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誘他上癮:傅少的冷情罪妻全文免費
誘他上癮:傅少的冷情罪妻全文免費

誘他上癮:傅少的冷情罪妻全文免費林婉婉傅沛

標籤: 傅沛 林婉婉 玄幻 誘他上癮:傅少的冷情罪妻全文免費
小說《誘他上癮:傅少的冷情罪妻全文免費》是作者「林婉婉傅沛」的精選作品之一,劇情圍繞主人公林婉婉傅沛的經歷展開,完結內容主要講述的是:但她不願在此被葉朵兒打敗。她走到葉朵兒的面前,冷冷凝着她:「但我是傅太太,而你頂多算一個緋聞!」「你!」葉朵兒抬手便一掌打在林婉婉的臉上,打得她身子一歪險些摔倒。......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1 22:4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此時,醫生正着急地到處找人,結果一個轉身遇到了秦子舒。「秦先生?」「你是林婉婉的治療醫生?」醫生點頭「傅太太失血過多,但她是熊貓血,血庫正好告急……」「抽我的。」秦子舒見醫生愣了一下,伸出手,又重複道「抽我的。」「另外,傅太太得了肺癌,晚期。」…
林婉婉覺得自己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
在夢裡,傅沛單膝跪地,修長的手指牽着她的右手,目光柔情似水地看向她。
「婉婉,嫁給我,我會讓你成為這世上最幸福的人。」
她低頭漲紅了雙頰,害羞地點頭「阿沛,我要做你的新娘。」
話音未落,傅沛站起身,笑着將她吻住。
忽然,畫面切換到了檢查出她懷孕的那天。
她將驗孕報告舉到傅沛面前「阿沛,我懷孕了,我要當媽媽了。」
傅沛愣了一下,轉而笑得像個孩子,驚喜到手足無措「我要當爸爸了?」
她點頭,笑靨如花。
這是他們的第一個孩子,往後或許不止一個呢。
傅沛丟下手裡的文件,將她一把摟入懷中,貼在她的耳畔,用低沉富有磁性的聲音,一遍又一遍的說道。
「婉婉,謝謝你,我一定會讓我們家成為最幸福的一家。」
到了這裡,眼前一下子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傅沛不見了,歡聲笑語也沒了,只有無邊的黑暗慢慢將她吞噬。
就在這時,她忽而又聽到那熟悉的聲音。
「怎麼了?」
這是傅沛生氣的聲音。
他怎麼了?誰惹他生氣了?
緊接着是護士的聲音,有些着急。
「傅先生,葉小姐剛剛情緒不穩定,割腕自殺了,現在失血過多,需要搶救。」
「葉小姐是熊貓血,現在血庫只有一包。」
傅沛擰眉,低頭看了一眼擔架上的林婉婉。
她的臉上蒼白地像一張紙,原本豐滿的雙唇如今也乾燥無血色,與她腹部的鮮紅形成明顯的對比。
白的更白,紅的更紅。
聽到護士的話,衛崇也跟着心一顫,冒着會被罵的風險,開口道「先生,夫人也是……」
不等他說完,傅沛已經開了口。
「趕緊給朵兒輸血,要是她死了,我讓你們陪葬!」
他的周身戾氣逼人,陰鷙的眸子散發著殺氣,讓人忍不住害怕。
護士嚇了一跳,連連點頭,然後轉身便往回跑。
跑的時候由於過於驚慌,還雙腿絆了一個趔趄險些摔倒。
衛崇看了一眼擔架上宛若死人一般的林婉婉「先生,那夫人……」
傅沛扭頭看了衛崇一眼,眸色冰冷到了極點。
衛崇身子一顫,壯着膽子說道「先生,夫人是熊貓血,若是不救會死的。」
傅沛低頭睨了林婉婉一眼,冷笑道「死?她有資格死么?鐵打的林婉婉會死?」
聽到這裡,林婉婉忽然想起了所有的事。
傅沛在她和葉朵兒之間,選擇了葉朵兒,不論是寵愛還是命。
原來剛剛真的是做夢,如泡影一般碎了。
她的阿沛回不來了,現在這個,是巴不得她去死的傅沛。
終究是黃粱一場夢,越想越心酸。
緊接着,她的意識又再次消失,跌入沉沉的黑淵之中。
醫生站在一旁,眼看着林婉婉腹部的血流越來越多,墊在擔架上的白色床單也早已被染紅,可傅沛不發話,他也不敢動。
「傅先生,人還救么?」
「隨你。」
說罷,他便轉身走了,他得去看看葉朵兒。
這些天,先是流產失去了孩子,接着又被林婉婉那個毒婦傷了腹部,精神不正常也是在所難免。
看來,日後還得更加小心看護才行。
衛崇路過醫生之時,小聲道「醫生,請一定要救,夫人還不能死。」
醫生點點頭,他怕傅沛,但他作為醫生職責就是救死扶傷。
「好,我儘力。」
到了葉朵兒搶救室外,傅沛沉着一張臉,冷若冰霜,彷彿隨時都要殺人一般。
人是在葉朵兒這,可心卻沒來由地飛到了林婉婉那。
她真的會死么?
可一想到,他將她一個人關了整整三天,以為她會反省。
結果,她送他的見面禮居然是自殺?
為了離開他,那個怕疼的林婉婉,居然都不怕死了?
兩年了,他以為她會學乖,卻沒想她居然變本加厲!
她越是想要逃,他便偏偏要讓她一輩子都逃不出去!
一直到,醫生從搶救室出來「傅先生,葉小姐已經搶救過來了,只是病人的情緒不太穩定,需要多多照顧。」
「好。」
葉朵兒沒事就好,畢竟,他這條命都是葉朵兒救的,他不能讓她出事,這是承諾。
秦子舒來的時候,傅沛正在樓梯間抽煙。
黑暗之中,只能看到火光一明一滅,青煙籠罩下的面容,讓人有些看不清。
「傅沛,你有必要這麼狠心么?」
聽到聲音,傅沛冷笑道「怎麼,你是來聲討我的?」
衛崇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他自己勸不動,只能找最有力的援軍來。
畢竟夫人曾經救過他的命,他不能坐視不管。
秦子舒是傅沛的兄弟,從小一起長大的那種。
只不過和傅沛不一樣,秦子舒選擇了政法大學,畢業後開了一家律所,而他還**擔任傅氏的法律顧問。
可以說,秦子舒是這個世界上唯一敢和傅沛叫板的人。
「你到底想欺負她到什麼時候?」
這兩年來,秦子舒也是看在眼裡,可他也不方便出手,畢竟這是他們夫妻之間的事。
只不過,現在都鬧出了了人命,他便不能不管。
「你這樣見死不救等於殺人,懂不懂?」
聽到這個字眼,傅沛將煙頭滅掉,黑曜石般的眸子閃着凶光「殺人?這是林婉婉欠我的!」
「兩年了,還不夠么?」
「不夠!」
秦子舒不想再和他理論下去,淡淡丟下一句「阿沛,我不能看着你犯錯。」便轉身走了。
他知道曾經的傅沛多愛林婉婉,那個女人若是真的死了,傅沛一定會後悔。
而他作為傅沛的朋友,他有義務保證他不要犯下這不可磨滅的錯。
於是,他疾步走到林婉婉的搶救室門口。
此時,醫生正着急地到處找人,結果一個轉身遇到了秦子舒。
「秦先生?」
「你是林婉婉的治療醫生?」
醫生點頭「傅太太失血過多,但她是熊貓血,血庫正好告急……」
「抽我的。」
秦子舒見醫生愣了一下,伸出手,又重複道「抽我的。」
「另外,傅太太得了肺癌,晚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