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無辜小糰子小說大結局》粟寶蘇一塵_無辜小糰子小說大結局完整版在線閱讀

《無辜小糰子小說大結局》粟寶蘇一塵_無辜小糰子小說大結局完整版在線閱讀 第412章 惡鬼附身過的痕迹 試讀

2022-09-30 03:18 作者:粟寶蘇意深
  • 無辜小糰子小說大結局 無辜小糰子小說大結局

    小說叫做《無辜小糰子小說大結局》是「粟寶蘇意深」的小說。內容精選:了一聲:「爸,是陌生號碼,我……」蘇老爺子把茶杯一擱,冷聲道:「接,給我開免提!」老四老三同情的看了蘇意深一眼。蘇意深只好接了電話,打開擴音。一個小小的聲音就這樣猝不及防的闖入他們耳朵里:「喂……是小舅舅嗎?」「我是粟寶……我的麻麻是蘇錦玉……你是我小舅舅蘇意深嗎?」小女孩的聲音微弱而又帶着難以言說...

    點擊閱讀《無辜小糰子小說大結局》全文

章節介紹

「粟寶蘇意深」」的傾心著作,粟寶蘇一塵是小說中的主角,內容概括:沐歸凡按了按門鈴,不一會出來一個傭人打扮的阿姨,帶着禮貌的微笑問道:「請問你們是?」沐歸凡正打量着眼前的豪華別墅,以及周圍的環境,漫不經心的說道:「掃……稍微跟你們范太太有點交情的,你去跟她說我姓沐。」現在京都姓沐且有地位的,就只有他一…

在線試讀

第412章 惡鬼附身過的痕迹

沐歸凡按了按門鈴,不一會出來一個傭人打扮的阿姨,帶着禮貌的微笑問道「請問你們是?」
沐歸凡正打量着眼前的豪華別墅,以及周圍的環境,漫不經心的說道「掃……稍微跟你們范太太有點交情的,你去跟她說我姓沐。」
現在京都姓沐且有地位的,就只有他一家了。
沐歸凡相信范太太不蠢的話,聽到這個姓會立刻出來。
傭人點頭道「好的,麻煩您稍等。」
看傭人阿姨走了,粟寶才問道「爸爸,你跟范阿姨認識嗎?」
沐歸凡道「不認識。」
粟寶疑惑「那爸爸怎麼說跟范阿姨有交情?」
沐歸凡大言不慚「大家都是炎黃子孫,這不是一點交情么?」
粟寶張了張嘴,炎黃子孫她懂,恰好前兩天大哥哥給涵涵姐姐講課的還是解釋過。
但是但是……炎黃子孫還能這麼用的嗎?
小粟寶雙眼亮亮,感覺自己又學會了一種說不清楚但莫名厲害的東西~
一旁的顧小八「……」
神特么的炎黃子孫……這意思不止一點交情,甚至還是親戚了?
真是一個敢說,一個敢信。
很快一個面色蒼白、身體羸弱的貴婦匆忙出來了,由於走得急,停下的時候猛的一陣咳嗽,蒼白的臉剎那間變得通紅。
「抱……抱歉……咳咳咳……」
她斷斷續續的說,一邊伸手做出一個請的姿勢,越急越咳得厲害。
一個三四十歲的人,咳出了七八十歲的蒼老。
沐歸凡伸手壓了壓,嗓音清冷,淡淡說道「不急,你先咳完。」
貴婦「……」
粟寶絲毫不覺得爸爸說的有什麼問題,跟着安慰道「嗯嗯,范阿姨你不要着急,慢慢咳。」
貴婦「……」
正常流程,不應該是問「你沒事吧」……嗎?
粟寶悄悄打量着眼前的范阿姨。
頭上盤着陰煞,是惡鬼留下的。
但她身上卻沒有惡鬼。
奇怪……
季常道「這是惡鬼留下的煞氣,粟寶,記得她之前去找過陳蒼宇嗎?」
粟寶點頭。
季常繼續說道「陳蒼宇雖然為人陰險狠毒,但的確是一個很厲害的道士,惡鬼可能見過他,所以跑了。」
粟寶恍悟,原來如此!
顧小八在一旁沉默的聽着。
哼……這個常識她也懂,才不羨慕有師父教的。
范太太咳完,這才請沐歸凡和粟寶、顧小八進去了,一時間很尷尬。
「你們找我是有什麼事?」范太太很疑惑,但沒忍住看了沐歸凡一眼。
她當然知道沐家,自從那個到處頂着「沐戰神是我們沐家孫子」的沐家被沐戰神打臉之後,沐戰神在上流豪門圈裡也出名了。
范太太不知道沐戰神為什麼要來找她,一時間有些忐忑。
沐歸凡沒有廢話,直接問道「你找過陳蒼宇,是么?」
范太太的臉一下子變得慘白,腳一軟跌坐在沙發上。
「我……我是……」
沐歸凡淡淡說道「你也不用怕,我不是來抓你的。」
范太太一時說不出話。
這時候門外傳來轟的一聲,一輛布加迪停在了別墅門前,緊接着是大門打開的聲音。
一個男人的聲音問道「這誰的車?誰的啊?我嫂子呢?」
那男人人未至聲先到「嗬,我嫂子終於暴露出真面目啦?霸佔着我哥的財產不放手,現在準備死了,終於忍不住勾搭男人了嘛?」
「怎麼的啊,我哥的財產不留給我這個親弟弟,這是打算全部繼承給姦夫嗎?」
不一會,男子出現在客廳門口,哐當一聲把玻璃隔斷門推到一邊。
沐歸凡挑眉,原來是這孫子。
剛剛開馬薩拉蒂的傢伙!
男子十分不爽的盯着沐歸凡,剛剛沒見到越野車的車主長什麼樣,但停在門口那輛越野車他可是認得清清楚楚。
「我說怎麼突然有人敢跟我杠呢,嫂子,你這是聯合了姦夫準備把我這個小叔子撞死嗎?」
「嘖,這是連小孩都有了,還生了倆?算算我哥也就死了五六年,那嫂子你是在我哥死後就開始勾搭上姦夫了唄?」
他一口一個勾搭、姦夫,還跟個大爺似的一屁股坐在沙發上,腳直接搭在茶几上。
范太太氣得要死,又是猛烈的咳嗽。
「你……說話注意點!」范太太喘息呵斥。
這個男子就是范太太的小叔子,叫馮平。
馮平笑了一聲,語氣怪異「嫂子平時正正經經,原來背地裡這麼騷。」
沐歸凡皺眉,聽不下去了。
別人的家事,本不該干涉。
但他的小乖崽在這裡,又不一樣了。
他的小乖寶才四歲,當她面說這些話不是迫害祖國未來花朵么。
迫害祖國花朵的事,他當然不能冷眼旁觀。
沐歸凡抬腳,直接把馮平從沙發上踹了下去。
馮平一屁股摔在地上,腰椎骨咔的一聲,疼得他怒目道「你!」
沐歸凡淡淡說道「怎麼,想吃牢飯?我可以免費送你進去。」
他說著,眼神漸漸變冷「你們家的爭端我不感興趣,但嘴巴給我放乾淨點。」
「惹怒了我,別說一個車門,你的腦袋我都敢給你拆了。」
馮平「……」
不知道為什麼,他下意識的哆嗦了一下,很快發現自己竟然又慫了,瞬間又惱羞成怒。
「開不到一百萬的破車,哪裡來的窮酸狗!還敢放話威脅你爺爺?」
「你費盡心思的勾引一個寡婦,軟飯好吃吧?」他諷刺道「還帶着女兒來討飯,是怕你女兒學不會勾引人的本事?我有個富豪朋友恰好就喜歡這一口,怎麼樣,我幫你把你女兒送過去啊!父業子承嘛!」
沐歸凡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
馮平偏還不知大難臨頭,只覺得自己的話刺激到沐歸凡了,無比有成就感,哈哈大笑「喲,喲,還生氣了啊,吃人軟飯的小白臉還想拆我腦袋,來啊,來!我腦袋在這,來,來拆!」
他一臉譏誚,伸長脖子往沐歸凡面前湊……
手機版閱讀網址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