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諸天無限之心

諸天無限之心 第784章失算 試讀

2022-11-04 05:29 作者:天問1996
  • 諸天無限之心 諸天無限之心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說叫做《諸天無限之心》,是以王川霍山為主要角色的,原創作者「天問1996」,精彩無彈窗版本簡述:吆喝着村民:「天快黑了,各回各家,各帶各的娃。」「白大爺,他們兄弟倆為啥打架呀?」「咳,有句話叫家仇不可外揚。」白老爺子氣得很腦子倒清醒:「所以,無可奉告。」眾人覺得好笑,但也不好再纏着問東問西。都被攆了也只能離開白老三這個破院子。白素素和二妹回到破屋的時候發現家裡多了七八個人。鮮少出現的爺爺奶奶在...

    點擊閱讀《諸天無限之心》全文
    天問1996

章節介紹

在線試讀

第784章失算

既然想立功,那就得在這山上續繼訓練。
只不過,頭領要變。
一個個的都不知道這位是誰,葫蘆里賣的又是什麼葯。
「現在,報數。」
馬洛林喊。
從第一個人開始,一二三四……一共餘下四百七十四人。
他將那幾個手上沾過人命的直接編製進去。
「以前的事兒就不追究了,現在給你們將功補過的機會。」
「謝謝大爺!」
大爺你個頭。
馬洛林懶得看他們。
「冷小冬,任命你為大隊長。」
「是!」
一個穿着普通百姓衣服的男子站了出來,這一聲是喊得眾人感覺到氣勢。
「任命萬晨為第一隊隊長」
「白蘇民為第二隊隊長」
「雷寒,第三隊隊長。」
「餘慶年,第四隊隊長。」
一個個的站了出來。
「分為四列,各帶各的人去訓練。」
「是!」
要訓練成什麼樣子的,他們心裏有數。
至於山上的財物,在牯牛和於先生的帶領下,也算是找着了。
好傢夥,才半年時間,聚積了不少啊。
金銀珠寶綾羅綢緞簡直加起來不下十萬兩銀子。
馬洛林心裏抽了抽。
難怪人人都想當土匪,果然是無本的買賣。
「我帶走一半,餘下的都交給你,作為他們的訓練之用。」
既然楚家在這兒設立了卡子,說明這兒也是重要的門戶。
「你們的任務是維護此地的和平,可明白。」
「是,明白。」
於先生看不明白了。
「敢問閣下是……?」
這作派,一點兒也不像是匪。
倒像是官家的。
」我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我們在幹什麼。」馬洛林看向他「先生是願意繼續留在這裡,還是……」
「老夫願意留下來。」
此時的於先生心情清楚得很,他在楚家是掛了號的,跟着楚大爺的人。
就算天府府都有家,那也是回不去的。
回去反而會拖累家人。
只是,就不知道這兒的消息會不會被泄露出去。
「先生以為呢?」
於先生對地上那一堆的屍體,一一看過去。
最後搖了搖頭。
「不會了。」
楚大爺帶來的幾員大將甚至百什長在內二十多人無一倖免。
餘下這些小兵壓根兒就不知道該給誰傳信。
至於山上放回去的百姓,誰傻了不成,還會主動說起自己是在山中當過匪被放回去的?
所以,信息這一塊是很安全的,不會被泄露出去。
「如此,先生倒是可以繼續在這兒休養。」
至於用不用他,就看小冷的了。
當然,也要看他自己有沒有用的價值。
馬洛林倒不至於為難一個讀書人。
就算他真的是忠心,想要將信息傳出去,就餘下他一個書生,恐怕連走出山林的本事都沒有,又怎麼能傳得出信去。
「小冷,這裡交給你了,我走了。」
「是!」
馬洛林一揮手,跟着他的二十來人轉身就大步走了。
餘下的,面面相覷。
「看什麼看,來人,將這些人埋了。」
「伙房的去做飯。」
結果,沒有伙房的人在。
因為,以前都是那些百姓在做事,他們只負責吃。
狗日的,真正是欺負人。
一切還得從新安排。
小冷就派了牯牛去當伙食的隊長。
這……還真給了一個隊長干啊。
不管了,應該算是活下來了。
他不由得慶幸起來,抬頭抹了一把額頭的汗,然後被各個隊選出來的五人一起去灶房煮飯。
就不知道,楚大爺現在是個什麼情況?
楚大爺,被夜七帶下山的時候直接將眼睛蒙了。
他還想說什麼話,夜七也懶得說,就點了他的啞穴。
回到院子里,扔進了地牢。
「爺,屬下遇見了馬將軍。」
「他怎麼在這兒?」
說完這話,朱開元明白了,是夜七傳信息的時候告訴了馬洛林自己的落腳點。
「馬將軍應該是怕爺和主子有什麼危險,連夜趕來的。」
「難為他了。」
朱開元點了點頭。
自己親自培養出來的人就是不一樣。
至於山上的情況安排,朱開元自然也不用操心的。
對楚大爺的事兒,朱開元也懶得管。
「讓他獃著吧,在確定有用之前別讓他死了。」
事實上同,楚家的子孫,沒有一個能逃。
楚大爺,進了地牢才發現這裡還關着這麼多人。那個耗子也在。
「大爺,你怎麼也在這裡?你怎麼會進來的」
耗子嚇得半死。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恐懼的存在?
楚大爺在山上,身邊的人一般都有二三十號在左右護着,居然將他都捉住了。
是不是說,山上的人也都死了,血流成河啊!
耗子和眾人都瑟瑟發抖。
楚大爺看見耗子,抬起就是一腳。
好一個王八糕子,說這是一隻肥羊。
要是不招惹上他們,怎麼可能會被捉。
還有那個叛徒牯牛……這些小民都是該死的。
「楚大爺,你不能怪我啊……」
被打倒在地,耗子還是求饒。
心裏卻是恨得要死!
要不是山上各種花樣的兒的誘騙,他能走到這一天?
這會兒,見他面露兇相。
這是要剁了自己的意思?
兔子逼急了也會咬人。
耗子氣不過。
「兄弟們,反正咱們活不了了,來,一起上。」
跟着耗子的人一般都沾親帶故或者是左右鄰居,這會兒也知道楚大爺想打殺耗子。
在山上,他是大爺,他想打殺誰就打殺誰。
命從來都不是自己的。
現在,只有他一人了。
尼瑪,既然都要死了,拉着他墊背也行。
於是,在耗子的帶領下,全都湧向了他。
可憐的楚大爺,啞穴被點了,連喊都喊不出來。
還是看守的小溫聽見情況不對才跑過去喝止。
「你們怎麼打不要緊,但是,打死了,我們也一個都活不成,這人,我家主子還有用處的。」
一聽不能打死。耗子連忙喊停。
此時的楚大爺,哪還有大爺的樣子。
滿臉淤青,一身綢緞早被扒拉得成條成褸了。
「狗日的,你們怎麼沒想到將衣服先扒了呢,我們還沒穿過綢緞呢。」
失算啊!
後悔啊!
楚大爺渾身上下哪兒都疼,恨不能死了才好,但是,又死不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