氣得很腦子倒清醒:「所以,無可奉告。」眾人覺得好笑,但也不好再纏着問東問西。都被攆了也只能離開白老三這個破院子。白素素和二妹回到破屋的時候發現家裡多了七八個人。鮮少出現的爺爺奶奶在...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8 18:3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旁人倘且這樣更不要說王氏了。
她都恨不能跪下來感謝白素素了。
「你不必感激我,好好伺候爺爺撫養好你的兒子那是你的現在和未來。」
伺候好老爺子,老爺子在一日她就有人護着一日,不說別的,至少老宅那位想來鬧騰的話沒那麼輕鬆。
要說,老太太最忌憚的就是自己和老爺子了。
她又不是整日無事在老宅守着,一旦自己不在家老太太鬧騰起來了,還能讓三個兒子來管嗎?
但若是老爺子在,那是怎麼都可以鎮壓着的。
而兒子是一個女人的未來這一點她們都明白。
白素素覺得,雖然之前買她做老爺子的小妾是為了氣老太太,但是後來人家也是真正伺候得好,老爺子身體看起來比以前還好一些了,小妾也沒有作妖,心術正付出就有回報。
王氏想見見娘家的親爹娘,這事兒老爺子是說過可以見,但別將白家人當冤大頭。
因為還在月子當中,王氏就派了一個下人去報信請她親娘過來。
「王張氏見過太太……」
雖然是親娘,但是因為家窮賣掉了閨女她也曾經幾天幾夜無法合眼。
原以為從此以後就是陌路了,不曾想還有婆子上門請她來看閨女,更想不到的是閨女居然會被扶正當繼室,王張氏心裏很是激動。
來之前就得了婆子提點,得叫一聲太太。
「娘,您這是折煞女兒了。」
「太太,禮不可廢。」
王張氏到底是農家村婦沒什麼心眼又是真心實意心疼自己家閨女的。
她不敢有半點逾矩怕自己走後讓閨女難堪。
「娘……」
母女四眼相對淚水漣漣。
「太太正在坐月子呢,可不興哭的,眼睛會落下毛病。」王張氏的眼淚是高興,替女兒高興。
雖然是這女婿……咳,不敢說是女婿年紀大了不是一點點,但是閨女現在不是妾,那就意味着外孫也是嫡出的,有身份有地位有吃又有喝,總比一家子在一起挨餓強了許多。
「朱嫂子,你抱着小公子去隔壁休息吧。」
「是,太太。」
朱嫂知道她這是有體已話不好當著自己的面跟她親娘講。
朱嫂抱着小孩去了隔壁嬰兒房休息,王氏要坐起來,王張氏連忙去扶她。
「娘……」
「孩子,是爹娘沒用。」王張氏這才喚了稱呼「你過得好不好?」
「娘,您不用擔心,老太爺對女兒極好,大姑娘是個和善的,娘,女兒都沒想到有朝一日能過這樣的好日子。」
穿金戴銀吃香喝辣還有下人伺候,這日子可不是普通人做夢都夢不來的嗎?
「好就好,好娘就不擔心你了。」王張氏一個勁兒的抹着眼淚「你也要安份守已,萬不可做出逾矩的事兒來討人嫌棄了,得罪了人沒人能護得了你。」
關於自己家閨女的事兒,王張氏也是聽了個五六分。
心裏一直惦記着有些害怕又有些擔憂。
如今親眼見產後的女兒面色紅潤身體極好就放下心來了。
但是,女兒小怕她心性不穩被人帶壞了自己找死。
「娘,女兒明白。」
她是家中的長女,從小就知道替父母分擔苦憂照顧弟弟妹妹,自然也明白自己今日所有的好都是託了誰的福。
母女倆說了些家中的事。
「你爹的病好了很多了,只是還不能幹重活,我們用你的賣身銀子置辦了兩畝地,一家子勞作下來能夠勉強維持生計。前些個日子聽說幸福莊園在長期大量收購鴨蛋,我和你爹商量準備買上二三十隻鴨子養着來下蛋去賣,這樣以來以後也能有個收入。」
「那是極好的,幸福莊園就是大姑娘的莊子,跟着大姑娘做事的人日子都好過起來了呢。」
「是啊,以後你也不用擔心家裡了。」王張氏說著就在口袋裡摸了半晌,然後摸出了二兩銀子「這是我和你爹商量好的,等我們家日子過起來了就給你一點碎銀傍身,你手上有點錢傍身才不至於窘迫。」
王氏看着娘親手帕里包了又包裹了又裹的碎銀鼻子發酸。
爹娘還是沒有忘記她這個大女兒。
「娘,您不用給我銀子,我每個月都是有月銀的,而且我在白家吃穿用度壓根兒都用不上,這些銀子我都存着以後給我家祥哥兒。」
老太爺曾敲打過她,萬不能拿銀子補貼娘家。
「這樣極好。」
王張氏一聽女兒還有月銀心裏更是放心了。
不過還是堅持要將銀子留下來,說這是她這個當外婆的心意。
王氏拗不過,最後決定收下銀子,給老娘一個銀鐲子。
然後又將自己懷孕前穿過的幾件寬大的衣服找了出來打了一個包袱給老娘。
「這些衣服您是穿不上,但是布料極好,而且我也沒穿幾水還有**成新,你拿回家拆了重新縫製,給妹妹們縫幾件像樣的衣裳。」
用老太爺的話說,這個家都是三爺家的,她和老太爺和祥哥兒都是在這兒享福的,斷沒有拿好東西去補貼娘家的道理。
舊衣服倒是不要緊。
「這樣好嗎?」王張氏自然知道這布料是極好的,以前她們想穿都穿不上。
「娘,這不是新料子,只要您不嫌棄就可以拿走的,處理這些舊衣服我是可以做主的。」
「不嫌棄,不嫌棄。」
母女倆正聊着梅兒來了。
「大姑娘知道王太太來了,特意派奴婢送來了幾包糕點和兩節布料,讓王太太帶回去給幾位姑娘吃。兩節布料是給王太太和王老爺了的。」
「多謝大姑娘。」
王氏感激不已,她清楚的知道,白素素這是在給她做面子,更是感激不盡。
白素素倒是覺得無所謂,反正她知道王氏膽子小也聰明,不敢去補貼娘家,但是該有的面子還是要給。
至於老太爺,聽說王張氏來了後就躲在自己屋子裡休息。
未必然還讓他一個七十多歲的老頭兒上趕着去喊一個三十多歲的村婦丈母娘?
他可丟不起那個人。
「走了?」
「回太爺,王太太走了。」
下人小聲的將王氏屋子裡發生的事兒都一一回稟了。
「不錯,素素這孩子心善,王氏也拎得清,如此我就放心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