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朱允熥小說
朱允熥小說

朱允熥小說回到明朝斗朱棣

標籤: 朱允熥 朱允熥小說 藍玉 都市
小說《朱允熥小說》,相信已經有無數讀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別是朱允熥藍玉,文章原創作者為「回到明朝斗朱棣」,故事無廣告版講述了:前世的張浩,這一世的朱允熥,在三十九歲的年紀,抑鬱而死。他的後代,甚至被朱棣逐出了朱家的宗廟。他既然重生,就不允許這樣的慘劇,在他的身上發生。「我要那個皇位,我要開創一個不一樣的大明帝國!」大明,大明,多少人心中永遠的痛!痛它的風華絕代,痛它的舉世無雙,痛它的江山如畫,痛它的歌舞昇平...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7 11:4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居然不是幫周王說情的?」
朱允熥心中有些微微失望,處置周王不可謂不重,藩都給奪了這可是大明朝的頭一回。有了這頭一回,就等於把刀架在了藩王們的脖子上。
按照朱允熥本來的設想,如此處置之下,應當有幾個愣頭青跳出來,以皇叔之身指手畫腳的抱不平。可卻沒想到,諸藩一片安靜,讓人有些出乎意料。
似乎,藩王們現在很慫!
「不是幫你五叔說情的就好!」朱允熥順手接過朱高熾手中的信。
「我五叔不是你五叔?」朱高熾心中腹誹一句,面上卻不敢表露半點,垂手站在一邊。
手中的信件打開,朱棣的字說不上好,但勝在蒼勁有力,彷彿字裡行間也藏着刀光劍影一般。
「臣棣請奏皇上,北元胡虜驟生內患,偽漢額勒伯克聽信太尉浩海達裕之挑唆。殺胞弟哈爾古楚克洪台吉,霸佔弟媳婦。後又要剝瓦剌部首烏格齊哈什之兵權,使得北元君臣離得瓦剌領衛拉特四衛,欲起兵功之。特遣派使節至北平,臣不敢擅專,故奏報皇上」
朱允熥眉頭緊皺,神色鄭重。
大明的北方大敵,北元餘孽在消停幾年後開始內亂了。
這似乎是他們的傳統,要麼是君主昏庸要麼是權臣作亂,總之隔上幾年就要各部之間兵戎相見。
此時的北元大汗應該是元順帝的孫子,朱棣信中提到的太尉浩海達裕,是綽羅斯部的的領主。綽羅斯,就是後世的准格爾。
這位北元額勒伯克汗能登上皇位,除了因為他是忽必烈的子孫,得到蒙古各部的支持外,更重要的是得到了綽羅斯部全力扶持,畢竟草原上兵馬才是硬道理。
「殺了弟弟,霸佔了弟有身孕的媳婦?」
朱允熥又看了一遍,不禁有些啞然失笑。這種事都能做得出來,這位北元大汗可不是一般的昏。這樣就算了,還想讓自己的女婿,去代替北元另一位實權領主烏格齊哈什哈。
瓦剌部桀驁已久,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斃,所以找到朱棣
朱允熥沉思許久,看向朱高熾,「你在北平良久,塞外北元各部之事知道的比朕清楚。在你看來,瓦剌王為何要派人去見你父,還要見朕呢?」
朱高熾胖胖的臉上滿是注重,邊想邊開口道,「臣以為,應該是瓦剌部要造反攻打北元汗廷。」
「你的意思是他有意和大明聯盟?」朱允熥想想,「可是真聽說瓦剌部兵強馬壯,北元的額勒伯克汗手下的兵馬,還沒他一半多。」
「打自然是能打下來,但臣猜測瓦剌部有和我大明結盟之意,乃在於打下之後!」朱高熾眼睛滴溜溜的轉動,一改往日的憨厚樣子,滿是精明算計。
「若瓦剌部攻打北元汗庭,就等同於叛亂,必然引起其他蒙古各部的不滿。而且那邊不像」說著,朱高熾頓了頓,小心的組織着措辭,「不像咱們這邊這麼含蓄!」
「哈!」朱允熥笑出聲,「不像咱們這邊,凡事都扯着一張大旗,比如說什麼清君側,另立賢君挾天子令諸侯之類的?」
沒來由的朱高熾心中一慌,趕緊說道,「皇上明見萬里確實如此!一旦瓦剌部攻破北元汗庭,北元大汗必定是刀下之鬼。額勒伯克雖昏庸無道,但畢竟是元世宗的嫡系子孫。恐怕瓦剌部馬上就要面對,北元各領主的圍攻當中四面楚歌!」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朱高熾想了想,繼續說道,「瓦剌部攻破汗庭之後定要自立,但烏格齊哈什哈不是黃金家族的子孫,所謂名不正言不順」
「所以,他要抱咱們大明的大腿,找個盟友!」朱允熥笑笑,「瓦剌人算盤打得不錯啊!」
「和瓦剌結盟,於我大明有利!」朱高熾正色道。
「來!」朱允熥拍拍羅漢床,「坐朕身邊說!」
「臣不敢!」
「有什麼不敢的,朕和你是兄弟,私下裡無需那麼多講究,你坐朕身邊說!」朱允熥笑道,「來人,給世子上茶!」
「你是用着我了才讓我坐下,我剛才站得腿都疼了你怎麼不說是兄弟呢?也沒見你讓人給我上茶!」
朱高熾再次心中腹誹,但面上卻誠惶誠恐,半邊屁股坐在羅漢床上。
吱嘎,朱允熥頓時感到身下的羅漢床晃了晃。
「有利在哪兒?」朱允熥笑問。
「瓦剌部四面樹敵面對各部的圍攻,時間一久必生敗相。但若有了我大明的支持,他就可以立於不敗之地。」朱高熾低聲道,「一個連年戰亂的北元,遠比一個各部遵奉汗命的北元,更好對付!」
「首先他要結盟,就要低頭,奉大明為宗主國。皇上可以行冊封之事,承認瓦剌部的地位,使其為大明之臣!」
「然後予以支持,讓他們打,打的越狠越好,他們打的越狠我大明的邊疆就越穩當。可對瓦剌部的支持也不可能白給,要他們用戰馬金銀交換。只需要打上兩年三,四面楚歌的瓦剌部,命根子就全攥在我們大明手中!」
「到時候讓他往東他不敢往西!」
聞言,朱允熥微微點頭,「可是,就不怕養虎為患嗎?北元各部攻伐不下,各部和瓦剌之間必然暗中苟和,屆時瓦剌部做大,反過來再咬我大明一口?」
「東瀛之計咱們可以照葫蘆畫瓢啊!」朱高熾小眼睛眨巴眨巴的笑道,「北元其他各部看到瓦剌部有大明的支持,自然也會動心思,我大明穩坐釣魚台,讓他們互相咬去!誰弱就幫誰一把,誰強就打壓誰,不派一兵一卒只予以物資,或派遣使臣挑撥離間,總之就是不讓他們消停!」
一旦北元王庭覆滅,各部群龍無首陷入內戰,那大明可以操作的地方就太多了。
瓦剌部危,就站出來保護藩屬。
瓦剌部強,就幫着其他各部剿滅弒君叛臣。
同時,還可以把一部分北元部落,拉到大明這一邊來。
「你小子,真壞!」朱允熥笑道。
「我哪有你壞!」朱高熾心中暗道一句,拱手道,「國家之計,正奇並用,臣也是為我大明着想!」
朱允熥手指敲打桌面,沉思道,「想必你父親也是這麼想的吧?」
「這是自然,父親來信說過,一旦北元內亂就是我大明揮軍北上的最好時機,趁他們不備把該占的地方佔了。既可以長驅直入,又可以徐徐圖之」
說著,朱高熾說不下去。
「他媽的,說漏嘴了!」朱高熾心中暗罵,胖乎乎的腦袋垂了下去。
「哦,燕王在給你私信里是這麼說的!」朱允熥揶揄一笑,「那你覺得,你父親這次進京見朕,到底是為了扶持瓦剌,還是趁他們不備之時用兵呢?」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